[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寂寞林 32日
小弟第一次出文,要意見請提出,要Hi請輕力啲O:-)

-------------------------------------------------------------------------------------------

在九龍塘某處,有一間純白色的房間,見室內設計應該是新娘房,果不其然,一對新人圍著房中圓桌正激烈地爭吵著。

「我已經樣樣都就晒你啦!你仲想點呀?」身穿一襲整齊黑色西裝配上灰色背心及煲呔的新郎正在咆哮著,他知道說了這些話就沒有回頭的餘地,但憤怒控制著他的大腦及嘴巴。

「就晒我?你乜野都唔想理,諗住撓埋雙手所有野都會自動搞掂晒?咁你同部電腦結婚得啦?」新娘也不甘示弱反擊,她憤怒地瞪著新郎,像是要把眼神化為利劍把他千刀萬剮。

此時,一把女聲命令道:「大家都冷靜啲先!咁樣嘈落去無結果架!依家出去行禮先,今晚再平心靜氣坐低慢慢傾好冇?」

「你收嗲啦!」新郎生氣得拍枱大罵:「如果唔係你,我地使搞成咁?」

「心平氣和,心平氣和。」另一男人見狀,立刻輕拍新郎後背,希望能減低他的怒氣。

「喂!你好啦喎!自己錯仲亂發脾氣!」新娘早已生氣得咬牙切齒,現在未婚夫還要連自己的伴娘也亂罵一通,誰還忍得下去?「唔結啦!」

新郎先是呆了,但為了面子,只有順勢而為,就是為了一啖氣。「唔好結囉!」

「喂!唔好亂咁講野啦!」男人像要按捺新郎怒氣似地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膊,並轉過頭對新娘說:「佢飲醉左先亂講野咋,阿嫂唔好嬲,嬲就唔靚啦!等陣行禮仲要影多啲靚相架嘛。」

伴娘欲言又止,瞄了瞄新娘,沒有再說話。

新娘一手拖住伴娘的手,一邊頭也不回地向大門前進,在開門前的一剎那,她的大腦內彷彿走馬燈般閃出與新郎相識、拍拖的甜蜜片段,但這些也是過去了。

「你記住你今日講過既野。」新娘冷冷地拋下這句說話。

大門關上了。
菲尼斯人 32日
然後我脫下了面具?:o)
btw 支持
寂寞林 31日
然後我脫下了面具?:o)
btw 支持

sorry,唔明你意思?[???]
謝謝你的支持#hoho#
寂寞林 31日
《夢中的婚禮》-01 陸俊明

大家好,初次見面,我叫陸俊明,朋友都叫我陸叔,今年26歲。

今天晚上我要做一件影響我下半生的事。

「求婚?」面前這個男人不懷好意地笑了笑:「做咩呀?搞出人命呀?」

他是我的好兄弟-anson,我們由小學開始已經是同學,直到大學仍是形影不離,曾有人誤會我們是一對gay couple,但anson沒有解釋太多,他說反正那些人笑笑然後就會忘記了,你不理會不作出意見,他們就會感到無趣,然後找尋新事物去取笑,冷淡對待才是正確處理方法,你愈是還擊他們才愈開心且自鳴得意。我覺得他的思緒很清晰,我一直都相信他,雖然那陣子我心底裡還是有點難受。

他一直都是有著大智慧的人,印象中我從沒見過他發脾氣。

我們坐在茶餐廳的一角,我一邊攪拌著桌上的檸檬茶,一邊盤算著我女朋友的反應,她到底會感動落淚還是喜極而泣?

「你肯定佢會應承?」還是忍不住要揶揄我:「搞掂左既,俾個日子我去試伴郎衫。」

我笑一笑,我們之間的默契。他會做我伴郎是我意料中事,這是常理吧?你怎能不替自己好朋友好兄弟送上祝福呢?

結帳後,他輕輕拍了我肩膊:「恭喜。」
返工都要型到盡
PS Paul Smith 英倫牛津鞋五折 HK$1060!
www.allsole.com
贊助網站
寂寞林 31日
晚上,我對著鏡子梳理頭髮,我不希望因為任何的不安因素影響結果。雖然由我本人親自說好像有點自大,但我的確認為自己幾靚仔。

我駕著白色Hyundai Elantra前往花店,上星期我早已訂購了99支戴安娜玫瑰配滿天星,那是她最愛的花。

其實求婚這件事我已經考慮了一個月,不是衝動的結果。不,她並沒有逼婚,也沒甚麼家長長輩的壓力,就只是時候到了,我做了該做的事罷了。每個人在每個時刻也會感受到當下自己該做的使命,我現在大概就是這種狀態。

我愛她,我願意在餘下的日子裡與她一起生活,就是這麼簡單。

到了她的家樓下,她早已在等待;我沒有遲到,準時早到是她的習慣。

「今晚我地去wayne,」我瞄了瞄副駕,帶點試探性的口吻問:「好似好耐冇去啦呵?」

wayne's kitchen是我們的拍拖餐廳,我們的愛情就是在這裡開始。

她心不在焉地看著車內後視鏡,樣子有點怪。

「嗯。」她回答支支吾吾,為了避開我的視線,她看出左側的窗外去。

車程忽然變得很長,我們之間好像有塊無形的磨砂玻璃,我漸漸看不清她的輪廓。

到埗了。

這正是我當初選擇這間餐廳開始我們第一次的原因-落地大玻璃的外窗配合室內滿室純白色設計,簡潔得令人驚訝。而我擔心的是食客把醬汁灑出了該怎麼辦?純白的桌子不就污染了嗎?

這餐廳正中間有個小小的舞台,每晚都有不同live band上台表演,食飯中途,我說要上洗手間為藉口,到舞台側與下一隊樂隊溝通,希望他們的第一首歌能表演一首我女朋友最愛的歌手的歌,我跟他們說這是我求婚用的,他們說恭喜還說沒問題。

道謝過後,我從台側望向女朋友方向,看會不會被她發現,沒有,她死盯著手機好像有甚麼大事件即將發生般,她還是心不在焉。應該說,她整晚都沒有留意過我。

回到座位上,我問她一整晚看手機,有事嗎?她說只是看facebook。Facebook比與男朋友吃晚飯還重要嗎?難以置信。

音樂響起,是時候了。

「你願意嫁給我嗎?」
菲尼斯人 31日
然後我脫下了面具?:o)
btw 支持

sorry,唔明你意思?[???]
謝謝你的支持#hoho#

以前有篇文係寫婚禮
之後有條友就係個婚禮度殺晒所有人
最後原來殺晒所有人條友就係主角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