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解虫 96日
上個po沉左,開個新#hoho#

(1)
https://m.hkgolden.com/view.aspx?message=6997029

紙言link: https://www.shikoto.com/articles/174024.html
Penana link: https://www.penana.com/story/42307/無常之符
解虫 96日
二十五、

湘水拍打著木魄,搖晃著那不知好歹的乘客。但符卻漫不經心地發呆,時而望望遠方,時而看看手上,那已經不知看了多少回的信。

符看過信後,又再羞愧地掩著臉,過一會,才放下手,遠眺前方,好整理思緒。

「唉…我竟然不問清楚,就寫了那樣的信去怪責這靈巫,感覺好丟臉啊…」符說道。

然後,他又再看了看手上那已被揉得不成形的信紙,只見上面寫著十個字:

「幸君安好 靈乏難書 望恕」

越後的字,痕跡越淡,那是靈力不足所致。

「所以才每次都只寫幾個字啊…真是怪錯他了。」符又再陷入羞愧的輪迴了。

再經歷了幾次輪迴,符方停息,但卻非走出了羞愧,而是感覺到,任務目標的靈氣。

「呼…終於到了嗎?」符望向靈力傳來的前方:「再困在這木塊上無所事事的話,我就要因羞愧而死了。」
解虫 96日
符不等木魄靠岸,就一躍而起,跳向岸邊,卻由於力量不足,在半路就開始下墜,他本想像之前般,站立在水面上,卻也因為靈力失敗,直接掉下水湘裡了。

  須臾,符終於從湘水中走了出來,他本能地想吐出嘴裡的水,卻發現吐不出東西,畢竟靈體可盛載不了現世之物。

  「真是奇觀,原來在水底漫步是這樣的。」符驚嘆過後,便繼續向目的地前進。

  無常可以感應到目標亡靈的所在,是因為靈巫那根銀針的緣故,但箇中原理,卻是連靈巫本人都不清楚,只知道那是受神明所委託的仙人所煉製的法寶。

  天色漸暗,因為道行不足,所以畏懼太陽的遊魂野鬼,都開始出沒了,往時,因為有于吉這半仙在,那些遊魂野鬼都會爭相走避,但現在于吉變成了灰鴉,而符的靈力又大減,所以那些亡魂都肆無忌憚地現身。

  然而,符倒覺得相當有趣,看著這些因為各種理由而逝去的亡魂,比起跟著于吉那老頭,聽他喋喋不休,顯然過癮得多。
解虫 96日
由於這些亡魂恨意不高,因此無法聚集靈力,保存意識,所以只會做些單調的行為,而且多半是重複他們生前的各種行徑。符所走的這段路,似乎曾經是耕地,但現在只是片荒野,零星地散落著腐化的殘骸,說不定就是那些在忙著耕耘的亡魂的遺體。

  符好奇地擋在其中一個農夫亡魂身前,但對方卻毫不理會,像是繞過礙事的石頭般繞過符,然後繼續幹活。符不滿足,還走去推了那農夫一把,他踉蹌了一下,然後,還是繼續提起那把不存在的鋤頭,勤懇地作活。

  不一會,符的興致已消退,然後才想起自己在做什麼,於是繼續趕路。

  夜色漸深,路上卻越來越熱鬧,除了亡魂,夜行的鳥獸也出沒,牠們似乎能看到,或說感應到亡魂的存在,卻各不相犯,符仍然在生時,可甚少見這樣人獸同行的情景。

  一路上趣味盎然,再加上這次的目標,沒有惡靈常有的惡臭,所以降低了符的警覺,等他感應到目標時,那距離已經相當接近,只有二、三十步之遙,這可是極大的失策,若對方已發現了自己,那這樣的距離,足以讓對方馬上發起突襲。
運動型男帥度爆表穿搭必備
Under Armour 男裝T恤 HK$125 +免運費!
www.mrporter.com
贊助網站
解虫 96日
然而,一切仍然風平浪靜,於是,符馬上躲到樹後,想好好觀察狀況,卻沒想到,對方竟然直接呼喚自己。

  「兄弟!好久不見了!」符的目標提起嗓子,興奮喊道:「怎麼躲起來了?」

  符感到莫名其妙,為什麼那人會叫自己兄弟?但畢竟自己的行蹤已敗露,躲起來也無用,徙添難堪,於是便現身,面對對手。

  那人五短三粗,頭大面方,眼細唇厚,髮短,起起伏伏,像被野犬啃過一般,單憑外表,實在不像是厲害的人。

  「兄弟,你來幫忙的嗎?」那人笑得相當真摰燦爛,讓猥瑣的形容,突然討好了不少:「你怎麼又變年輕了?」

  「為什麼叫我兄弟?我認識你嗎?」符沒有被那笑容影響,反而更添幾分警覺,他冷冷地問:「你是誰?」

  「是我呀?你忘了我嗎?」那人不安地揮舞短小的雙手:「長沙將軍區星啊!」

  去你的,果然又是與混帳老爸有關的人,符如此想道。
解虫 96日
.待續
千蔭 94日
#hoho# #hoho#
解虫 94日
話說搵緊另一個fd畫新插圖#hoho#
解虫 93日
大喬出爐#yup#
[img]https://na.cx/i/k2TN2XG.jpg[/img]

圖by小茶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lessteadraw/
千蔭 92日
大喬出爐#yup#
[img]https://na.cx/i/k2TN2XG.jpg[/img]

圖by小茶 page: https://www.facebook.com/lessteadraw/

:)3fj
解虫 92日
二十六、


  「你認錯人了。」符斬釘截鐵地道。

  「是嗎?」區星瞇起雙眼,用力地瞪著符:「嗯…又的確有些不同,你比孫兄年輕不少呢。」

  「抱歉,你長得很像我的一個兄弟,所以我弄錯了。」區星鞠躬作揖:「對了,小兄弟高姓大名?」

  「符,無常之符。」符不自覺地擺起了架勢。

  「無常?」區星卻興奮了起來:「就是斬妖除魔的無常鬼差?」

  「不不不,你搞錯了,我們只負責處理遊魂野鬼。」符解釋道,架勢也鬆懈了下來。

  「哈哈,抱歉,我沒讀過書,所以不清楚這些。」區星笑道。

  符對區星爽朗的性格頗也有好感,所以態度也放軟。
解虫 92日
「說來,對付遊魂野鬼的話,說不定更適合呢!」區星說著便轉過身去,來到山崖邊,並招手示意符過來:「來來來,你過來看看。」

  符走過去,順著區星的指示看去,發現在山下的一片荒地上,聚集了過百個披著泥黃色披肩的亡魂。

  「怎麼回事?」符訝異:「怎麼會有這麼多野鬼聚在一起?」

  「不知道,只知道他們是大概半個月前出現,最初只有十數人,然後每天又有十數人來到匯合,一定是有什麼陰謀。」區星緊握拳頭,激動地說道。

  「這半個月你一直在這監視他們嗎?」符問。

  「對啊。」

  「為什麼?」

  「因為我是長沙將軍啊!」區星笑道。

  符卻不解,歪著頭,疑惑地望著區星。
解虫 92日
「我既是長沙將軍,就有責任守護長沙。」區星說。

  「可是你這將軍稱號不是自封的嗎?」符冷笑道。

  「將軍是自封的不假,但長沙這家鄉,卻是天賜的。」區星道。

  「可是你都死了啊?」

  「那又怎樣?」區星不解。

  「那世事已和你無關了吧?」符說。

  「有沒有關係,不是在於身分,而是在於心。」區星拍了拍胸膛。

  符頓了頓,然後才再笑說:「可是你連心都沒有了啊?」

  區星哈哈大笑,須臾才說道:「總之,我不會放過在我眼前作惡的人,無論他是誰,亦無論我是生是死。」

  「大叔好氣概。」符拍了拍區星的肩膊:「那你打算怎麼對付那些黃肩野鬼?」

  「等幫手啊。」

  這回到符笑了。

  符就那樣伴在區星身旁,一邊監視著那班黃肩野鬼,一邊和區星胡吹亂扯,笑聲不絕。
解虫 92日
不知不覺間,群星逐漸暗淡,天色開始發白,但晨光卻遲遲不現,厚重的烏雲掩蓋天際,縱使太陽已經高懸,卻難覓蹤影。

  然後,一股惡臭突然從山下傳來,不,是兩股。符馬上站了起來,瞪著遠方,又有十數個黃肩野鬼出現,並扛著兩頂木轎。

  「看來頭目出現了。」符冷冷地說道:「一次過來三個目標嗎?」

  「三個?」區星疑惑:「不是只有兩頂轎嗎?」

  符望著區星,卻不說話。

  「怎麼了?」區星感到莫名其妙。

  「說起來,我們雖然胡扯了整晚,卻不知道,為何過了十三年,你仍然陰魂不散啊…」符笑問:「星叔你是有什麼未了的心願嗎?」

  區星一怔,陷入了沉思。
解虫 92日
「答應我,若我把這班黃肩野鬼都收拾後,你就好好地輪迴吧?」符抽出黑鐵短刀,旋了兩圈,再緊緊反握著。

  「可、可是他們有上百人啊?」區星大驚:「而且還不知轎裡的是何方神聖,單憑你一個要怎麼收拾?」

  「我什麼時候說過要憑一己之力解決的?」符望著區星:「我眼前不是還有個長沙將軍嗎?」

  區星先是呆若木雞,然後漸漸露出笑容,卻也隨即現出恐懼:「可是,就算加上我,也只有兩人啊?」

  「足夠了。」符笑說:「而且依我推斷,轎裡的不會是難搞的對手。」

  「你怎麼知道?」

  「因為高手大都騎馬出場。」符說:「說不定我也該去搞匹馬的魂魄了。」

  區星揉了揉太陽穴,似乎是感到頭痛了。
解虫 92日
.待續
解虫 89日
二十七、

  「那你打算怎麼辦?」區星問:「正面殺進去嗎?」

  符一言不發地望著區星,眼中盡是不屑的神色。

  「怎麼了?」

  「你若過得不耐煩,何不早日輪迴轉世呢?」符嘆道。

  「這應該是我的對白吧?」區星氣道:「說要收拾他們的可是你啊!」

  符用雙指敲了敲區星的額頭,示意對方用用腦子,然後說道:「收拾不一定要硬碰。」

  然後,符沿著山路,偷偷摸摸的來到崖下,區星不解,但也只好無奈跟上。

  不消一會,二人已藏身到黃肩野鬼附近的樹叢裡。

  「好了,我們已身處一個被發現就能馬上投胎的距離了。」區星問:「那接下來該怎麼辦?」

  「守株待兔。」符說完,便調整姿勢,從半蹲,換成了盤膝而坐,做好了要漫長等待的準備,而區星也別無選擇,只好跟從。
解虫 89日
黃肩野鬼們除了聚集之外,似乎就沒有其目的,到達了的,都在傻站著,即使那兩頂轎出現,也沒引起他們的注意,他們就那樣呆站原地,偶爾走上兩步,看他們雙目無光的樣子,若非身上充斥著冤邪之氣,還以為他們只是沒有意識,等待著投胎的普通遊魂。

  而那兩頂轎也沒什麼動靜,內裡的魂魄,或者可能是其他東西,一動不動。彷如空轎一般,只有緩緩散發的冤邪靈氣,還有肆意張狂的惡臭,印證著他們的存在。

  「他們在等什麼?」區星小聲地問。

  「值得人去等待的,只有兩樣,一是人,另一,是時機。」符左顧右盼,漫不經心地回道。

  「那他們是在等人還是等時機?」區星問。

  「我怎麼知道。」符笑道:「但我倒是等到了。」

  「等什——」區星話未說完,符已撲了出去。

  「——麼?」待其話剛說完,符又已經撲回來了。

  而且他兩臂的臂彎中,還多了兩隻黃肩野鬼,他道:「快,把他們的披肩解下來。」
解虫 89日
區星還未領會符的目的,卻還是乖乖聽從。待他解去披肩後,符兩臂用力一鎖,啪拉一聲,兩隻野鬼同時灰飛煙滅,重投輪迴。區星目睹一切,卻沒有太大反應,看來也是個已經習慣殺人的傢伙,讓符有些刮目相看。

  「好,披上這破布。」符將其中一塊披肩拋給區星:「然後我們潛到那兩頂轎那邊去。」

  區星披上披肩後,再想了會,才終於恍然大悟:「擒賊先擒王?」

  「這披肩可以讓人變聰慧的嗎?」符嘲笑道。

  「哈哈,因為我也吃過這一招,就是那和你很像的那位孫兄。」區星笑著回應。

  符卻笑不出來了。

  區星倒是沒有察覺,繼續說道:「你和他一樣,都喜歡走捷徑。」
解虫 89日
符輕嘆一聲,須臾才接話:「我只是走最快的那條路罷了。」

  「那就叫做捷徑呀!」區星笑得更開心。

  符無奈苦笑,然後眺望遠方,似乎能隱約看到長沙城,對伯符來說,那是一座不想憶起的城池,但人生有些事,是無論再怎麼逃避,最終仍是要面對的。

  符深深吸了一口氣,再徐徐呼出,然後用稍稍發抖的聲線問道:「能告訴我,你那位孫兄的事嗎?」

  區星雙目放光,興奮地說道:「呵呵,那位孫兄,可是個大人物呀!我認識他時,他才剛上任,當這長沙太守!啊,對了,我還沒說他的大名呢——」

  「我知道。」符再次苦笑,雙眼透出一絲徬徨,小霸王的氣場蕩然無存,此刻的符,更像一個不敢面對長輩的小孩,他勉強壓制不安,徐徐說道:「孫堅,對吧?」

  然後,兩頂轎內的邪氣突然變得失控奔騰,難以收拾,兩把陰沉的聲線隨之傳出:「孫堅?那狗娘養的在哪?!」
解虫 89日
.待續
千蔭 88日
#yup# #yup#
btw隻鬼灰飛煙滅咗之後件被風唔會跟住一齊消失?[sosad]lm
解虫 88日
#yup# #yup#
btw隻鬼灰飛煙滅咗之後件被風唔會跟住一齊消失?[sosad]lm


係佢地跟ge阿頭比的,阿頭死左先會消失[sosad]
和洋肛玩油器 87日
#hoho#
解虫 85日
二十八、

  烏雲密佈,遮星蔽月。兩頂轎內的邪氣四散,須臾已籠罩整個山腳,被邪氣沾染到的黃肩野鬼,都像發狂一般,仰天長嘯,雙眼發出不祥的紅光,然後,轟的一聲,那兩頂轎被邪氣衝破,濃烈的黑氣漸漸消散,兩個文官裝扮的惡鬼屹立其中。

  「真是隆重的登場呢。」符反倒平復了心情:「報上名來吧。」

  「荊州刺史王叡。」
  「南陽太守張咨。」
  
  兩人同時答道。

  符細想了一陣,才回說道:「就是坐無所知的王叡,和稽停義兵的張咨啊?」

  二人聞言,青筋暴起,當即問道:「你這小子又是誰?」

  「無常之符。」符環抱雙手,輕抬下巴,擺出一乎輕蔑二人的姿態:「暨孫堅長子。」

  王叡和張咨得知符是仇人之子後,更加狂怒,冤氣噴洩得更加失控,王叡揚手怒吼:「包圍這狗雜種!」

  那百餘名黃肩野鬼聽令,立馬踏步進迫,將符團團圍住,卻不見區星身影。

  「呼…大叔,別令我失望啊。」符面對這百餘個冤邪之氣滿溢的惡靈,不禁冒出冷汗,畢竟就算是在生之時,要面對一百個士卒,也難言勝算,何況眼前的對手,都已成冤魂,更非單憑武藝就能制伏,而自己還因為被司命封印了邪冤之氣,當下的靈力,莫說眼前的王叡張咨,和區星相比都遠遠不及,只與普通野鬼相差無幾。
解虫 85日
說到區星,原來早在王叡張咨登場時,符已深感不妙,於是乘二惡賣弄邪氣,擺排場之際,將區星一腳踢開——

  『你幹什麼?』區星撫著屁股,不解地問。

  『這裡交給我。』符說。

  『你要我丟下你,獨自逃亡嗎?』區星疑惑:『可是…我們感情有這麼深厚,值得你這樣為我犧牲嗎?』

  『去你的,誰准你逃?』符說:『我要你去做你該做的事啊!』

  『我該做的事?』區星更加困擾:『是什麼?』

  『你之前說,你要怎麼對付這班黃肩野鬼的?』

  『等幫手?』區星仍是一頭冒水。

  『沒錯,不過這回不能再乾等了。』符指向剛才那山的後,說道:『在山後湘水旁的樹林裡有個靈驛,你去那賭賭運氣,看有沒有無常剛好在附近。』

  『可是…』區星問:『你一個人得撐下去嗎?』

  『廢話!』符激動地道:『我撐得了這一百多人,還要你去找救兵麼?快去快回!』

  『知、知道了!』區星說罷,便一溜煙直奔靈驛——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