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講故佬2046 43日
在二一四三年,人類爭奪因接觸外星生命後所帶回來的資源,而引發的第三次世界大戰終於結束了。在世界星總聯軍帶出的古代文明「止戈」之後。

但地球有接近三十多個國家級的文化遺產從此湮滅於世上。當中包括醫療,農作,建築等誇世紀的技術也因而流失。衍生出的卻是多種智能異體生命,變異超能力者,高運算機械人。

人類不再是萬物之主,「地球原居民」,是人類的統稱。

==============================================================
  其實哩篇係散文集黎,如果比個標題厄左入黎的話唔好意思。浪費左你按幾下左鍵。

  章內主要輯錄閒時所寫所作的散文,
  
  亦是一啲冇乜營養,但又食得唔好晒既廢文。當然(戒唔到冇耐就用當然),會有一條故事主線,如同簡介所描述咁。

  整個<<異虈>>我自己認為係一個實驗品,希望可以帶比大家一種新既閱讀方式,由其是係哩個睇mon多過睇紙既年代,
一個用電子發光螢幕睇字既平台都夠膽死紙字行頭。我都唔怕異字行頭作下新野又塞下舊野入去。

  雖然,內容就好似楊修理解呀曹操所諗既雞肋咁『食之無肉,棄之有味』,我到依家都好肯定唔係『食之無味,棄之可惜』囉 [x_x]。唔好意思,連表情符號都出埋黎。後面果句好明顯係有人背書背錯左然後又要「死雞撐飯蓋」先話兩個通用。人地堂堂丞相既主簿(註1),又點會咁淺白講埋可惜兩個字出黎。

  岔遠左,所以哩套礦世鉅作幾時會面世或者會唔會面世,又或者會唔會有人睇都係未知知數。努力就付出左,回報果啲野就浮雲黎。


註1: 主簿嘅官階鑑網上記載係個九品官黎
講故佬2046 42日
四兇御魑魅----

  古有四兇,混沌、窮奇、饕餮、檮杌。

  一筆千年,一劃十載

  恨時沒痛,病時痕。

  (這邊讓我胡亂打字,去除卻懶音。)

  阹,一意思不明,囚於此。

  有勞譯文者,整理通順,老少咸且。

  或見錯體文者,不諳軼事。

  是為墨汁不足也。

  魁,本名斗,音灰。

  界於黑白之中。

  提要非引出處。

  一派一腔沒吐出,酉周悶在心房左右的。

  喜幸匿得斯文中。

  魑魅則是魍魎的同族親員,要好時可以窮極友善,相惡時沒神佛可阻。

————————————————————
  最近,比自己開設的難題困擾了。

  感覺一切都走到胡同裡,幾個故事中的主角,全部都相遇了,與我所想的預計一樣。

  唯一出岔馳的,是他們她們都是相遇在堀頭巷之中,走過來的路,都是莿戟的。

  身處在故事之中,怎努力,都跳不出那個開引號。

  「規則,就係規則,諒你係作者,都冇可能打破。」拿著點四五口徑的止戈新晉總裁里格爾對我說。

  係,我比佢地捉左入黎。

  「你個名,我有權任改,甚至你既記憶,你下一句講既說話,都係我控制之內,咁你話規則對我有冇影響?」雖然我是跪著說這番話,但隻字不錯。

  「里格爾,你想係任期內,做啲乜野出黎呀?你又想要幾多限期呀?」這次,換我拿著手槍指向跪著的這個總裁。

  「比二十個章節既時間我!」我倆身後的統帥發聲了。

  「我仲未幫你改名字呢。」他雙手被縛,與里格爾一起跪下了。

  一出場就讓他們跪著,顯得我有點暴戾。

  也好,就當發洩一下他們未經我許可之下把我拉進這本書。

  「一章節幾多粒字呀咁?」我給了他一個填充。

待續……
講故佬2046 40日
櫻纓囈語----

  帝易之後,

  了無掛牽,

  衹有一點點絲如鴻毛般的沉冗感。

  別的都論不出,唯琴棋書畫皆是需盡知盡善。

  看不懂,著不透。

  新語新氣,陳翁隔難離。

  毫米體,夸克體也蹺不出那氦愚庸彈。

—————————————————————

  捱不住了,閉氣大概四十多秒,還是心算出的。

  即管多堅強,多耐住密緊鎖閉的一張掩合肌。

  面對著至終由始的起由,運身轉輾脫開未到成聞。

  滾滾淥碌下,

  手指一動一動的,

  心隨字字冶沿不下。

待續……
洋腸大哥 40日
點讀
超級抵買囤貨之選
Champion 夢幻粉紫衛衣勁減HK$530+免運費!
www.mytheresa.com
贊助網站
講故佬2046 38日
現見即琉----

  此終,故事裡還沒可以放力的餘地。

  能力越大,責任越大這話可不是叔父輩專用的口頭蟬。

  「怎麼了?不就兩年的過去吧。就撐不住了嗎?」我問。

  他倆跪著跪著也有兩年多吧。

  難為我就握槍的手,也握了兩年多。

  「比辛苦,作者大人你苦多了。」總帥先開口。

  看來說話放輕了,多點善意了。

  口『言吻』還是要再細改一下。

  「砰!」,我開槍了。

  「哈哈哈,早估到你會咁做……」止戈仰天大笑。

  倒下的是統帥,開槍的原因是我已經忘記了他的名字。

  血泊中,他眼沒閉,還眨了幾下。

  「請你不是輕易飛過自己的生命。」嘴還說著話!

  「你都唔會死,只係唔記得你啫嘛。」我哄著他趕快投胎。

  「嗞……嗞……嗞嗞……」分不出是他的笑聲,還是電流流過他的血泊。

  「係電流呀。」穿謢士裝的玲瓏女性人型機器解答著。

  同時,她登場旳方式卻是躺在地上,血泊慢慢被她吸收,還單手抓住我的腳祼。

待續……
講故佬2046 37日
繼存的憶紀----

  整個城市也慢了

  在床寐夢了一短陣,是在練習吉他之後的。精神一點也沒補充夠,

  彌留在淺睡層中,雖則促縛減少了,但相對的,

  判斷力以及深處記憶區明顥混亂了。

  我看著捲動著的沖灑式廁缸,逆時針的迴旋方式。

  這邊不是北半球嗎?

  水向著引力的流動方式應該是時針的吧。

  就以這個錯亂感,我開始組織邏輯方向。

  「即使身為作者,既然入左黎,都要跟番規矩。而且死左,一樣會變成靈魂架。」

  在我身後帶著一口重口音(就像外國配音劇中的男人)的止戈說。

  「原來係我死左,唔怪之得啦。」

  我隨手再拔走幾條頭髮和陰毛,一拼將之沖進這個古怪廁缸。

  連我在世上的記憶,以及除了止戈外的名字。

  「好,一切重新開始!」

  噁心的看著我,止戈:「我真係唔想承認你就係我嘅創造者。」

  「放心,我會比你知道,你有幾咁偉大。」

待續……
講故佬2046 36日
柳絮千絲
未鑑定生命體----


  縷

  傑作

  草坪燈塔並行聚凝
  
  花園泳池結伴散餘

————————————————————————————

  「我叫媺,異體終端機。」

  看著它/她的手抓住止戈的腿,發出電磁聲音,在感覺她/它這個不完全的驅體,想辦法改造或想像組合她/它的零件。

  「我感受到你有『不安』既情緒,請你消除哩種感覺,係唔需要對我發出哩種感情能量既。」它慢慢「站」起來,用疑似是鋼鐵的腳。

  「哇,係邊度彈出黎架。」止戈在被放開後,跳到離它幾尺遠才開始問。

  「你好,我叫媺,異體終端機。」媺回答。

  站起不久後,它的「眼睛」看向我。

  「我感受到你有對我『憐惜』既情緒,請你消除哩種感覺,係唔需要對我發出哩種感情能量既。」媺說。

  「掃描進行中,身體建構開始。」媺說。

  一道紅外線掃描光劃過我的身體。

  媺開始改變外形,成為一個人形機械,而面部卻是「蒙羅麗莎」?!

  「偵測到你腦部唯一異性畫像。」媺說。

  不是吧,雖然的確,我想的畫不多。

  「你,腦內活動太雀躍,需要緩速。」媺說。

  電流場在它手中散開,我看來,像電影中的慢鏡,大概就是一秒一格的速度。

  撞向止戈,而他只來得及遞起手阻擋,電流繞過他的手掌,直達他頭部。

  一下子倒在地上,動彈不得。

  「喂,你咁就訓低?」我心裡想。

  正打算跑過去一腳弄醒他。

  「沒理由的,這是我的主場吧?止戈的設定應該更多才是。」我心裡再想。

  「我感受到你有『害怕』既情緒,請你消除哩種感覺。」媺說。

  「哈哈哈哈。」那個死掉的甚麼跟甚麼總帥又再之站起來大笑。

  我看向他,再望一望在變得更女性化的媺。

  「我感受到你有『騷動』既情緒,請你消除哩種感覺,係唔需要對我發出哩種感情能量既。」媺說。

  手中的槍開始拿不穩了,這得不對勁。

  我腳部開始飄浮。

  「好了,這次換你了……」

  我分不清楚是誰發出的聲音。

待續……
講故佬2046 30日
繁文縟節----


  就是呀,微?

  還是徵?

  還是徽嗎?

  忘記的就沒必要回想了。

  電流從止戈那邊傳到我這邊來。

  作為一個普通人,電流絕對會對腦部或者身體控制有大大的影響。

  就好似做了個電療似的,幸好沒有脫髮。

  「我是媺,異體終端機。」她又發出聲音。

  喔,原來是媺。

  「看來是那個未來不知名科學家或者某處派來旳機械人吧?」止戈開始回復正常。

  在我看來就不太一樣了。

  「嘗試轉換至語言識別高階系統。輸出控制指令源。」我說。

  手又再執起槍了。

  這次手指還是輕放在扳機上。

  「我是媺,異體終端機。」她仍然沒反應。

  「喂,你點解死唔去架。」我的槍指向那個乜乜元帥。

  「我是里格爾總帥呀。」他一面是血的解釋,站姿不像一個正常人類。

  怎麼了,止戈?

  「是的,你把我們都實體化了。」止戈回答,竟然他會回答。

  「我是媺,異體終端機。」她又發出聲音。

待續……



*宋·蘇軾《上圓丘合祭六儀》:“儀者必又曰:省去繁文末節,則一歲可以再郊。”
講故佬2046 30日
點讀

二囂#yuplm#mk
講故佬2046 23日
推進(異)
----
  止戈:「咦,咁就完左拿?」 

  從來戰爭都不是容易的。特別在這些古怪的戰鬥系統。

  你永遠不知道敵人的底勢,或者下一次出現的能力。

  但,「萬變不離其宗」我跟他/她地說。

  原來,那異體終端機沒電了。

  「知道嘛 保護的力量可是比強攻來得大不止十倍喔。」想要觸碰她「屍骸」的我,還聽到她播出錄音。

  「想辦法離開這太空船吧。」止戈終於想清楚,不和我作對,還肩起了媺。

  看來電擊對他後很有效。

  洛匹斯多面體。

  是這艘太空船的核心,也就是控制的地方吧。

  為甚麼我知道?我可是作者呀。

  輕易的用「傳送笭」來到了。

  簡單的召喚我還是懂的。

  「語言編程模式開啟。」我手指一指向止戈。

  多面體開出一度門。

  「入面未必咁穩定,但將就下啦,反正都捱左兩年喇。」我繼續哄著他們。

  死不去的總裁又爬起來:「喂,我都要入埋去呀。」

  眼光只有看著媺的身軀,總裁不顧一切的走進去了。  

待續……
講故佬2046 11日
----大無畏

  或者,世界只在出現過五秒。

  每次這想法都經常突然出現。

  好似係喎,其實會唔會係五秒前,我被按開機製,記憶就係由一張電子卡載入。

  每到這個地步。

  我都會極力的看一些從未看過的,做一些記憶內沒出現過的。

  去肯定自己的幻想。
——————————————————————————————

  「即係點呀,唔見有好好多喎。」呀總帥說。

  「你冷靜先。」我在設定穩定器,確保仍有後路好退回太空船或者進一步把它修好。

  「究竟哩D事唔應該係由我做架喎。」我抱怨。

  「你望下果邊。」止戈遙指向遠方。

  荒蕪黑漠。

  顧名思義,一片虛蕪的飛行沙洲,在遠處大約三公里(止戈的最遠可視距離)飛近。

  「以現時速度,計算最佳接近距離同時間。」我再向止戈下令。

  「你當我係乜呀,仲有十四分鐘,會係十步之內就行到上去,我唔包計數架喎。」他還是計算出來了。

  「而家我有理由相信,唔係你兩個冇腦怪獸就拉到我入黎咁簡單喇。」看著媺,我忍不住嘴角撓起淺笑。

  正常,他倆都是在我的控制範圍之內,即使我處於任何形式上的劣勢。

  只要我尚有一息思想,他倆都絕對聽令於我。

  而奇怪的事在這個黑洲上了。

  闇黑的迷霧濃蓋住飛行中的沙洲。

  還有活人嗎?

  還有知情的無辜者嗎?

  我在人裡猜想。

  進化到此刻,外體生命仍然未放棄戰事。

  「止戈,準備好識新朋友喇。」我看向他。

  里格爾(應該是):「上果舊野呀?大佬,係咁二比啲架生防身好喎。」

  我把手槍掉給他:「好好慳啲洗。」

待續……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