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conc 42日
由於《義本無言》第二部的進度落後,所以將第五部切出嚟再加以神話化。


第一章 帝女花之香夭


F島,是日本的殖民地,時區也是跟從日本,比鄉城快了一個小時。
conc 42日
「小朋友,知唔知點解要分冬令時間同埋夏令時間呀?」某某幼稚園內的化了小丑粧的老師對著穿著明黃色上衣,白色短褲,坐在地上的學生發問。
conc 42日
坐喺地板上面嘅學生個個擰曬頭話唔知。

戴著紅色卷髮,紅鼻子,塊面塗到白雪雪的老師傾身向前說:「咁係因為呢,教育局入面班叔叔姐姐想大家喺天黑之前返屋企喎。」

小丑老師放下手上的A4畫紙,又再問班𡃁仔:「咁大家知唔知點解要喺天黑之前返屋企呢?」

有個紥住紅色孖辮隻手一睇就知係阿嬤養嘅女學生舉手話:「我知我知,因為黑掹掹條路返唔到屋企。」
conc 42日
甩咗隻牙仔發音不太標準的小女孩講完了以後,立即聽到一聲不屑的「啐」,是由坐在她右手面隔了三個蘿蔔頭的小男生發生的。

嗰條𡃁仔企喺身,以一面眾人皆睡我獨醒的態度,用非常鄙視你班無知小童的眼神,用一種我要拯救天下蒼生的語氣說:「咁係因為,黃昏係逢魔時刻,所以我哋要喺天黑之前返屋企先至安全。順手講埋,夜晚十點之後唔准出夜街,因為嗰陣唔係人類嘅世界。」佢講完之後抱著雙手,睥睨著坐喺地板的小童[slick]dw
型男夏日必著潮牌白TEE
Stussy 純棉針織 Logo Tee 六折 HK$245 +免運費!
www.mrporter.com
贊助網站
conc 42日
「張簡榮你同我坐低!」戴著紅色的老師被那個男孩子打亂了上課節奏,現時非常火大#fire#

那男生左邊面部肌肉往上郁咗一下,在意圖向老師藐嘴的剎那及時回復木無表情,然後碰一聲坐返低。

圍在地面上的兒童面面相覷,唔知發生緊咩事。

坐喺張簡榮後面的男仔說:「嘩,榮仔你識講英文,好叻呀。」
「哼!駛乜講。」榮哥仔非常不可一世咁話。

跟住老師當前面件事冇發生過,繼續上堂,繼續透過圖畫教導大家,太陽喺冬天會比夏天更早下山的道理。
conc 42日
落咗堂之後張簡榮被老師罰企。他站在走廊任由老師責罵:「張簡榮,你咪以為你屋企係咩咩咩我就夠膽罰你。哇同你講!就算係玉皇大帝我都照樣鬧你。」

張簡榮望住地板,眼神依然不岔。

接著遠處傳來Dr.Martin 踏著地面的聲音,佢老師一聽到靴聲即刻表演川劇的變臉特技,滿臉笑容的捉住張簡榮隻手交俾佢老豆。

張簡榮父親對兒子說:「榮仔,快啲同Miss講byebye啦。」
榮少一臉不情願的向老師揮手說再見。
conc 42日
兩父子回家途中,父親問兒子:「榮榮做乜咁唔開心呀?」
張簡榮:「Miss今日無lala鬧人:-[。」
張簡榮之父嘆氣,用一副歷盡千帆的語調說:「女人係咁㗎啦。」
張簡榮:「So sad.」




第一章 End.
conc 42日
第二章 Sorry seems to be the hardest word

很多年之後,張簡榮喺宗主國前往笹田機場搭機返屋企。佢拖住個白色二十四吋行李箱行入捷運車廂內,負責守護這條線的白色大鶴揮揮翅膀說:「榮榮bye bye.」張簡孱按下行李箱的黑色手抦,朝白鳥說:「Sai yo na na.」

當然,喺其他乘客眼中,他只是向著空氣道別而已。

雖則這個國度曾是信奉萬物有靈說,但是現在的人很多都心中無神,看不見守護這片天空的存有了。
陳浩天 42日
反對修訂逃犯條例 香港的終局之戰

星期六 早上8點半 
立法會將會開會討論有關修訂 暫未知會否表決 
由於秘書處政變 原本由涂謹申主持會議改為石禮謙主持

事態危急
一定要阻止立法
否則香港直送中國受審
到時中國話你犯咗中國法律 無需證據 無需理由
就可以光明正大係香港夾你返中國 
坐黑獄 洗你腦

此修例禍害大於23條立法
23條>>>(需危害國家安全,香港審判,香港監禁)

修訂逃犯條例 >>>(莫需有,中國政府可任意控告香港人任何罪行,香港會配合執法將你拘捕,移交中國審判及監禁,無需證據 無需理由)
conc 42日
列車車廂好安靜,個個低頭玩手機。今日呢班車大概八成滿la,尚餘少量座位俾榮少爺坐。

Ok,這只是一般人的算法。

在榮少的眼中,車廂已經有93%坐滿了。

看不見但佔了位置的是什麼?
不要問很可怕。

多是鬼和精怪罷了,這世上比牠們更可怕、更賤格的人類比比皆是。

相對而言,榮少覺得車廂入面的人類hihi啲。

於是他在一個靠窗的空位坐下,坐在他旁邊的是半隻手臂高的河童。河童望了望張簡榮,再看看另一邊窗外的景色。
conc 42日
要不要告訴他有一道中國菜色是碌青蛙腳,在鄉城的超級市場可以買到急凍田雞腿呢?張簡榮忽然心生一陣惡趣味。

忽然他感到一陣寒意,正前方的車廂連接處出現了一個灰灰黑黑的存有。

那龐大的黑影停在這節車廂的前方,這個茶色的史萊姆差不多佔據了99%的連接處空間。

張簡榮正眼望著他,揚了揚自己頸上的鏈墜,是一個天鐵形狀的金剛杵。

於是史萊姆即刻縮返入前面嗰節車廂,被威懾得走夾唔抖。

而坐喺榮少隔離嗰隻河童開心得用腳跟敲打著凳腳。
conc 42日
列車好快就到咗笹田空港站,他拖著行李箱下了車,河童爬上車廂的窗邊搖動手臂,非常用力的向榮哥仔道別。

「Sai yo na na 啊。」榮少爺用黎明tone說。

唔知點解呢個站的扶手電梯兩條都壞咗,穿著深藍色制服的車站工作人員除咗頂帽,不斷向乘客鞠躬致歉。

「Su ni ma say, su ni ma say.」 滿頭大汗的工作人員道歉時仍然維持要鞠90度的躬。

大批拖著行李箱的乘客非常不滿,唯有行去搭電梯落月台。
conc 42日
月台上只有一部電梯,電梯門前排曬長龍,於是榮少決定都係行樓梯算數啦。

當佢拖住個行李箱,辛辛苦苦咁行咗一層之後,電話響起。他按下手機的接聽鍵,手機傳來另一頭字正腔圓的普通話錄音:「你好。你有一個包裏,尚未有簽收......」

「包你老木!」他對著手機咆𠱼,怒氣迅即以一個同心圓向四面八方擴散。接到詐騙電話好火滾的男人按了結束通話按鈕,繼續往機場方向前進。


第二章 End.
conc 41日
第三章 月光愛人

張簡榮拖住佢個行李箱,行咗差唔多四五六七分鐘,終於走到笹田空港的入口了。

玻璃門自動打開,張簡少爺一行入西翼門口即係有塊白色魔芋,我更正,係有一隻白色長方形蒟蒻形象的四次元生物,總之就係有隻白色半透明妖怪,佢嘅手腳係竹籤,拎住張紙飄在半空中,用唔鹹唔淡嘅國語sell product:「腥生,要不要寫遺囑?我們的法律現在有優惠喔;-)。」
conc 41日
張簡榮睥咗嚿蒟蒻一眼,對牠說:「唔買呀,走開啦。」他拖着行李箱前行,另一隻妖怪不死心的飛到的左邊額頭前方十厘米處,拍動著透明翅膀說:「現在遺囑公証只收八百八十塊啊。Sen生你真的不考慮一下子啊?」

他停下了腳步,對著好有宮崎駿動畫feel的小精靈怒罵:「咪以為你生得可愛我就唔鬧你!喺機場sell保險都算啦,你家陣sell 遺囑係咪咒我一陣出事呀!」

金色長髮紥著馬尾穿著綠色短袖衫的小精靈聞言掩面痛哭,在機場通道內擺檔sell wifi蛋、電話卡和旅遊保險的其他妖怪紛紛放下手上工作,圍了過來。
conc 41日
第三章 月光愛人

張簡榮拖住佢個行李箱,行咗差唔多四五六七分鐘,終於走到笹田空港的入口了。

玻璃門自動打開,張簡少爺一行入西翼門口即係有塊白色魔芋,更正,係有一隻白色長方形蒟蒻形象的四次元生物,總之就係有隻白色半透明妖怪,佢嘅手腳係竹籤,拎住張紙飄在半空中,用唔鹹唔淡嘅國語sell product:「Sen生,要不要寫遺囑?我們的法律事務所現在有優惠喔;-)。」
conc 41日
面對一眾妖怪纏繞,張簡榮非常冷靜的伸手入領口,亮出頸上的鏈墜。妖怪們見到金剛杵紛紛散開,之後他撇下坐在地上滴咗兩滴眼淚的綠色小仙子,繼續行程。

好不容易張簡孱終於走到機場的乜乜航空公司櫃檯,點知呢間公司為咗慳錢cut走大量地勤人員,而家開得兩個櫃檯和一堆自動報到機器。

張簡同學將護照放入部機度掃咗一掃,輸入完乘客資料後,自動報到機的畫面跳到選擇座位的頁面。某位地中海的日本神祗突然從報到機的後方探出頭來,對呢位乘客說:「揀五十五排。」

張簡孱劃了劃螢幕,同阿日本神講:「冇55排喎。最後嗰排係第五十二行。」
頭頂禿了一塊,穿著橙色長袍伴有金色花朵圖案的日本神祗聞言,柱著拐杖行前幾步,望著報到機嘅螢光幕碌大對眼。
conc 41日
螢光幕顯示著飛機座位圖。這是一架只有一條走道的小型飛機,有五十二行座位,每行左右兩邊各有三個座位嗰種。

「換位。換五十五行。」日本神祗說。
「冇呀。都話得五十二行囉。一係你加三行俾我睇吓嘞。」
張簡榮在自動報到機前面對著空氣嗌交,引起了守在自動報到機旁邊協助旅客的工作人員注意。

「先生請問有咩我可以幫到你呢?」工作人員問張簡榮。
張簡榮右手向前撥了一撥,再用一個「煩呀。怕咗你啦。」的表情制止日本神袛上前,假裝不經意的問地勤人員:「如果我而家想改回程嗰班機,要加幾錢?」

「先生呢方面我答唔到你噃。不如你行去5號櫃檯叫地勤人員幫你處理呀。」工作人員一輪嘴的回答。日本神祗行去工作人員身旁,用力朝張簡榮點點頭。

張簡孱遙望5號櫃檯的人龍,再望吓日本神,呢位神祗的眼神非常之誠懇,於是他死死地氣的對工作人員說:「咁好啦唔該曬你。」

工作人員回答:「唔駛客氣。」

跟住他垂著頭無厘神氣咁拖住沉重嘅行李箱行去逼滿人嘅5號櫃檯。



第三章 End.
conc 40日
第四章 會過去的

張簡榮拖著行李箱走到5號櫃檯,看到用鐵柱分隔出嚟的等候人龍已排到打橫第三排,一聲嘆息之後非常無奈地排去龍尾。
conc 39日
他剛排到隊尾,地勤人員又拎多幾條有底座嘅鐵柱,拉開索帶,開始排等四行的柱列。

忽聞前方有吵架之聲,張簡孱循聲望去,看到一名短髮的中國籍男子正在拍檯大鬧地勤人員:「又delay? Delay no more! 你知唔知我係幾個呀?叫你阿頭出嚟見我呀:-[!」

穿著紅色制服的地勤女職員道:「先生你冷靜啲。班機遲咗我哋都唔想㗎。之不過頭先班機延遲咗抵達目的地,所以而家遲咗嚟......」

「我唔理!你即刻叫你阿頭出嚟。」

後來前方擾攘了幾分鐘,沒有經理級人物行過來,那男子忿忿不平的拿了boarding pass之後行到櫃檯旁邊,撥通電話,好大聲咁講:「喂?阿琴呀。你同我即刻打條跑馬燈。係呀。係螢幕下面黃色嗰條快訊呀。係呀,總之我而家講,你逐隻字同我打出去。一個字都唔好漏呀。」他故意看了左手邊正在忙碌辦理旅客手續的地勤一眼,開始説:「快訊。一條斜線。大量裁減IT部門人手,並將IT業務大量外判,現在電腦系統故障,無法在笹田空港為旅客提供自動服務,並只開設兩個地勤櫃檯,引致旅客怨聲載道,並一道鼓躁的乜乜航空又再嚴重損害鄉城國際形象。」
conc 39日
他說到這裡,即刻有個著住乜乜航空制服,貌似經理級的中年漢子跑到他身邊不停45度鞠躬道歉,之後的事情與張簡榮無關所以佢費時理。

等到張簡同學辦理報到手續時,地勤人員說:「唔好意思,下一班往F島嘅大機full曬。調唔到位。」

張簡榮不死心的追問:「咁再下班呢?一於我改搭夜晚啲機返去啦。」

只見地勤人員啪嗒啪嗒的敲了一輪鍵盤,雙手合什的對張簡榮致歉:「真係唔好意思,今日去F島嘅大機全部full曬,真係調唔到位。」

張簡榮道:「咁算啦。搭呢班啦。唔改啦。」

於是地勤印了登機證和託運行李的膠紙,她綁好行李膠紙之後張簡榮拿了護照和boarding pass走了。

之後日本負責這個區域看守重任的神祗從5號櫃檯地勤人員部電腦擠了出來,睇嚟好似棉花糖的話事神在地勤張檯上面翻滾了兩周,再拍拍手說:「搞掂。」


第四章 End.
conc 39日
他說到這裡,即刻有個著住乜乜航空制服,貌似經理級的中年漢子跑到他身邊不停45度鞠躬道歉,之後的事情與張簡榮無關所以佢沒有理會。

等到張簡同學辦理報到手續時,地勤人員說:「唔好意思,下一班往F島嘅大機full曬。調唔到位。」

張簡榮不死心的追問:「咁再下班呢?一係我改搭夜晚啲機返去啦。」

只見地勤人員啪嗒啪嗒的敲了一輪鍵盤,雙手合十的對張簡榮致歉:「真係唔好意思,今日去F島嘅大機全部full曬,真係調唔到位。」

張簡榮道:「咁算啦。搭呢班啦。唔改啦。」

於是地勤印了登機證和託運行李的膠紙,她綁好行李膠紙之後張簡榮拿了護照和boarding pass走了。

之後負責看守這個機場的日本神祗從5號櫃檯地勤人員部電腦擠了出來,外表好似棉花糖的話事神在地勤張檯上面翻滾了兩周半,再拍拍手望住張簡榮嘅背影說:「搞掂。」


第四章 End.
conc 39日
第五章 正義勇士

張簡榮孭住腰包,過咗海關檢查之後走到乜乜航號嘅登機室。那地中海日本神祗一路跟著他走到四號登機門,才認清了事實,垂頭喪氣咁對張簡榮話:「咁你自己照顧自己啦。」

張簡榮回道:「得啦我大個月啦。」

日本神祗:「唔係呢。唉,總之你自求多福啦。」佢講完之後就化成霧狀消失了。

張簡榮還來不及向佢道別,來不及吐槽「自求多福」唔是咁用的,登機廣播就響起:「乘客尚未有登機,請安坐原位。」

張簡孱望吓隻錶,仲有四十分鐵才到boarding time,於是找了一個空位坐下,使用機場的wifi。
conc 39日
他的手機連上機場免費wifi沒多久,登機櫃檯又再廣播:「各位乘客,我們尚未有登機。請先安坐於原位。」

張簡榮部手機顯示還有三十五分鐘才到登機時間。

他玩了一局手機遊戲,地勤人員又再用響徹成個登機室的聲音廣播:「各位乘客,我們尚未有登機。請先安坐回原位。」

張簡榮今舖真係佛都有火,佢拎轉身......見到乜乜航空個登機櫃檯空無一人,沒有鼓譟的乘客,沒有工作人員站在櫃檯入面,櫃檯上方的電子屏幕沒有亮起。

「撞鬼囉。」張簡榮咕噥了一句,繼續玩手機。

畢竟他的腰包內除咗護照和登機證,仲有一大堆辟邪嘅水晶,所以撞鬼都唔驚。

「碰碰,碰碰,砰!」遊戲中的角色死了。

他按了「再來一次」按鈕,再打多一局。



第五章 End.
conc 39日
第六章 在天空與你之間

「現在,請商務艙的乘客排隊登機。其他尚未有登機的乘客請返回你們的座位。」登機廣播終於正常的播報。張簡榮看看手機,剛好到了登機證上面印住嘅時間。
登機櫃檯企咗兩名員工,櫃檯上方的螢幕顯示航班編號和預計起飛時間。
一切是多麼的正常,彷彿所有人正身處於美好的平常。






至奇[369]dw
conc 39日
這班航班沒有租用登機橋,乘客需要搭接駁巴士到停機坪再行樓梯上機。

張簡榮行入巴士度,巴士的冷氣凍得不可思議。他汗毛直豎,極度想逃出巴士,但係考慮到現今的航空安全法規愈趨嚴緊,恐妨這種舉動會引致機場特警撲過來打爆佢個頭,所以佢決定忍一忍,忽略一次直覺,並佯裝若無其事的走到巴士車廂入面的逃生口門邊企定。

更多乘客湧入接駁車內,巴士差唔多企滿人至緩緩駛向停機坪另一端。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