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文字囚徒 77日
製作花絮…

我:阿祖你好!
祖:你好,你係…
我:你唔駛理我係邊個,見到高登依家一劈屎咁,我想出分力救高登。
祖:吓…
我:只要講故台再有一個神級故,d人就會返黎。
祖:都有道理,不過你係…
我:我喺高登成名,正所謂生於斯,長於斯…
祖:咪住,巴打你究竟係邊位?
我:我就係曾經好似一粒曾經發出萬丈光芒既星星,雖然係一閃即逝,但係深入民心。
祖:小性奴?
我:唔係。
祖:Pizza?
我:都唔係。
祖:咁你係…
我:我打算幫你,喺高登再出故!
祖:你到底係邊拎個呀?
我:今次我呢個故,將會喺高登獨家刊登…
祖:喂喂…
我:係咪好開心呢阿祖!
祖:我HiAuntie就真,痴拎線…
我:只要你配合我,高登盛世將會重臨!
祖 Offline。
文字囚徒 75日
我個FB:
http://www.facebook.com/writingprisoner
文字囚徒 75日
維多屍_001

「嘩…Jason…維…多…屍呀…Jason!」呢個係 Eric, 係我上年喺工展會做兼職時識既同事。

自從上次辭左份工到依家,一直都搵唔到全職,D HR次次問我做乜唔做,其實好聽既唔好聽既答案都答過晒,你話佢地究竟想要咩答案?一路做兼職兼左成兩年,呢樣做下嗰樣做下,就成被人封做兼職王,我呢世人可能就咁就玩完。

Eric 份人冇乜點,除左喺 lunch 時間公然睇咸相之外其他都尚算正常。上年工展會之後竟然搵左份兼職『食蕉』黎做,佢話貪佢錢多喎。話就話兼職,不過都係返十二碼,即係十二粒鐘,我就唔明點解返全職時間都仲叫兼職。

「Eric你up乜野?我喺日本嗰邊個漫遊嘛嘛地…咩維多C呀?你唔夠營養呀?叫左你唔好日日打飛機架啦!」

Eric:「我話,維多利亞公園好多喪屍呀Hi Hi!」

我:「咩喪屍?你守工展會咩?」

Eric:「咪就係工展會先至多嘛,D 人貪向左走向右走到丫,你應該記得上年啦,個個好似喪屍咁湧埋個抽獎站度抽!」

我:「佢地呢?今年有冇返黎做兼職呀?」

Eric 嗰邊好嘈,聽到佢後面有條女喺豎猛叫:「呢邊係出口黎既,唔該排隊排後面丫!後面丫唔該!唔該!後面呀Hi Hi!」

我:「哈,呢個係咪Sue姐黎?」

Eric:「除左佢仲有邊個咁好中氣?」

除左 Sue 姐,我仲聽到有一把男聲同抽獎d客人嘈緊:「嗱先生,你叫我食屎,都要有舊屎比我食成件事先至合理既,如果你冇屎喺手,麻煩你出返去比下一位上黎抽,唔好阻住我地工作嘞唔該,唔係真係屎都冇得過我地食架嘞!咦喂…你幾個印一樣既?要三個唔同先可以黎抽架!」

維園阿叔:「喂你駛唔駛驗屍咁驗呀?你出幾錢糧呀你?抽你舊金定鑽石呀家陣?」

男聲繼續解釋:「我都好想你抽到鑽石,不過好可惜係冇鑽石你抽。不過就算冇鑽石,印仔都一定要三個唔同既,呢個係大會規定。如果你唔滿意我既服務態度,你可以過隔離投訴,隔離會好樂意為你服務。我既職員編號係709394,麻煩你順便同佢講其實我都唔係好想撈!」

我:「呵呵…呢個緊係Sam哥黎…咁燥底!哈,Sam 姐呢?」
文字囚徒 75日
Eric:「Sam 姐做 backup,得返半條人命,喂唔同你講住,場面好向左走向右走混亂,我要去鎮壓一下先!」

我:「咦喂,Heily 呢?Heily 喺唔喺豎?」

Eric:「係豎又點姐?關你Q事咩!人地幾多兵你知唔知?打又唔夠人打,高又唔夠人高,淨係孟波條胸肌佬對奶就震Q死你啦,你估你係神呀?你係J神咋哈哈哈哈哈哈!」

我:「條肌肉佬想溝佢?仲有邊個?講!」

Eric:「仲有邊個?咪條人妖囉!兩條茂利成日喺佢身邊 chick cherk 咁轉,你冇行架啦,返屋企打飛機把啦!」

我:「飛機我實打你同我定!喂一陣落機就黎搵你地!問吓佢地去打邊爐好唔好?」

條友冇應我,只係聽到佢喺度大叫:「先生,我𥄫左你好耐架嘞,你唔好再喺垃圾桶執 d 書黎抽獎啦,又唔岩規矩又污糟!我認得你丫,上年你趙左我一野食蕉都未黎得切就走左去,今年又想黎多獲?今年唔駛call食蕉嘞,你阿爺我就係食蕉!郁親我就即刻鎖Auntie!」

只聽到老者喉頭間發出低沉聲音:「㗅…」

Eric:「你㗅我都冇用架喎!工展會規定呀,每人一生只可以抽一次,你咁樣係剝奪左其他人既人生呀先生!」

跟住就聽到主管 Daniel 把聲,佢緊係聽到發生爭執走出黎睇下咩事。佢細細聲同Eric講:「有咁既規矩咩?點解我唔知既?」

Eric:「唏!你 d 低級職員,一粒鐘得嗰幾十蚊,高層既野你知得幾多?」

「㗅㗅…咯咯…」

Eric:「先生,咯咯聲都冇用架!就算你真係骨質疏鬆都只可以抽一次架咋!走啦!」

Daniel 道:「算啦算啦,比佢抽埋呢次啦!嗱先生,最後一次架啦,留返d 機會比其他人啦!」

聽到嗰邊冇晒聲氣,睇黎條老野應該係抽緊,聽到佢丟低句:「Hi Auntie又係呢 D!」睇黎又抽唔中。

Eric:「大佬,你比佢抽佢仲Hi Auntie喎!」

Daniel 哥:「佢Hi嗰陣望住你,應該係Hi緊Auntie…咦?電話入面邊個黎?」

Eric:「哦,咪Jason黎囉,佢話一陣過黎打飛機!」

Daniel:「吓?咩話?」

Eric:「打邊爐呀!」

Daniel:「妖!真係諗起都唔想食!」

Eric:「桀…有益架…你 d 小朋友真係細膽!」

我冇理聽落去就收線。

航機上…

廣播:「各位乘客請注意,本機即將遇上氣流,可能會出現短暫劇烈震動,請各位切勿離開座位,並緊扣安全帶,多謝合作。」
全球爆紅潮牌波鞋半價狂搶
Off-White 超人氣黑色高筒波鞋 HK$1832 +免運費!
www.mrporter.com
贊助網站
文字囚徒 75日
從機窗望出去,四圍黑媽,閃電不時喺雲層中閃過,似足荷里活電影入面嗰d詭異空間。不過見到個空姐搖搖㨪㨪咁提醒乘客扣好安全帶,對奶不停搖黎搖去,真係會睇到令人發出會心微笑。

「你笑咩?」坐喺我左邊,即係窗邊位既,係一個長髮披肩既少女,我一早就想同佢搭訕,但係佢上機之後一直都面黑黑咁,所以都係放棄左呢個念頭,估唔到佢竟然主動黎撩我,呢d黃金入球既機會係萬萬不能錯過既。

「冇…諗起就快返香港可以見返 d 好朋友啫。」好朋友?成班豬朋狗友就有!唔係叫雞就揼邪骨,總之就污煙瘴氣,我覺得如果世界末日都係同我班所謂朋友有關!

「好朋友…乜存在既咩?」一睇佢個樣就知佢朋友都唔多個嗰隻黎。遇著呢種好似小龍女咁不食人間煙火既靚女,對佢黎講朋友呢樣野一定係幾咁難能可貴。

我:「哦…呢d緣份呢既!人好自然人緣好,人緣好自不然朋友多。有時呢…就算 d 可以成為你好朋友既人坐正喺你隔離,有時你都未必發現架…哈哈哈哈哈哈!」

佢睥住我就話:「你唔係話緊你係好人呀嘛?」

我:「哈,傻啦,邊會有人咁讚自己?我極其量只可以稱為正人君子,同真正既好人都仲有一段好短既距離!哈哈哈哈哈!」其實除左少少淫邪之外,基本上我都可以叫做一個好人!

個女仔終於都笑,睇黎,我同佢之間既嗰塊膜好快就會被我篤穿!

佢望住窗外面黑漆漆既雲海:「頭先你有冇留意出面…」

「出面?」我除左個空姐對奶之外,基本上我同盲左冇分別。

少女:「嗯…出面好似…」我望出去,黑媽媽乜都睇唔見。

挨近左佢,聞到佢身上嗰陣香味,我個腦又不期然釋放出過多既荷爾蒙出黎,攪到我心蕩神馳,仲隱隱睇到佢件衫下面露出既『事業線』。

少女:「你塊面…做乜紅晒?」

我:「冇呀…除左波濤洶湧之外,我咩都睇唔到喎。」

少女:「咩波濤洶湧…」

我:「我只係係想形容下出面既雲海…係呢,你到底想我睇咩?」

少女:「頭先閃電嗰一下,我好似見到出面有另一架飛機!」

我:「飛機?冇喎…有既話我即場表演打佢落黎比你睇!哈哈哈哈哈哈…」

少女皺眉道:「你講乜野?嗰架飛機…唔多似我地撘既呢種…哎算啦,你都見唔到,講黎都冇用!」

我:「係呢,我叫Jason,唔知你叫咩名呢?」

少女:「我叫Heily。」
文字囚徒 75日
我:「Heily…呢個名真係好好聽…好襯你!」點解女神都叫 Heily?唔通呢個係上天安排比我既第二個機會?我個人除左生肖同星座,最信就係呢種同命運扯上邊既暗示。

點知坐我隔離條肥佬就話:「有幾襯呀?溝女呀?你d 對白行 d 喎o靚仔!阿叔我溝女嗰陣你都唔知喺邊度呀!嘿嘿!」

我:「呢位阿哥,正所謂窈窕淑女君子好求,我都係見呢位靚女悶悶地先傾多兩句,純粹出於一遍愛慕之心,唔知細佬有邊度得罪你咁呢?」

肥佬再隔離,通道另一邊既肥婆:「後生仔你唔駛理佢!喂,皮蛋王你Stop la啦!有氣流呀,搵條安全帶勒實你個春袋好過啦!人地後生仔女D野關你叉事咩!」

皮蛋王:「蝦…肥媽我講野又關你乜事?無無聊聊坐幾粒鐘飛機,唔搵人傾下計咪up到口都臭向左走向右走埋?」

肥媽:「講無聊邊個無聊得過我呀?我洗屎坑架之嘛,陪你黎埋d乜勁野麥麥送亞太區優秀經理選拔,Hi原來你排第尾!好心你就咪出黎獻世啦Hi Hi,人地選至優秀呀,唔係選至Hi Hi呀肥佬…」

皮蛋王:「喂肥媽你好囉喎,話晒都有得你免費搭飛機丫,家陣我搵人傾下計啫唔駛咁呀嘩?」

肥媽:「都要有人想同你傾至得架,無里啦間搵鬼彩你呀!」

條肥佬竟然煞有介事咁話:「岩!我就係想同你地講鬼!唔好以為地面先至有鬼,天空…仲向左走向右走多!」

待續
阮廷 75日
#bye# #bye#
文字囚徒 74日
#bye# #bye#

#love#
文字囚徒 74日
[banghead]
九兩正菜 74日
之前有個油站員工搞抗爭

同警方對峙故,係咪無咗啦
文字囚徒 74日
之前有個油站員工搞抗爭

同警方對峙故,係咪無咗啦

#ng# 遲d再寫遲d再寫
文字囚徒 74日
其實之前煩惱緊想多d 人睇,所以換左好多題材同地盤,最尾被阿祖Hi完先發覺,做人要從一而終,無人睇都係要繼續寫落去,直至精盡人亡為止。之前未完既故,一定會逐一寫埋佢,不過寫埋呢個先,希望大家繼續支持!#adore#
九兩正菜 74日
其實之前煩惱緊想多d 人睇,所以換左好多題材同地盤,最尾被阿祖Hi完先發覺,做人要從一而終,無人睇都係要繼續寫落去,直至精盡人亡為止。之前未完既故,一定會逐一寫埋佢,不過寫埋呢個先,希望大家繼續支持!#adore#



邊個阿祖
阮廷 74日
其實之前煩惱緊想多d 人睇,所以換左好多題材同地盤,最尾被阿祖Hi完先發覺,做人要從一而終,無人睇都係要繼續寫落去,直至精盡人亡為止。之前未完既故,一定會逐一寫埋佢,不過寫埋呢個先,希望大家繼續支持!#adore#


很多時侯,最好的作品,創作者都在寂寞和苦難中完成。
看看梵高。
文字囚徒 72日
其實之前煩惱緊想多d 人睇,所以換左好多題材同地盤,最尾被阿祖Hi完先發覺,做人要從一而終,無人睇都係要繼續寫落去,直至精盡人亡為止。之前未完既故,一定會逐一寫埋佢,不過寫埋呢個先,希望大家繼續支持!#adore#



邊個阿祖


阿祖喎,佢你都唔識?
文字囚徒 72日
其實之前煩惱緊想多d 人睇,所以換左好多題材同地盤,最尾被阿祖Hi完先發覺,做人要從一而終,無人睇都係要繼續寫落去,直至精盡人亡為止。之前未完既故,一定會逐一寫埋佢,不過寫埋呢個先,希望大家繼續支持!#adore#


很多時侯,最好的作品,創作者都在寂寞和苦難中完成。
看看梵高。


我唔想冇左隻耳仔⋯⋯[sosad]
文字囚徒 72日
維多屍_002

肥媽:「喂,呢範你就真係唔好講,你d死臭口真係好既唔靈醜既靈!上次單野仲未衰夠呀?」(見舊作-麥麥送死)

坐喺皮蛋王後面,一個貌似斯文又保守既女人道:「講丫唔該,我最鐘意聽鬼故…」

皮蛋王:「Miss 你係…」

女人托托面上副眼鏡,細細聲話:「你又知我係Miss?我叫Miss Chan chan,第一個字高音第二個字要低音讀, 我喺聖玉強女子英文中學教中文既…」

皮蛋王:「聖玉強…仲喺英文中學教中文?嗱係咪呀肥媽,連老師都想聽呀!你摺埋你塊西皮等聽故啦!嘿嘿!」

坐喺Miss Chan側邊,另一貌似專業人仕既中年男子道:「先生,雖然我唔係教中文,但係你呢個名詞就用錯左嘞!」

皮蛋王:「乜勁野名詞呀又?」

中年男子:「一般黎講,我地係唔會稱呼嗰塊野做西皮,正確黎講,應該叫陰唇。而陰唇黎講,又有大陰唇同小陰唇之分…」

皮蛋王:「得嘞得嘞!西皮都咁多學問,睇黎你唔係醫生就係 d 變態殺手!點呀四眼佬,我有冇估錯?你係咪變態佬?講!」

中年男子托托副眼鏡,點頭笑道:「Dr Yuen. 婦科。」

聽到佢話做婦科,我竟然同條肥佬心有靈犀:「Wow,what the fuck! 竟然係婦科…真係幸向左走向右走福!」

Dr Yuen搖頭道:「當你一日見超過一百塊唔同形狀、唔同病徵既西皮…呀唔係,係陰唇嗰陣,你就唔會有幸福既感覺…不過我想同你講,Heily冇睇錯,頭先出面的確係有另一架飛機,仲飛得好近,而且…」

Heily:「而且乜野呀 Dr Yuen?」

Dr Yuen:「而且…嗰架仲唔係依家既飛機!」

皮蛋王:「乜野依家既飛機呀,你知唔知自己你講緊乜野呀西皮醫生!」

肥媽:「咪係!飛得喺個天既就緊係依家既飛機啦,唔通仲會係舊屎…」肥媽此言一出,大家都不禁倒抽一口涼氣。

Dr Yuen 點頭:「讀書嗰時我係飛機迷,最鐘意影飛機,雖然唔稱得上專家,但係超過九成既飛機我一眼就可以睇得出佢既機型同年份。頭先嗰架…應該係六十年代既機種黎,叫道格拉斯型,係再無可能喺天上面飛嗰種,就算有未拆骨既,都應該只有博物館先至可以見到。」

皮蛋王細細聲話:「嗱你地小心 d,龍友本身已經有多少痴漢成份,加埋佢對西皮嗰份執著,你話佢唔係變態我就唔向左走向右走信架嘞!」

坐喺肥媽後面,戴住副太陽眼鏡既女人神神秘秘咁話:「你地唔係講鬼故咩?做乜講講下講左飛機既?可唔可以繼續呀?我想聽鬼故呀!」

憑我對KOL同各種波型既深入研究,幾乎一眼就可以認得出呢條女係乜水:「你咪喺網上面教人瑜伽嗰個 KOL Yoyo?」

Yoyo除左幅太陽眼鏡笑道:「你又會認得我既?好開心呀!嘻!」

皮蛋王:「挑!一睇就知佢唔係認得你個樣啦!」

Yoyo:「認得咩都好啦,總之就係認得咪得囉。」

我面紅紅道:「係…我係你fans黎!日日睇你做瑜珈架!」

皮蛋王笑道:「Fan屎?人地做d野咁健康,你睇嗰個做埋d野咁唔健康!傷身呀後生仔!」

對呢樣野我又唔覺得有咩好需要反駁,就等如肚餓就要食飯一樣:「騎騎騎…食返多 d 蛋白質補充下冇事既!」
文字囚徒 72日
皮蛋王:「人地 d 蛋白補充劑係比人健完身食,唔係打完飛機食架喎!」

坐喺皮蛋王前面、一個西裝畢挺的男子轉頭道:「冇厘文化!你地講野可唔可以細聲d?」

皮蛋王拍拍前面那男子的椅背:「喂,你又幾向左走向右走有文化呀?家陣打飛機好冇文化呀?你知唔知幾多讀博士既日日打飛機呀?炒埋一碟大球場都坐唔晒呀!邊位呀你?」

個男人冷笑一聲:「嘿,讀書有咩用?」

肥媽:「嘩,平時淨係聽人講唔讀書冇用至喎…」

皮蛋王:「讀書都冇用咁點好樣先至有用呀?打飛機有冇用呀?」

肥媽:「唏,人地頭先咪講左呢 d 冇用囉,咁都仲問!係呢先生唔知點稱呼呢?」

男人冷冷地講自己個名出黎:「高佐治。」

肥媽:「吓?高佐治?」

皮蛋王:「喂肥媽,你識佢咩?」

肥媽:「唔識喎。」

皮蛋王:「咁你喺豎大驚小怪做乜野?」

肥媽笑道:「我平時聽親人自我介紹嗰陣我都係咁返應,就算對住掃垃圾嗰個我都係咁,咁樣人地會覺得自己比人尊重丫嘛!唏你呢 d 唔識尊重人既人係唔會明既。」我同肥佬兩個笑到眼水都標埋出黎,但就見到條高佐治條友用咀型講左句「Hi Auntie」,明顯呢條友都唔算係d有咩教養既人,只係想發財立品欺世盜名。

Heily:「佢係摩金證券首席分析師高佐治。每年經佢手既收購合併方案都係d過百億既大due。」

高佐治指指Heily,豎起手指公讚道:「有前途!唔好跟呢d人咁多,拉低晒自己d素質。」

肥媽:「唔怪得我咩前途都冇晒啦…」

皮蛋王:「你咩意思呀你?」

肥媽:「鬼咩,識得你呢D素質咁低既人,攪到我 d 素質都低晒!」

皮蛋王:「嗱嗱嗱,講野小心d呀!咩呢D嗰D呀?英俊都有錯呀?挑,做大鵰有幾向左走向右走巴閉?咪又係坐經濟艙!阿靚女識得佢都一樣係坐經濟艙!又唔見得佢幾有前途喎。」只見條高佐治望住個窗扮睇風景,睇黎一個banker要坐經濟艙的確係令人難以置信。

坐肥媽旁邊個男人道:「肥媽肥媽,飛機餐唔知幾時派呢可?」我認得佢,佢係喺老廟擺檔次次排頭位既紫雲大師。

肥媽:「阿大師,你就忍下啦,唔係你想食人地就派架!叫左你唔好跟埋黎架啦,淨係貪人張機票唔駛錢,又唔知自己行又唔行得餓又唔餓得!萬一你瓜左我仲要執你返去添呀該煨!」

紫雲大師:「冇你講得咁差呀嘛?都係問左一句啫,我唔黎我驚你兩個過唔到十五呀!算算算,我唔問,唸經!」皮蛋王同肥媽兩個不斷狂Hi大師,鬼咩無啦啦咒人過唔到十五。

呢個係機上面最索空姐Ida,佢『浪』住一對巨乳走過來:「大家扣好安全帶未?嗱比我檢查下先呀吓!過左個氣流就會開始派飛機餐,請大家忍耐一下。」講完就逐一為我地檢查安全帶,『烏』低身時露出深深既事業線,睇到我同肥佬幾乎流鼻血。

Jason:「蝦…呢個空姐…服務一流!正!」

皮蛋王:「o靚仔,你想話人身材一流至掛?你流緊鼻血呀…」
文字囚徒 72日
我摸摸鼻上一手是血:「咦喂係喎,緊係熱氣頂嘞…」Heily竟然為我遞上紙巾。

我:「唔該唔該…可能打太多邊爐…」

皮蛋王:「後生仔定力真係差過人!」

我:「喂肥佬你係咪講故架?講埋咁多無謂野!」

皮蛋王:「呀係!比d大鵰賺亂歌柄!嗱,你班壽頭聽還聽唔好嚇到瀨屎就得!」

肥媽:「講啦死肥鬼!」

皮蛋王:「件事係咁既,話說我有個老死又係去日本旅行,搭既又係同我地同一間航空公司,仲係同一條航線,機上面既人數,咁岩得咁橋又同我地依家一樣…288人,問你死未?」

肥媽:「吓?人數一樣咁恐怖?」

我:「人數一樣有幾恐怖?架架飛機都係咁上下人架啦!」

紫雲大師搖頭道:「你地有所不知,通常客觀條件一樣既情況之下,我地既遭遇好大機會同佢朋友相類似,即係話,如果佢朋友香左,我地唔死都好大機會殘廢。即係等於點解同一個生肖既人,即使佢地出生日期時辰唔同,但係睇埋同一本生肖運程書一樣都。」

我:「吓…咁會唔會牽強左d呢大師?」

肥媽:「喂肥佬,咁你個friend死左未啫吓?」

皮蛋王Hi左肥媽一句便繼續:「你就死!咒我朋友…嗰陣個空姐,一樣係波大腰細好生養嗰隻,佢叫Ada。」Ida一聽到Ada的名字,我見佢渾身震左一下。

「當時,有個老人家同前面條老野一樣,呢…伸左隻腳出走廊嗰個咁既呢!佢一上機就瞓到好似比人謀殺咁,不過好多人都見佢起過身去廁所,因為佢去廁所時撞到好人,大家都留意到佢,而Ada更加係印象深刻,因為佢問過條老野想食乜,條老野話要食齋。」

忽然,飛機出現劇烈震動,機內照明系統亦閃過不停,狀況持續約三十秒便結束,一切回復正常。

廣播:「我係你地既機長 Alex,大家好,我地既航機已經駛離氣流帶,各位乘客可以放心解開安全帶自由活動。」廣播後,空姐 Ida 便開始為乘客送上飛機餐。

紫雲大師拍拍手上的羅庚,皺眉道:「蝦…明明新買格,乜唔識轉既?係咪壞左呢?一陣落機要拎返去換至得!」

肥媽:「換乜春野丫,有飯你食啦!」

紫雲大師喜道:「正呀喂,終於有得食!」

Ida看到前面的老人沒有進餐便睡著了,便準備拿出毛氈為老人蓋上。

皮蛋王繼續佢既故事:「空姐 Ada 發現個老野瞓到攤屍咁,咪諗住攞張氊比佢冚下,點知當佢攞左張氊埋去嗰陣,你知唔知佢見到乜野?」

Yoyo緊張道:「乜野呀乜野呀?」

皮蛋王:「佢見到條老野前面個飛機餐…變晒元寶蠟燭香!」

「哇…!」講到呢度,點知嗰邊空姐 Ida 連人帶毛氊跌左落地,仲發出一聲駭人既尖叫。因為,佢睇到條老野面前既飛機餐,正正就變左皮蛋王所形容既元寶蠟蠟香!條老野則面色發白咁瞓左喺張櫈上面郁都唔郁。

皮蛋王:「當時飛機上面咁岩又有個濕勁醫生嘁豎,咪走埋去睇下個空姐有冇事囉,點知個空姐就冇事呀,但係條老野就玩向左走向右走完!濕勁醫生話根據條老野既情況黎睇,佢上機之後應該已經香左!呢單野後黎新聞都有報導…原來佢係特登飛去日本最出名既自殺森林,報導仲話喺自殺森林搵到條老野條屍!不過…佢喺個森林自殺之後點上機…就冇人知!」

待續
阮廷 71日

我唔想冇左隻耳仔⋯⋯[sosad]

:Pbg :Pbg
比卡比卡 71日
衣家你喺高登寫本倚天屠龍記都唔會有人欣賞,因為都冇人[sosad]
文字囚徒 71日
衣家你喺高登寫本倚天屠龍記都唔會有人欣賞,因為都冇人[sosad]

有你幾個夠啦#yup#
千蔭 71日
唔知點解依個故既台詞有d似周星馳果種語氣[sosad]
文字囚徒 71日
唔知點解依個故既台詞有d似周星馳果種語氣[sosad]

我寫親 d 故都係笑中有淚#love#
九兩正菜 67日
正評咗

想問爸打本身做咩工
細佬DD 66日
使唔使講到咁灰丫?我係你粉絲002號,黎報到!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