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conc 36日
上回講到阿John話俾方思賢知城科大座體育館嘅天花會傾瀉下來,於是方思賢走去揾土地公,土地叫佢向其他人求助。

第二十九章 萬里陽光

方思賢將佢遇到未來John的事情始末放上「失敗者聯盟」whatsapp group之後,走返去城科大神秘Soc尋求社長協助。
conc 36日
神秘Soc社長聽完之後問方思賢:「真係會冧?會唔會係你撈亂咗現實同埋幻覺?_?
方思賢沮喪道:「我去咗土地廟同土地confirmed咗sports centre已經俾唔知咩嘢佔據咗,睇個勢可能真係會發生咁嘅事:-(。」
社長聽完之後成塊面貼曬落檯面度,右手握拳輕敲桌面,木桌發出清脆的咯咯聲。他touched 完wood之後回覆了精神,抬起頭用烔烔有神的目光望住方思賢說:「試吓同校長講呀。」

方思賢震驚了:「What!」
社長:「你去校長室試吓搵校長同佢講 sports centre件事呀。」
深受自由主義教育嘅方思賢即刻縮沙:「如果佢唔信咁點算呀?」
社長話:「到時先再算啦。」
方思賢說:「唔肯定結果嘅嘢我唔做個噃:-[!」
社長說:「咁校長一個月袋成六十萬人工係咪咩都唔駛做先?」
方思賢話:「梗係唔係啦!邊有咁著數啫!」
社長再落重藥:「咁你快啲去煩佢啦。袋咗納稅人咁多錢家陣唔駛做呀:-[?」
方思賢握拳道:「好。Go!」

然後他真的奪門而出gogogo了president room了。
conc 36日
雖然校長室和神秘Soc office同屬於main campus,但係由神秘Soc office往校長室需要搭電梯落去大堂,再轉紅色斜對面嗰部電梯上到去五樓再喺狹窄嘅走廊左兜右兜才能抵達校長室。

當方思賢嚟到校長室門外嗰陣,佢梗係冇直接闖入去啦。
校長室的大門是玻璃門,度玻璃門無需㩒密碼一推即開。
玻璃門後方是秘書桌,秘書桌右方有度木門,入面才是校長辦公的地方。
他推開度玻璃門,坐在秘書桌的秘書應聲抬頭問:「呢位小朋友你咩事?」
方思賢話:「唔該我有緊要事搵校長㗎。」
秘書問他:「你有冇appointment?」
方思賢答:「冇。我可唔可以而家預約?」
秘書撕了一張memo紙放在她的前方,右手的筆尖對著memo紙問他:「姓名?係咪呢度嘅學生?Year幾?讀邊科?有咩事搵校長?」
方思賢飛快回答:「方思賢。鄉城科技大學Year2學生,主修Computer Science。我嚟想話俾校長聽體育館個天花就嚟冧啦!」
她的筆尖突然在黃色memo紙上畫了一條斜線至邊緣,理智尚未斷線的她罵他:「細路你唔好玩啦。」
conc 36日
他看到她一臉不相信他的模樣,激動到大聲咗少少咁話:「係真㗎!真係會冧呢。你點解唔信我啫。係阿John特登由未來走返嚟同我講㗎。」他指了指走廊,瞪大眼說:「走龍塘福德廟個土地公可以做證。」然後雙手合十非常虔誠的向她說:「我求吓你,快啲話俾校長知。嗱嗱臨拆咗座嘢佢。如果疏散唔切,會死好多人㗎。」
他看著她,眼淚快要滴下來,她卻拿起電話聽筒,叫保安來架走了他。
全球爆紅潮牌波鞋半價狂搶
Off-White 超人氣黑色高筒波鞋 HK$1832 +免運費!
www.mrporter.com
贊助網站
conc 36日
保安「的」住佢落到大堂才放開他,他瞪了他們一眼,逕自走回神秘Soc辦公室。他把剛才的事情告訴了社長,社長對他說:「辛苦曬你啦。」然後按了手機屏幕幾下,一張城科大體育館的相片顯示在屏幕上。

社長説:「我頭先叫Civil嘅朋友去Sports Centre望過,佢話體育館外牆和內籠都冇裂紋。」然後他按了某個App,套落相片到。相片頓時變得灰灰黑黑。

「但係個氣場App唔係咁睇。」

方思賢拿起社長的手機,手機入面有Newage友最鍾意玩嘅氣場App,班newage友成日用呢個app影啲五顔六色嘅相放上fb洗板,也有人成日拎呢個app自拍,附上好幾句好文青嘅句子,放上fb呃like或討拍拍。

可惜今次呢個app拒絕五彩繽紛地對待城科大體育館。

根據呢幅十分鐘前拍得嘅體育館相片,體育館個氣場仲黑過黑白片呀喂。
conc 36日
他看著它,頭都大埋,於是用近乎撒嬌的聲線喊:「社長......」他刻意拖長了尾音至問:「咁算呀?」

社長話:「係徬徨無助嘅時候,人,通常會走去求神問卜。」
方思賢問:「社長,你要出手呀?」
社長搖了搖食指說:「唔係,我搵咗一個好勁嘅外援過嚟幫拖。」
方思賢追問:「係邊個呀?」
社長答:「神算子。」
方思賢:「:Odw。」


第二十九章 End.
conc 36日
他看著它,頭都大埋,於是用近乎撒嬌的聲線向社長求助:「社長......」他刻意拖長了尾音至問:「咁點算呀?」

社長話:「人係徬徨無助嘅時候,通常會走去求神問卜。」
方思賢問:「社長,你要出手呀?」
社長搖了搖食指說:「唔係,但係我搵咗一個好勁嘅外援過嚟幫拖。」
方思賢追問:「係邊個呀?」
社長答:「神算子。」
方思賢:「:Odw。」


第二十九章 End.
conc 33日
第三十章 百變小櫻Magic咭

神算子,一副啤牌行天下。Newage友鍾意用塔羅牌嚟占卜,佢就鍾意用啤牌嚟算命。呢排佢幾紅吓,近乎full booking咁濟。而家預約佢嘅話起碼要等三四個月隊,幸好城科大神秘Soc個社長同佢都算有啲交情,又咁啱有個預約咗嘅客戶臨時甩底,所以方思賢即刻飛的補上。
conc 33日
第三十章 百變小櫻Magic咭

神算子,一副啤牌行天下。Newage友鍾意用塔羅牌嚟占卜,佢就鍾意用啤牌嚟算命。呢排佢都幾紅吓,近乎full booking咁濟。如何而家預約佢嘅話,起碼要等三四個月先見到佢。好在,城科大神秘Soc個社長同佢都算有啲交情,又咁啱佢今日有個預約咗嘅client臨時甩底,所以方思賢即刻搭的士去神算子office攝嗰個期。
conc 33日
方思賢嚟到東走龍某商業大廈嘅十六樓,行出lift轉左第一間辦公室就是神算子的office。他的辦公室內有一張長條形梳化,幾盆盆栽,一張長桌,一部飲水機和兩張旋轉櫈。
方思賢推開辦公室的玻璃門,門上類似聖誕節花環,花環中間有個金色的銅鈴。一推門個銅鈴就會鈴鈴、鈴鈴的響。
方思賢推門而入,看到神算子正在淋花。

「請坐。」神算子揮手示意來人往梳化坐下,繼續慢慢咁淋佢嗰幾盆富貴竹和一棵好有熱帶風情的樹。
佢淋完花之後用陶瓷杯斟咗杯水放在桌上,再叫方先生坐嚟旋轉椅度。
conc 33日
「你社長近排點呀?」神算子坐在另一張旋轉椅問。
方思賢說:「佢氣色幾好呀,就快可以拆石膏。」
神算子話:「係咪呢,我都叫咗佢同人睇風水之前要Google吓客人個底㗎啦,好彩今次走得甩。係呢,你今日嚟想算啲咩?」

方思賢答:「我想算吓我哋大學座體育館個屋頂係咪會喺十二月冧?」
神算子問:「你點解要問啲咁嘅問題呀?」
於是方思賢向神算子講述他在列車車廂遇到阿John單嘢。
神算子聽完之後話:「咁我同算吓啦。」佢揭開桌上右方的木盒,拎咗一副啤牌出來。左手握著牌右手在牌上轉了一圈,啤牌隨著他右手的動作逐漸散開,成為一個圓形。
他左手握著一個由五十四張啤牌組成的圓環,向方思賢展示了啤牌的圖案,是很普通的紅心、階磚、葵扇和梅花,還有兩張鬼牌。

他反一反手向方思賢展示啤牌背面是很普通的紅色斜紋,之後收起圓環,將啤牌疊成一疊,兩隻手包實副牌。
conc 33日
「你哋社長近排點呀?」神算子坐在另一張旋轉椅問。
方思賢說:「佢氣色幾好呀,隻腳就快可以拆石膏。」
神算子話:「係咪呢,都叫咗佢同人睇風水之前要Google吓客人個底㗎啦,今次搞到跌親嘞。係呢,你今日嚟係想算啲咩?」

方思賢答:「我想算吓我哋大學座體育館個屋頂係咪會喺十二月冧?」
神算子聞言有點驚愕,於是問:「你點解要問啲咁嘅問題呀?」
於是方思賢向神算子講述他在列車車廂遇到阿John單嘢。
神算子聽完之後話:「咁我同你算吓啦。」佢揭開桌上右方的木盒,拎咗一副啤牌出來。左手握著牌右手在牌上轉了一圈,啤牌隨著他右手的動作逐漸散開,成為一個圓。
他左手握著一個由五十四張啤牌組成的圓環,向方思賢展示了啤牌的圖案,是很普通的紅心、階磚、葵扇和梅花,還有兩張鬼牌。

他反一反手向方思賢展示啤牌背面是很普通的紅色斜紋,之後收起圓環,將啤牌疊成一疊,放在掌心,另一隻手覆蓋在啤牌上方。
conc 33日
「你鍾意睇咩卡通呀?」神算子閤埋手問方思賢。
「唉......《蠟筆小新》。」方生咁答。
然後神算子望著雙手說:「如果城科大嘅體育館會喺十二月冧,你就變《蠟筆小新》啦。」他說完之後舉高副牌,湊向嘴邊,向副牌吹了一口氣,然後好似荷官咁將副牌攤在桌上,攤成長條狀。五十四張啤牌,一張疊著一張的紅斜紋,然後神算子大手一掃,一次過揭起五十四隻牌,方思賢見到牌上的圖案即刻爆咗句粗口。

抱著紅心的小葵,手握葵扇的美冴,把階磚當係襪嘅廣志,扮演屁股光光外星人正中間係梅花的小新。

「我頂你個肺。」方思賢又爆咗句粗口。

五十四隻牌,有五十三隻印有《蠟筆小新》嘅角色,剩低嗰張係黑色嘅鬼牌,好唔老黎喎。
conc 33日
他望著啤牌貶咗兩次眼,跟住問神算子:「你識特異功能㗎?」
神算子搖了搖頭。
又問:「咁你點牌㗎?唔通係用魔法?」
神算子低頭了半秒再望住方生,用一副一言難盡的表情說:「算啦,嚡......你當係特異功能啦。」

方思賢話:「咁唔該你幫我算吓我可唔可以阻止到天花責親人嘅慘劇發生呀。要小白捲成棉花糖嘅圖案。」

神算子用眼神表達「𡃁仔你係咪玩嘢呀咁多要求嘅」之後用手掃一掃啲牌,將啤牌再次疊成一疊。佢今次有啲演嘢咁直接一手蓋住啤牌頂部,問完問題之後隻手打橫一掃,啤牌再次排成一條橫條,然後極速一揮,一次過揭曬所有牌。

「嘩!家陣拍賭片咩。咁多姿勢。」方思賢在心裏吐槽完,再看看桌上。
conc 33日
五十四隻牌入面有三十七隻捲成棉花糖咁嘅小白,另外十七隻牌是普通的階磚、梅花、葵扇和紅心。

「成功率唔係好大啫。」方思賢好灰心。

身為一個占卜師,除咗占卜之外也會提供心理輔導服務。神算子疊返好副牌,將椅子向前移動幾cm,用一種好真誠的目光問方先生:「你有冇聽過一個名詞叫做倖存者內疚呀?」

方思賢搖頭,神算子話:「有時候發生災難,啱啱好趕得切走甩嘅人,同埋喺災難入面死唔去嘅人,對於死難者會有一份內疚嘅自責。」

方思賢好晦氣咁話:「冧屋頂嗰日我喺嗰度考緊試,或者我唔係倖存者呢。」
conc 33日
要點先可以激勵到佢呢?神算子用一種長輩望住後輩的目光望住方思賢,然後企起身,㩒住啤牌說:「如果方思賢揾人幫手嘅話,係咪可以喺體育館冧屋頂嗰陣及時疏散到所有人,請你變做野原新之助嘅圖案啦。」

之後攤開副牌,兩張鬼牌,五十張小新,係五十個唔同造型嘅小新。

方思賢望咗副牌一眼,抱著頭好苦惱咁說:「我搵過人㗎。我去搵校長佢哋趕我出office。」

神算子安慰他:「試吓向外人尋求協助呀。除咗向你哋神秘Soc之外,仲有成個失敗者聯盟幫拖。」

方思賢問:「如果我問完人,佢哋唔幫我咁點呀?」

神算子伸手搭著方思賢肩膊,望著他堅定地說:「再搵。」

聽落好有道理。方思賢畀完占卜費之後即刻開whatsapp,在失敗者聯盟group內嗌救命。



第三十章 完
conc 33日
第三十一章 男女關係科

原念慈去咗七彩站個月台左望右望,見唔到未來人亦撞唔到外星人,於是好失望咁返咗屋企放原波波入出街袋,帶埋佢一齊去寵物cafe交際。
conc 33日
佢入到cafe一放隻狗女落地,原波波即係九秒九咁衝去cafe中間嗰張矮桌下面同隻松鼠狗開拖。

這張圓形矮檯係店長專門設計畀一啲好鍾意匿喺檯底嘅狗仔玩嘅。

話說有隻頭部係三角形加三角形,再加個大三角形和一個打橫嘅三角形,明明個樣好似狐狸但係譯咗做松鼠嘅松鼠狗,披著紅棕色毛髮好乖咁瞓喺檯底。突然,有一隻白色嘅西施狗衝埋嚟叼走咗佢頸上面嗰個蝴蝶結,咁佢梗係要還口㗎啦,於是兩隻小型犬就打起上嚟了。
conc 33日
作為一個負責任嘅主人,原小姐見到隻狗打架就梗係要制止佢㗎啦。她大喝一聲:「波波!唔准咬人!Stop 呀。」點知隻狗女唔聽話,仲用手拍人哋條頸。於是原小姐上前,一身抱起自己隻狗條腰,由於地心吸力嘅緣故,波波呈倒吊姿勢,佢仲唔鬆口,咬實個蝴蝶結係咁fing。

她抱實波波然後鬧佢:「做乜咁曳搶人嘢呀?Bad 呀!」
西施狗沒有答佢,在佢懷中扭嚟扭去,想再衝埋去咬多次嗰隻松鼠狗。

另一邊廂,松鼠狗因為蝴蝶結被搶,發出尖銳的哭聲,大致翻譯如下:「媽媽我個蝶蝶結俾人搶咗呀:~(dw :~(dw :~(dw!」
conc 33日
著淺藍色衫的女子上前抱起佢,松鼠狗埋在她胸前發出嗚嗚嗚的痛哭。

真是聞者心酸的痛哭呀。

既然原小姐學過動物傳心又點可以扮聽唔到松鼠狗的哀號呢。她睥了自己隻狗一眼,從波波口中搶返人哋個蝴蝶結。

唔......個蝴蝶結有一邊已經俾佢咬到爛曬。

松鼠狗見狀,喊得更大聲。

原小姐將手上的蝴蝶結俾返松鼠狗嘅主人,並詢問她:「個蝴蝶結幾錢呀?我賠返俾你呀。」

松鼠狗主人好冷靜咁報咗個數:「二百四十蚊。」

原小姐驚訝:「咁貴。」

松鼠狗主人話:「上面有Melody同埋Hello Kitty㗎。」
conc 33日
松鼠狗此時好配合地哭訴:「媽媽。我個蝶!蝶!結呀!呀!:~(

當然在其他人耳中只係聽到隻狗喺度尖叫啦,不過原小姐冇得扮聽唔到囉。

原小姐望咗蝴蝶結一眼,見到中間真係有隻無口貓和Meloady,於是從她的美少女戰士廿五周年限定款嘅小型斜孭袋入面拎咗個印有阿提密斯嘅長款銀包出嚟,賠返啲錢俾人。

另外仲拎咗一條芝士條俾嗰個松鼠狗主人,對松鼠狗說:「唔好喊啦。」

原波波見到原小姐將自己嘅零食送畀其他狗狗,唔開心啦,論到佢喊喊啦。

「波波收聲!明明係你唔啱在先㗎。」原小姐怒斥。

嗚、嗚、嗚。西施狗低哭。
conc 33日
她將原波波放返入個狗袋到,坐低,嗌咗杯嘢飲,開手機,決定暫時唔理隻衰女。

她看到whatsapp group內炸曬板。方思賢在group內打了好大段文字描述神算子替他占卜的結果,惹來一陣排緊隊嘅client嘅羨慕目光和對打尖嘅不滿。之後他又打咗好大段文字要求group友幫手俾啲提案,期望集思廣益之後終會找出一個體育館內全員撤退嘅辦法。

十個Newage友,九個內心有個傷口,第十個否認自己有任何心靈創傷。方思賢的message初初只有幾個人回佢,不少人天馬行空拒絕降落地球表面,也有些人乘機sell product and service,甚至有人冷嘲熱諷,但是只要拎個篩出嚟過濾一吓啲回覆,仍有不少建議是可行的。
conc 33日
例如咁。

「十二月會冧呀嘛,而家十一月,嗱嗱臨拆咗佢咪得囉。」

「一定係呼形喝象!見到座Sports centre起到咁似殯儀館,我一早就覺得有啲嘢㗎啦。」呢段說話好明顯是由神秘Soc社長發出的。

「好明顯有邪惡勢力盤據喺你哋體育館嘅屋頂吓。特惠驅魔套餐,現在只需要一萬八千八百八十八......」

「我啱啱買咗啲色紙,幫你摺幾隻千羽鶴吧。」

「我都要幫手,我ok 喎,有期。可以同你摺樽幸運星。」

真是人間有情,這份心意方思賢差點感動到哭。
conc 33日
「需要用風元素淨化嗎?我可以在預期會冧嗰日在場館外為你們唱誦。」歌唱武士留言。

「人哋考緊試㗎,咪嘈住人哋啦。」

「就算俾你用歌聲拖延到倒塌嘅時間,過幾日佢咪一樣會冧。只不過係換另一班人喺過考場度吱嘛Z_Z。」有人成盆冷水倒落嚟呀喂。

「你哋城科大考試係唔係要check學生證[???]

方思賢急忙回答:「係呀。要放張學生證喺檯面右上角畀監考官check。」

「咁冇計了。」

[???]dw。」

「移除唔到啲人了。」

方思賢追問:「何解咁言?_?dw

「原本我諗住混入去,一次過催眠曬啲人,再叫佢哋行出門口。」

方思賢:「:Odw #adore#dw [sosad]dw。」
conc 33日
「而家得返條路,移除班人啫。」然後這人貼了一條Youtube link。

方思緊㩒咗條link一下,手機播放台北捷運有老鼠嚇到乘客慌忙走避的畫面。

「咦。老鼠。」

「老鼠好多菌㗎。」

「一陣hi到啲咩傷寒呀、肝災,爆鼠疫就全員GG了。」

「黃大仙唔放過你:-[dw。」

「咁放曱甴啦。」

xx(。」

xx(rip。」

xx(dw xx(dw xx(dw。」

「好恐怖嘅提案吓。你去放呀?」

「No.」

[fuck]dw
conc 33日
「咁放野豬啦。」

「大豬撞人嘅衝擊力等同撞到架小巴。」

「咁放細豬啦。」

「哪有豬?」

「問動物傳心師。」真是理直氣壯的卸責呢。

「叫我呀?」原小姐打了一句說話。

「係呀。」

「我唔係讀城科大嗰噃。」原小姐說。

「咁叫方囝囝放囉。間U係佢讀㗎嘛。He is a shareholder in this university. That was his responsibility to protect his university.」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