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請拍打及餵食 90日
大家好,我係原「一句分手,一張好人卡,是我荒淫的入場券」既作者Z_Z

其實好耐之前有發過[flowerface]不過因為種種原因結果搞到斷更,而呢篇重製內文及細節多少咁補完/修正左,雖然主要故事線都係差唔多,不過係細節方面會描繪多左[sosad],希望看倌們唔好Hi我喇#bye#另外,都希望唔好再有痴線爸打加我Send你條JJ比我睇,你咁樣會令我好困擾#no#

---------------------序--------------------

每一個人既人生,都總會遇到多多少少既衝擊,而我千萬都無諗過短短幾個月,會為我往後既人生帶黎咁大既轉變[sosad]


果一年,我十八歲…數一數手指,好似已經過左十個年頭,有時候回想既時候就會冒出視帝黎耀祥既一句:

「人生有幾多個十年…#fire#

雖然對於好多男人黎講,呢個可能係一個夢寐以求既故事,但係快活過後,只剩低糜爛不堪既自己同無盡既遺憾…[sosad]

又或者,代價對我黎講太沉重:-(

而我,因為一次分手,一張好人卡而徹底顛覆了我既生活。究竟係我本性如此,定係環境所導致呢?xx(

到今時今日,我自己似乎都未有一個答案…
-------------------------------------------

2008年7月…

我坐係我女朋友屋企門口,左手拎住半支Johnnie Walker Blue Label#hoho#,右手拎住係附近花鋪買番黎既玫瑰花,半醉半醒咁望住左手流出黎既鮮血,不斷諗緊兩個問題:

「究竟我失血過多先定係佢番黎先?」

「究竟我咁做佢會唔會心軟同番我一齊?」

對於一個想自殺既人黎講,我算係比較麻煩果一類。跳樓又畏高xx(,燒炭又怕無人發現條屍臭晒太樣衰。所以我當時選擇左割脈,最少死左無耐都會比人發現O:-),當然我唔似其他MK妹咁打橫畫幾下就話自殺,而係搵把鋒利既開箱用大界刀垂直劏落去。而酒精當然係為左麻醉自己既痛覺而飲。

我唔只係麻煩,而且仲有少少家族性遺傳落黎既情緒病所影響,受到太大既刺激就會開始焦慮同失控。

我自己都唔清楚究竟咁做係為左令佢內咎定係為左扮可憐,慢慢地我既意識開始模糊,每一日係我腦海中揮之不去既情景又再出現係我面前…:-(

「我地分手喇,我覺得我地其實都係唔係好夾…」

「兩年你先黎話唔夾,你話我番工時間長,我轉工囉;你話唔鐘意我痴女仔,我連舞都唔拎跳;你話想去旅行結婚,我就跟人玩股票搵錢,依家儲夠晒錢你先黎同我分手?#love#」
勇敢的大春袋 90日
#hoho#
請拍打及餵食 90日
「我依家先十八歲咋,我唔想咁樣就一世…:-(

「今次又邊個呀?你成日講果個謙謙,定係又第二個?:o)

「唔好再迫我喇好唔好?:~(

「我迫你?:o)第一次你話去同阿魚打機,我叫佢睇住你,轉個頭就連你全相都睇埋#fire#;第二次你話我番工忙到無時間見你,你就上網學人約砲#fuck#;你幾年無番工我幫你搵埋工,你就同我番工溝仔你同我講我迫你?#kill2#上個星期我淋左成晚雨等你番黎,你同我講唔會再有下一次架!」

「夠喇,你走喇我唔想見到你…:-(

你話愛情令人盲目?呢一刻直頭腦閉塞埋喇:o),同佢拍拖既兩年間,前前後後戴左三頂帽,每一次我都搵一個原因黎話自己唔岩再同佢道歉。然後每一次,就係等佢再笠多頂帽比我。xx(

學呀子華神話齋:歷史係無任何教育意義。:o)

而我偏偏就同天下既蠢人一樣,錯完又錯,死不抽身。:o)

順便介紹下我同佢先[flowerface]

佢叫慧慧,係我兩年前係交友網識,高度大概172-174咁上下喇,之後我追左半個月度就一齊左。個樣有少少似李籠怡,不過無佢咁[bouncer] [bouncer] ,再準確少少黎講係連[bouncy][bouncy]咁無,只有一對小山丘[sosad]

我開頭識佢果時,就好似一個女神咁遙不可及,後來一齊左先知原來佢日日都係屋企打機玩chatroom。佢唔只宅,仲要係一個乾物女xx(,如果你想係佢間房搵條路上佢張床唔踩任何雜物我諗你要識凌波微步先得[shocking]

除此之外,佢令我發現原來靚女唔只會痾屎,而且都幾臭下#ng#

而我呢,我只係一個普通男仔,學生時期算係出名既:出名事非多#hehe#。唔靚仔,唔高,原本都有少少MK,點知同完慧慧一齊之後比佢既毒氣感染,變得鐘意睇動漫,打機,上_登。

而當我再張開眼果陣時,我見到慧慧係我面前。:O

佢雙眼有少少淚光,我分唔清楚佢既眼淚有乜野成份係入面

憐憫?心痛?恥笑?定係內咎?

「你做乜咁傻者,好彩我屋企人今日唔番黎…如果唔係我點樣同佢地交代?:~(

我手上既酒瓶換成左熟悉既指尖,而原本一手既血變成左深褐色既紗布同刺痛,果一刻,我知道係我割脈果一刻有猶豫,所以傷口無想像中咁深,加上我似乎忘記左又幼又長既傷口其實好快就會止血xx(


而我失去意識只不過係因為我飲得太多酒加上幾日無訓萬念俱灰引致,再準確少少黎講者係醉左:o)。我定一定神,望一望周圍,係佢屋企梳化上面,我諗佢應該花左唔少力氣去拖我上黎。xx(
我望一望鐘,我諗我應該咁樣訓左2個鐘,而且我訓緊果時幾乎係行雷都唔識醒,雖然依稀有印象比人拖屍咁拖入屋,但係詳細既情況幾乎已經斷晒片:o)

佢熟悉既輪廓對我黎講仍然好似女神一樣。自從同佢一齊開始,我一直都覺得自己高攀左佢。人又靚,身材又唔錯(主要係胸以下),仲有對可以玩幾個星期既靚腳:P,至於會唔會放屁痾屎呢一點對我黎講已經唔重要,要形容既話只可以用瘋狂迷戀呢四隻字去形容。

當時雖然戴左三頂帽,但係莫講話要我原諒佢,甚至要我放低埋尊嚴都在所不惜,只要佢能夠繼續係我身邊就已經夠。:-(
請拍打及餵食 90日
「我淨係唔想分手,求下你,我做第三者都無問題喇,只要你唔好走。:~(」我幾乎用喊出黎既聲線同佢講,呀唔係,係乞求…

果一刻,佢無變面,只係攬住我同我講

「乖喇,我地分左手架喇。放我走,比自由我好無?O:-)

我唔識答,只係本能地攬番住佢,或者係我心入面一早已經有答案。xx(對於佢黎講,我既存在只係成為佢下一段感情既路障。而佢,只不過係想減少自己既內咎。我地相擁左差唔多五分鐘,呢個時侯一定會有人話執佢一劑可能番到轉頭呢。但係當時莫講話性,我連鍚佢一啖我都做唔到,或者我已經完全接受左佢判比我既死刑。只係我一直唔願意去承認呢個結局。

「有無好番d呀?應承我,仲愛我既話唔好再做傻事。[flowerface]

「嗯…我知道,記得唔好咁夜訓,肚餓要叫外賣,外賣紙係書架度,唔好成日話搵唔到,仲有唔好成日將d震蛋呀假向左走向右走周圍放,一陣你屋企人見到就好麻煩。:~(

果一刻,我都唔知點解會有咁既回答,我諗唯一可以解釋既原因係,我已經痴向左走向右走左線。:o)

「我走喇,可唔可以好似以前咁送我走?」
我知道我自己再留係度都只係浪費緊大家既時間,呢兩年我對住慧慧放棄左自己既尊嚴,但最少走果一刻,我仲希望自己似番少少個男人。

我開門行出門口,佢係後面攬住我,係我耳邊同我講

「番到去記得打比我,唔準番到去就訓呀老公。^3^

「知道喇老婆!^3^
對於分左手既我地黎講,呢幾句只係好假既對白,但作為下台階,對我地兩個黎講可能係最好既結束。:-(

我照常擰轉面慢慢向後行,直至轉角電梯位消失係佢既視線入面,佢無拉番埋鐵閘,大家一直沉默直至我入電梯為止。

隨著電梯門關上之後,兩年既感情終於結束,而我既眼淚,都開始係眼框度缺堤出黎。:~(

走左之後,我一邊流淚一邊漫無目的咁行,係呢一刻,我根本唔知有邊個會肯聽我講野,亦都唔知自己可以去邊,同慧慧拍拖既兩年,我幾乎無搵過自己既朋友,身邊既圈子亦都只有佢既「姊妹」。

我既世界當時只係圍住佢黎轉,而現在,我既世界從此崩塌,我連何去何從都完全唔清楚。:-(

我拎起電話,盡可能想搵一個人係可以出黎聽我呻,係重覆左Loop左唔知幾多次之後,我終於見到一個僥倖逃過慧慧X光眼既人名

中學同學-梓愉

一個接近兩年無見既名,梓愉係我中學Board Game學會既一個師妹黎,細我一年,係學會聚會果時識既,外表算係乖乖女黎,以前番學成日見到面都會走過黎同我傾兩句:),有時仲會走上黎問我借冷衫,有時都會係Msn同我傾下計問下我近況咁。

不過講開又講,其實我真係唔明點解d學生妹無論春夏秋冬都好都一定笠件冷衫係身,夏天又焗,冬天又唔夠暖周圍問人借。我曾經懷疑過夏天都著冷杉既學生妹係咪成身都生晒熱痱[sosad]

「兩年的感情,終於完了。:-(

沒有開場白,沒有原因,我只係將我唯一想講既結果打出黎。
返工都要型到盡
PS Paul Smith 英倫牛津鞋五折 HK$1060!
www.allsole.com
贊助網站
請拍打及餵食 90日
「怎麼了?:O

「我好無用,自殺又猶豫,女朋友又唔夠人爭,依家我都唔知自己留係世界為乜…:~(

「你係邊??_?

「我係佢屋企附近…:~(

「番黎黃大仙,我依家換衫出黎搵你!:-[

「唔駛喇,我無事…我只係想呻下:-(

「總之唔好做傻事,依家番黎等我:-[

人係好犯賤既動物呢個定律真係無人可以打破到,又要同人呻,又要話無事,但偏偏身體卻很誠實…[sosad]

我搭車既時候,個腦開始浮現同慧慧經歷過既所有事,然後就開始諗埋好多不切實際既問題

「佢會唔會回心轉意呢?」

「會唔會有一日突然發現我好然後搵番我?」

「佢既朋友知道左會唔會鬧醒佢呢?」

「如果我再做好少少,其實係咪唔會分手?」

以上既問題會令你有無限既想像力,對於一個岩岩失戀既人黎講,呢個諗法可能係佢地唯一一條救命既稻草,但係呢類諗法基本上就好似見鬼咁:成日都聽人身邊遇到,但偏偏就唔會出現係自己身上:o),而更諷刺既係,現實從來都唔會優待自己,即使佢會搵番你多數都唔會有乜好事發生。#hehe#

一個鐘之後,我番到黃大仙,即使係熟悉既屋企附近,都處處有我同慧慧既回憶,正當我想Send信息比梓愉果陣,佢就已經打黎…

「喂你係邊呀?O:-)

「岩岩番到黎…:-(

「我到左喇,F4等喇!O:-)

「好,我依家過黎…:-(

F4係指我屋村附近既一個公園,至於名稱點黎我就無考究過,個名我都係聽D低From講番黎#hehe#,我同我朋友多數都叫果度做搖搖板,係中學果時成日叫女同學上去玩,然後就會大大力坐落去睇佢地

[bouncer] [bouncer] [bomb]既樣,一邊睇住乳搖一邊幻想佢地騎上自己度UNO:-)

當我過到去既時侯,梓愉已經坐左係度等我,一直係學校覺得佢係乖乖女既形象有少少反差,同樣都係畢業左既佢轉變得好大下,深啡色既長髮,化左少少妝,個妝化得有少少MK,一件黑白間條恤衫,一條牛仔裙,外加一條絲襪,一對啡色短靴,果陣時係七月幾天氣都算幾熱,雖然我係一個腳膠,但根據我同慧慧一齊兩年既經驗話比我知,大熱天時著boot加絲襪除出黎果時係一件幾臭既事黎。[sosad]

「你對眼腫晒喎,你喊左好耐呀?」

面對呢個問黎都多勁餘既問題,我用我當時既口頭禪去答佢

「廢話…#ng#


「…咁你隻手呢?傷左呀?」

「我打算割脈不過死唔去,佢同我包紮既…唔好再問D無建設性既問題好無?#ng#

「其實發生左咩事,講比姐姐知…^3^

我永遠都唔明白點解安慰親人都要用哥哥,姐姐呢類字眼,可能係想比安全感對方掛?但係對住一個細過你既人聽佢叫自己做姐姐既時候,我都唔知我要比乜野表情佢…:o)

「有無酒?我諗我飲左會易少少講出黎#ng#

果時雖然我岩岩醉完無耐,但係都清醒既。所以同佢走左去附近7仔買左幾罐啤酒番去F4度講番事件既始末

我坐係度,點左支煙,飲左啖啤酒…然後開始講…

「Hi那媽講起都心酸:-(,件事係咁既…」
細乳大風濕 90日
pish#yup#
請拍打及餵食 90日
其實開頭果大半年都好地地,大概到左我就黎無讀書之後,就開始有唔同既問題出現…xx(

第一次帽果時就係佢同人出去網吧打機,個男仔叫阿魚,本身我都識既,而且佢女朋友都有同我地一齊玩開,咁我咪叫個阿魚睇住佢,果晚我都有Online同佢地打到4點,之後佢話慧慧訓左我先上床訓。

過左無耐,佢主動投案叫我原諒#ng#

原來果晚阿魚送左佢番去番去之後係佢屋企訓,訓到迷迷糊糊果時佢發現阿魚想搞佢之後就啪啪啪左(果時慧慧訓得既程度係佢訓著左你中出佢都唔會理你果隻xx(,)
咁我覺得佢自己都坦白同我講,所以咪原諒左佢…:-(

而第二次係我出黎做野之後…我第一份工係果d濕勁速遞黎:o),一日要番11個鐘但係人工又唔高,果時日日都唔夠時間訓,之後佢就係咁呻我無時間陪佢(其實果時星期六日我都會去搵佢),咁無人同佢打機佢就自己係度升Level,我番到黎見到差咁遠咪叫佢帶番我,咁佢又發我脾氣,如是者幾次之後有一日我收工打比佢果時,聽電話既係第二個男人…:O

「你係邊個?:o)

「關你向左走向右走事呀?:-[

「慧慧呢?:o)

「岩岩比我Hi完依家沖緊涼囉,佢同你分手架喇,你唔好再打黎![369]

「我Hi Auntie你講乜向左走向右走野?#fire#

然後條Hi HiCut勁左我線…:o)


「下???咁你之後點?:O」梓愉由既表情由平淡轉變為驚訝,個口仲變成一筒咁既款



我深深抽左一口煙,慢慢咁同佢講

「可以點?人又唔知係邊,打番去過又熄左機,聽我講埋個故先喇…#ng#

「然後我搵左個地方,食左個飯,一邊食一邊諗呢件事既真假,突然發生呢種事,一亂就好易講錯同做錯野,而且我打唔到比佢,又唔知係邊,盡量冷靜係最好既做法。:)

「你唔急架咩?:O

「聽我講埋落去先…大概個零鐘之後,慧慧既號碼打黎,今次電話背後既,終於係佢把聲。」

「你係邊?O:-)

「係街…:-(

「做乜唔番屋企?O:-)

「我等你打黎睇下你有咩解釋…:o)

「可以有咩解釋?咪就係你唔理我,我悶咪搵人陪我。:-]

「乜搵人陪要陪到上床架咩?:o)

「我就係想激你,想你正視我同你之間既問題!:-]

如果你認為女人唔講道理咁你就真係太膚淺喇,女人要痴線起上黎簡直只可以用橫蠻同毫無邏輯去形容。特別係慧慧既細路女脾氣一發出黎,做事只會為左目的而完全唔諗後果…#ng#

又或者,佢根本唔知道自己係度做緊乜…

「我唔同你拗住。你係邊,我想同你講清楚。:o)

「你過黎我屋企樓下搵我。:-]

我果時係度諗:我Hi Auntie依家係你出軌你叫我過黎同你傾?:o) 你知唔向左走向右走知荔枝角去小西灣有幾遠?分清楚莊閒未?到好耐之後我先知道,係呢段感情上面,我永遠都係輸比佢。:-(
請拍打及餵食 89日
我地見面果時,其實都無咩對話內容,佢一路係度講我番左工之後無時間陪佢,而我就話我已經將我有既時間都比晒佢。大家各執一詞下,其實根本唔會有咩討論到出黎。xx(

果時我番八點收七點,實際一日最少OT兩個鐘,日日搬搬抬抬個人已經好燥底,佢仲周不時打黎扭計話要傾電話,講自己發惡夢Etc....:o)

我好多時都係同佢講我做緊野,不如我忙完打比你啦,結果又係發脾氣。中間佢有幾次叫我唔好做,我就同佢講:

份工係人地介紹既,而且又係我第一份工,如果唔捱番兩三個月,會有好多閒言閒語xx(

拗左一陣之後…

「既然你唔覺得有問題既話,不如分手喇!:-[

分手呢個詞語可能對好多情侶黎講三日一小講,五日一大講,但偏偏我對絕交,分手呢一類既詞彙睇得好認真…xx(

霎時間,我變得完全沉默…我第一次係佢口中聽到分手兩個字既時侯,對我黎講乜野道理同理由都已經唔重要,我無辦法再去駁佢任何一句:-(

慧慧果時既表情好似又嬲,又有少少後悔衝口而出咁。而我,我都唔知自己到底係乜野表情:o)

「對唔住,係我無諗過你既感受…:-(

我選擇左屈服,而且我完全將佢出軌呢件事拋諸腦後。我又比愛情搞到腦閉塞…

「其實我都有唔岩,但係我唔知點樣你先肯聽我講野,每次同你講,你都唔聽,我唔想你無時間陪我,但同樣地我都唔想你辛苦架嘛老公…O:-)

「今次好似已經係第二次…:-(

「我應承你,如果再有下次,你就飛我喇好無?O:-)

呢個時侯,我知道阿寶一定會大大聲講:
[img]https://na.cx/i/zPg7uX7.jpg[/img]

「究竟你係咪痴線架…咁你都道歉?#fuck#」梓愉既語氣有少少激動。

「有時愛又好,鐘意都好,感情上唔可以用常理去解釋。果一刻我唔想失去,就只有原諒。我的確係蠢,但相比失去佢,我寧願選擇做一個蠢人。:-(

「但最後你都失去左…:o)

「我已經盡左我最大既努力,無辦法…#ng#

果陣時既我就係咁天真,難聽少少可以叫可笑。

「咁之後點?:o)

「然後?算好左大半年喇,基本上無視佢既脾氣同會對我郁手郁腳,其實都算幾好既…之後佢屋企人想佢搵工,佢又唔知自己想做邊類型既野(會考0分),咁機緣巧合我睇雜誌見到請人唔駛學歷,咪叫佢去試下見工。

佢開始番工無耐之後,就成日同我提起話個男仔好似我咁得意,成個天然呆咁(我心諗:Hi我男人黎架!#fuck#),之後開始成日收工都出街,有時同我講話OT唔駛接佢,甚至星期六日都唔駛去搵佢…之後到左有一日,我發現佢銀包張相轉左佢地影既貼紙相(之前係同我既合照黎),我就問起咩事,之後佢就同我講話之前影好隨手擺左係最前面…之後我同佢既小爭吵愈黎愈多…」

「擺得人地張相又叫你唔搵佢者係有第二個喇,咁你做乜唔飛左佢姐?#fire#」梓愉好似比我更加激動…

「聽埋我講先…之後我地既小爭吵慢慢變成大磨擦,有一次我終於忍唔住爆左句:你成日提起佢你當我係乜?工人?外賣仔?定係未溝到佢之前用黎Zip時間既代替品#kill2#?之後佢嬲得濟趕左我出門口…」

「就係咁分手喇?@_@

「未住…之後我做左一件以為自己可以挽回一切既傻事…:o)
請拍打及餵食 89日
「如果女人最大既武器係眼淚,咁男人既大絕應該係淋雨。我為左想同佢好番,我有一日收工去左佢樓下等佢番黎(而我根本唔知佢幾點番黎:o)),係我收工果時,個天已經黑晒。結果我去到佢樓下既時侯,開始落狗屎咁落,以前我番工從來唔帶袋又唔帶遮,結果一落雨…乜都濕晒,我一路淋,一路等佢番黎。」

#ng# ……………」梓愉已經完全無言

「七點…八點…九點…我一直企左係度等,個人都愈黎愈凍,而且我成日都無食過野(當時我同佢一齊果時除左朝早搭車,買煙之外,基本上唔會有任何駛費。)等左三個鐘,我開始有少少絕望…:-(

唔知有冇爸打試過,淋雨個感覺開頭其實係幾舒服,但當淋左個幾鐘既時侯,小小風已經開始係非常凍。@_@


唔係凍咁簡單,明明係夏天都可以凍到牙都震勁埋…

「你究竟係痴情,定係痴線?xx( 」梓愉開始覺得我做既野同佢心中既形象好大反差。

題外話下

係學生年代既我,除左成日做善事外[flowerface](例如落堂放生一份功課比同學分享,又或者借下冷衫比梓愉,都有幫下其他低FORM既妹妹「補習」),仲有一樣特點,就係同其他MK之間多事非爭鬥。因為對於我黎講,學校只係一個困住我既牢籠,因為我生得唔高,由中一開始已經成為被欺凌既對象,但種種原因下,後來我選擇左反抗,同時因為我成績其實幾好既關係,校方到真係處理呢D事件既時候,基本上一定會偏幫成續好果一邊。

番翻去正題[sosad]

「更絕望既係,你根本唔知要等幾耐,我可以選擇上去敲門,但我收得比佢早,而我企既位置係一條必經之路;我同樣可以選擇去避雨,但係咁樣我覺得好無堅持,直至我電話無電熄埋機,我果一刻連時間既概念都無埋[sosad]。唔知過左幾耐,一把好熟悉既聲音係我背後傳過黎…」

「阿俊?:O

我望一望去後面,係佢老母

「Auntie?」

「你做乜係度淋雨呀?慧慧出左街Wor…:O

「我等緊佢番黎…:-(

「你快D上黎避雨啦,咁樣淋好易病架:)

「我一陣就上黎架喇…xx(

我既一陣,當然係等到佢番黎為止。之後可能Auntie見我淋左咁耐雨唔忍心(我同佢屋企人關係其實唔錯既…[flowerface]),打左比慧慧同佢講,之後我坐左係度又唔知等左幾耐,我由企變做坐,又望住佢番黎既路變成抱頭自閉…:-(

突然,雨點唔再打係自己既身上…:O
請拍打及餵食 89日
我抬頭一望,見到一個又擺住谷勁氣樣但又流緊眼淚既慧慧。

「呢個世界邊有人咁白痴架,唔知個人幾點番就係度淋雨等佢,一陣我唔番黎你係咪打算淋天光?:o)

我無答佢,我搭起頭用空洞既雙眼望住佢

「凍唔凍呀,跟我上去我煮d野比你食:)

其實我聽完個心寒一寒xx(,但係,我都跟佢上去沖左個涼,佢比左條波褲比我著住先...

沖完涼,入番佢間房,我面前見到佢親手煮比我既......杯麵:o)

杯麵應該係佢「煮」出黎唯一食得落肚既野黎,佢對煮藝既造詣可謂驚為天人,任何可以食既食物經過佢既巧手都會變得唔食得,但唔知點解佢整甜品同曲奇又幾好食sosad

我9秒9食完個杯麵之後,佢終於問我

「點解要等我成晚?:o)

「我想傾下我地既問題。:-(

「有咩好傾者?我覺得依家幾好...O:-)

「你係咪有第二個?:-(

「佢追緊我。」

「你動搖,唔知點揀,又怕對方唔認真,但又唔想放棄你依家擁有既野:o)

我差唔多兩年既時間,太了解佢既習性。而佢,從來都無打算去了解我,更大既原因,就係呢段感情入面,佢唔駛付出就有一個人對佢好。

「我定佢,你比個答案我。:-[

佢想開口,但係我已經推佢落床,用一吻令佢沈默。

當時我都唔知點解會有呢一個舉動,又或者當時係感情上處於「下靶位」既我,想籍住佔有呢個行為,去彌補番我所失去左既野:-(
請拍打及餵食 83日
我同佢好多時啪啪啪,其實都係佢執我多過我執佢xx(,而且差唔多兩日就黎幾q。我平時陪佢打機打到三四點,逢二,四,六,日收工上去陪佢,放假就幫佢執屋,有時煮埋飯已經好眼訓,所以多數都係佢主動先#ng#
呢種日扑夜扑既生河活頭半年係好寫意既,但時間一耐就會有一種「Hi又黎呀,唔係嘛@_@?」既感覺[sosad]

但今次完全唔同,果一刻,我係想完完全全征服佢。兩年黎,呢段感情都係佢主導,如果再比佢一直牽住我走xx(,會一直重覆呢類問題...

我騎係佢身上,一邊錫佢,對手一邊係佢身體游走。雖然唔算大,不過有Pink lin同身材搭夠:P,而且皮膚都好好,最緊要係佢本身已經好少毛,一線鮑就無架喇 不過都仲好Pink。[bomb]

佢開始反抗,仲想拎番主導權,以往無耐我就比佢反推番轉頭,我捉住佢雙手,開始錫佢身上唔同既地方,由耳仔,頸,鎖骨,心口,乳頭,肚臍慢慢錫落去[bomb]

「用口幫我...[bomb]

慧慧放棄左抵抗轉為享受,我一路錫果時一路猶豫緊幫唔幫佢奶[sosad],兩年黎,我一直都幾抗拒呢一樣野,佢叫過我都幾次,我都草草了事,但今次,我覺得機會黎喇飛雲!:P

我擰轉左個身,開始同佢69,其實老實講69呢個姿勢對我黎講幾辛苦,一來我唔夠佢高,二來個位好難奶架Hixx(,我手口並用果時,順手將佢平時玩開果支棒棒塞埋入去#kill2#

「呀...你...你做乜[bomb]

我無答佢,繼續埋頭苦幹:P,佢既排水量比平時多好多,甚至有少少氾濫既跡象。一方搞佢就一邊發出唔...唔...[bomb]既聲

「我要...[bomb]

佢已經氾濫到認唔住,我無理佢既要求,由69轉成係佢隔離,拎番支棒棒出黎換用手摷佢,雖然我無30cm#kill#,不過佢成日都話我手技好

「停停停停停...唔得喇[bomb]

我繼續無現佢既要求,繼續一邊錫一邊摷,佢開始不停咁扭,佢愈扭我就愈進攻佢敏感既位置[bomb]

「呀....」

佢抱實我,抱到就黎想勒死我咁,我就知道佢已經洩左...#love#

「你幾時變得咁犀利...:P

我繼續無理佢,拎出巨龍長驅直進#kill2#

「唔好...岩岩先黎完比我抖下...呀![bomb]


我果一刻已經唔想諗其他野,只係想佢屬於我一個人。進出百幾次之後,我就好似張敬軒首壯舉既歌詞咁[bomb]

注射 終生的愛情 身體中寄居#kill#

完事後,我喘住氣攬住佢

「比少少時間我,我會處理好…[flowerface]

係呢一刻,我真係天真地以為自己贏左…:-(

的確有時執一劑可以將女性本來就唔多既理智拉去感性果邊,但當熱情過後,人就會好快清醒,特別係你已經唔太在意呢一個人:-(
請拍打及餵食 83日
之後果一個星期,我當然係病到Hi Hi喇xx(,當時燒左成兩日先退燒…:-(
,而呢星期我無去搵佢,佢都無要求我去陪佢,只係每日都有一兩個電話打黎問我食左野未,有無好番少少咁。我又一次覺得,我同佢既距離愈黎愈遠…:-(

直至我好番(結果係我拎左成個星期SL+AL,有一部分係我自己都唔多想番工[flowerface]),番工既第一日,佢Send左個msg黎…

「我地分手喇,我覺得我地其實都係唔係好夾…Z_Z


然後就出現左開頭既故事…[sosad]


「點解要咁對自己呢?其實佢一早已經唔鐘意你。:o)」梓愉好似有少少同情我既遭遇

「我知道,但同樣我都想嘗試去挽救過,我問過自己好多次,論人工又好,樣又好咩都好,除左佢高我果幾cm之外,佢有咩好過我?:o)我知道愛情從來都係講主觀既感覺,但係兩年既感情真係咁易可以改變咩?」

「新鮮感,仲有刺激,你對住佢成個奴隸咁:o),你覺得有人會鐘意個奴隸咩?」梓愉講既野比我想象中更一針見血。:-(

「對一個人好有錯咩?我只係做我可以為佢做既野,有咩問題?:-(

當年既我依然抱住「真愛可以勝過一切」既天真想法,雖然我唔係第一次拍拖,感情既經驗都比同年人多,但係真正投入一段感情,無論邊個都離唔開只有18,9年人生經驗既稚嫩:)

「問題就係你做得太多,佢咩都唔駛做就可以得到晒你既所有,咁你咪係佢面前無尊嚴,無地位囉。#fuck#」

當時既我並唔知道,感情並唔係邊個付出多就為之好。而係邊個識捉心理為之羸家…:-(

到左傍晚時份,天色愈黎愈暗,我同梓愉繼續係度做街童飲啤酒#hoho#,大家傾下以前學校既事同埋畢左業之後大家既生活,雖然我岩岩失戀對呢類話題興致唔大:o),但梓愉畢竟係我最需要人陪果時出現,我都盡量去投入話題,但當中講講下就有少少異樣既問題出左黎。:o)

順便加番少少時間線先,當日我其實一早大概10點度就上左慧慧度,約莫1點度走,3點度番到去搵梓愉,呢個時間應該係5點幾6點[sosad],而其實我已經醉得7788[sosad]

「如果當時中學我追你你會點?O:-) 」梓愉臉上已經有少少紅,我分唔到係飲左酒定怕醜。

「下?你又問d咁假設性既問題既:o)…你問我我都唔知點答,我又未比人追過點知咩感覺…@_@

未追過人就假既…不過係女仔面前,不宜太曬命O:-)

「哈哈,我醉喇開始亂講野…;-)

「咁掉番轉我問你喇,如果中學我追你咁又會點…:o)

「緊係受喇,仲洗諗既!:)

突然間…氣氛邊得好尷尬…@_@
請拍打及餵食 83日
突如其來既一句說話,我同梓愉沉入僵局中xx(

我同佢兩個都唔知講咩好,我嘗試打破呢個局面,隨便講左句

「咁好彩我無追你姐!#yup#
「哼!家下我好差咩?#oh#
「唔係呀,不過我追左你到時比你飛我搵邊個陪我飲酒呀?:P

氣氛算係緩和左少少,我同佢繼續飲,已經唔覺唔覺到左九點幾O:-)

而我好慶幸自己到呢個時候竟然未醉晒:)

「咁你分左手之後,有無話有咩打算?:O

「其實我都唔知,我諗暫時我都唔想諗感情既野住,又或者趁呢個機會去番跳舞喇:P,佢果時唔多鐘意我去跳舞,成日話我去溝女…」

「係播,你中學果時已經跳緊,你都無跳過比我睇…:~(
「有機會既!有機會既!:O

我地一直傾到十點幾,竟然傾左成六個幾七個鐘,梓愉就話要搭車番去,而我就送到佢落地鐵站:P

「你呀,記得唔開心要同我講,屈埋屈理就唔好;-)
「好好多架喇,多謝你…:)

突然梓愉抱住我:O

「記住唔好亂諗野…知無?;-)

霎時間,我有一種好想喊出黎既衝動,不過我制止左,我有少少苦笑咁笑一笑回應佢…:)

「番去喇,有咩事電聯喇。#yup#

梓愉雖然細我一年,但我覺得佢好似比我成熟好多…:P
或者係我面對感情,仍然都係咁幼稚…:-(


係往後既幾個星期,好似行屍走肉咁Loop住張信哲首過火:-(,話無事就假既,兩年黎既習慣,回憶點會傾下就無事?

但失戀既時候,往往都好想好似其他人咁好快就康復,但好耐之後我先明白到,當你遇到失戀而你根本就無乜野感覺,連痛都唔覺得痛,甚至唔當係一回事既時侯,原來個種平靜感覺比心痛更可怕:-(

我一直以為呢個係一個成長既階段,捱過左就會無事同快高長大O:-),但我諗都無諗過,呢個只係故事既序章…:-(

再難過都要生活,我開始同梓愉多番野傾,雖然未至於話好Close,但某程度上佢都安慰左我好多:),而我都開始要搵番自己既新生活。

分手之後身邊點都會多番少少朋友。因為當你唔再拍拖既時侯,平時拍拖同啪啪既時間你變得游手好閒O:-),唯有搵朋友去zip時間啦,我相信唔只我,唔少人會係咁。

我開始去搵番d舊朋友開始跳舞,同時都開始番我身邊有異性既生活[flowerface],大概過左個零月左右喇,我跳舞個導師問我有冇興趣去接手佢既跳舞班(我本身都已經跳左3年幾4年),主要係排下舞,教下新人同出Show,搵下學生黎學咁#hehe#,咁開頭當然係上下論壇開下Post睇下有冇人想學跳舞喇,而就係因為呢一件事,我識到一個女仔。

而果個女仔對我既「愛護」,亦都影響左我往後既所有生活。:-(

係呢一章完結之前,加番首bgm上去先O:-)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t_2x8YclAe4
陪著你傻下去磨下去 我跟本不知有那個對手
長夜裏甜蜜裏難預算 喜歡你便靜靜 偷走
只記得 如此傷悲 仍只記得 無可推理

談論我與你 只盼一絲都 不記起

同舊故有少少唔同既係,我會儘可能明確咁分番開章節,而每章之間,會加插番一個小外傳O:-)
至於時間點係邊度,又或者當中有咩同故仔相關既「劇透」就要大家自己領悟下喇#yup#

第一章-始端(完)
請拍打及餵食 82日
外傳(壹):十二年沒有冬天

BGM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1qGefQPJy6o

離別那日我 早喪命過 死了是皮肉裡靈魂:-(

2015年平安夜-晚

-------------楔子--------------

原來,已經過左十二年,正好用小肥既「十二年沒有冬天」黎做配樂。

作為憑弔一個人,呢一段時間完全唔可以稱為長…但作為一段回憶,「她」佔據左我大半段人生

-----------------------------



「好耐無黎過呢度…:)

抬頭望一望天空,隱約見到天上有幾粒星星閃閃下,睇黎係香港都係唔太適合觀星…

我好少望個天,又或者可能我唔太適合做呢一種好似展望未來既動作…

我數一數手指…

「原來已經五年無黎過…:)

我著住一件中褸,拎住兩袋野。
咁多年黎,幾乎只要係冬天,我都會披住中褸,似乎係對梓愉既既一種懷念。
慢慢行出海灘,搵左一舊大石頭然後坐左係度,然後係其中一個袋度拎左罐啤酒出黎

我開左罐啤酒,一啖飲左半罐,然後開始自言自語…

「估唔到咁耐無黎,呢度好似無咩點變過咁…」

「呢幾年,發生左好多事,我終於再拍拖喇,不過又失敗左…:-(

我摸一摸左眼上既疤痕,然後又飲左啖啤酒…

「上次黎果時,條疤好似先係好番無耐,依家好番晒喇…;-)

「不過有少少破相,係咪Seven左好多?[sosad]

我一直係度對住個海自言自語…一邊吹緊冰冷既海風…

上次黎果時,咪同你講過有幾個女仔既,之後發生左好多事…

「一個到依家為之都生死未卜,我搵左幾年都搵唔到佢,一個結左婚喇,仲有一個都選擇左離開我,而最後一個比我鬧走埋…xx(

「我係咪好失敗?:-(

「如果比你見到依家既我,你一定會笑我話我蠢…[sosad]

我繼續自言自語,然後打開左銀包,而銀包入面既,係穎怡張相。

「拿,比你睇下佢個樣喇…果時我同佢地無咩合照,連佢地既相我都無咩點收埋,得番呢張咋…[sosad]

「一切一切,似乎都好似係由19歲開始,由21歲終結…」

「上次黎果時,我咪拍緊拖既,後尾佢又送多幾頂帽比我…」

「之後又分左手嚕…隔左幾年,上年我又試下拍左次拖…」

「我一定係忽上腦先會揀果條妖女…:o)

「最後仲要比個有情有義既振榮溝埋,或者係佢對我既報復…xx(

「當時我真係唔知果條女係佢心上人,我都係訓完先知原來佢地識…:-(

「唉…報應…:-(

飲完一罐,我又開多左一罐…
請拍打及餵食 82日
「當日,就係因為佢派卡,開始左呢幾年一切一切既野…:-(

我除左手上隻戒指,一手扔左出海度,呢隻戒指,我由19歲戴到依家…當然,我所指既佢,就係凱琪…

「睇黎係時候要放低呢個人帶比我既所有仇恨…:)

然後我係個袋度,再拎左幾封白信封出黎。一直以來,我都無扔過所有人送比我既野,呢疊信,呢隻戒指,係唯二既例外…

「呢個妖女既野,同樣都唔需要再影響我既生活…:o)

我將信撕成碎片,然後灑落海中…眼中有點不忿,但更多既係無奈…

「呢幾年,我都無以前咁衝動,但點解都係失敗呢?:-(

「D人成日同我講時機未到,未遇到…我遇過太多人,太多人生既百態都見過晒,但好似所有野都好似黎得好急,走得好快…:-(

「又或者,呢個世界係唔係真係有輪迴呢?」

「如果真係有輪迴既話,今年你都應該12歲,會唔會撞得番你呢…?」

我再數一數手指…

「原來不經不覺,你已經走左十二年…:)

到底十二年,係一個咩時間概念?甚至係我記憶中,佢既樣貌都開始變得模糊…

我對佢既印象,就只有佢生前最後一次見我,喊過不停既樣…

仲有當我迷迷糊糊既時候,佢對我既呼喊聲,然後一群人渣開始侵犯佢

我黯然左一陣,不斷係度飲酒…

不經不覺,我已經將所有啤酒飲晒…我訓係石上,望住個天,眼中有少少淚光…

「如果真係有時光機,當日我一定會保護到你…:-(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vfj9gqJNaQ

我天天練習 天天都會熟悉 在沒有你的城市裡
試著刪除每個兩人世界裡
那些曾經共同擁有的一切美好和回憶
請拍打及餵食 76日
CLS我老闆又黎料:0)



話說某一日係我扮工既時候,我見到一個Msn requestO:-),我睇一睇佢profile pic 咦!咁似model黎既喂:P?出於人類既好奇心,我accept左佢…

一切一切,就係呢度開始…xx(

「hi,我想學跳舞架![flowerface]

「係係,你之前有無接觸過舞蹈....:)

呢d對話我知無人想睇架喇,直接飛去正題喇!:o)
果時我既舞班係私人性質既,者係book個體育館既活動室咁,當時我地約左係地鐵站集合,之後有個女仔黎左…:P
佢叫凱琪,大約矮我1/4個頭左右喇,長頭髮,對眼都幾有魅力既,其他,當時佢著住背心熱褲仔:P,身材方面,目測應該都有A既xx(,我望一望佢對腳,係大脾粗左少少咁多[sosad](對番佢高度黎講我覺得算粗),著左果D有少少爭既露趾鞋:P

「你對鞋跳舞唔多適合wor,你有冇帶鞋黎換?:)
我係見面之前其實有同佢講最好著d運動鞋

「有呀,一陣去到換…#good#

咁之前一邊行,咁循例都係介紹下自己,同埋一陣間會教d咩咁

路程大約10分鐘左右喇,佢開頭比我既感覺係一個幾開朗同幾易親近人既女仔。行到過去喇,咁教舞既野唔詳細講喇。:)

教完之後,我習慣同D學生一齊食埋飯先走既,我地行到去間粉麵檔,我地叫開「百無」既,因為到左夜晚時間,基本上係叫乜無乜,不過佢D野食都唔錯既,佢叫左碗唔記得乜送既生麵,黎到之後我見到好震驚既一幕

佢拎住支醋,倒左半支落去@_@

我做左個「唔向左走向右走係嘛@_@」既表情

「你飲醋得喇,食乜鬼麵者:o)

「醋可以消脂呀!;-)

「咁人地去劈酒果時你去劈醋咪得囉,落咁多醋好傷胃架xx(

食完之後,我地就分頭搭車走左喇:)

凱琪同我既認識其實只不過係一個開始,而係我同佢認識既時間點附近,發生左件咁小插曲:)

話說係我同慧慧分左手兩個月之後,其實都算係有一個女朋友既,但其實係呢個未康復就戀愛既時間xx(,去同一個人拍拖都係注定失敗收場,至於點解我會咁快又有一個女朋友呢?

唔多唔少既原因係因為對慧慧既感情發洩唔到出黎,所以就轉而投放係其他人身上。而係同慧慧分手直至收到好人卡既期間我種種錯誤同幼稚既決定,亦都間接係成魔之路上推左我一把…:-(

呢個女仔叫詩婷,係我同慧慧分手之後打機識既女仔黎,由於公會會聚既關係見過幾次面,平時又有傾下計咁,所以好快就一齊左,而當時其實我好清楚我唔係好鍾意佢,只不過係想搵一個人去填補女朋友既位置…O:-)

我都好明白咁樣係一件錯誤既事黎,但人好多時就係咁,有得選擇既話都會傾向無咁辛苦既路去行。而當時係我面前,有一個主動追求我既女仔,自自然然就會投身係呢段感情入面…:P

詩婷係會考生黎,佢間學校同我公司其實唔係相距好遠,所以好多時我都會一早醒去同佢食早餐,再送佢番學,然後我就死番公司補一陣眠先起身做野。

而有一日,我同佢去到M記搵位岩岩坐低既時侯,突然間有人拍我地張枱…@_@ @_@
請拍打及餵食 76日
「喂,你知唔知呢度學校範圍係唔比同女學生拍拖!:-[

「關你向左走向右走事咩!;-) 」「詩婷,你食咩呀?」我頭都未抬好自然咁答
我雖然未認識到拍檯既人,但對我黎講,普通既MK仔對我黎講不足為懼…

「細路你係咪博打呀!:-[ :-[ 」我發現果把聲好熟,於是抬頭一望…

「Hi 你做乜係度架?:O 」我好似見到太陽係南邊升起咁

係我面前果個男仔叫阿偉,係我好兄弟黎,雖然唔高,但黑黑實實個樣有幾分似未整容果時既古天樂,佢拖住當時既女朋友(依家我叫佢做阿嫂),黎呢度食早餐。

「與未成年少女拍拖你知唔知好大罪架?_? 有冇衰十一你講!」另一把聲係我耳邊出現:-[

呢個男仔叫阿朗,係我幼稚園同中學同學黎,同樣都係我好兄弟黎,佢同樣都拖住條女黎食早餐…xx(

我仔細咁望下詩婷,阿朗同阿偉女朋友既校服,然後問一個好白痴既問題…

「我想問你地三個唔係同一間學校丫嘛?@_@

「係呀,我地兩個同班,佢呢就隔離班…#oh#」詩婷答我

三個兄弟,三條女都係同一間學校仲要同一個年級,呢個世界有冇細呀?#no#

「Hi…拍戲咩?邊有咁橋呀?:O

原來呢個世界真係咁細,而且呢D拍戲都唔知有冇人信既橋段真係會係現實出現…
不過按照劇中既故事發展,多數呢3Pair都可以排除萬難最後行埋一齊,可惜現實就係現實xx(
最後唯一無變既,可能只有我地三兄弟既感情…O:-)

[sosad][sosad]

講番正題喇,詩婷其實同我一齊左無耐就分左手,原因其實係我知道自己仲迷茫緊,唔想浪費佢時間,同埋佢就黎CE,我唔想愈拖愈耐令佢考出黎既成績唔好。O:-)

而教舞果方面,其實我仲有一個TB既Parner,佢叫阿靜xx(,同我由小學開始識,係我無跳舞既時間,佢都有Keep住跳,果時佢負責教Hip Hop,我負責教Breaking咁,咁我地平時都同d學生玩得好埋,久唔久就搞下活動咁。而一切既源頭…源自一次朋友既生日會…:o)

果時我有個朋友生日,佢叫阿巨,咁你唔好問我邊度巨喇我唔知#hehe#,果次佢係酒吧搞生日,而我初出茅盧乜都唔識咪試下跟埋去,咁當時阿靜同凱琪都比我拉埋一齊去,俗語都有話有熟人有多個照應嘛:P,當然如果你Seven左,呢兩位朋友都會幫你公告天下…[yipes]

果時我落到間酒吧,當然就同人玩喇,同阿巨玩左陣就試下周圍同人玩,當時係酒吧既我憑住「屎枚,爛猜,唔飲得^3^」既技巧,係個零鐘頭之後已經飲到差唔多不省人事…xx(

果陣時我攤係張梳化度,突然間有人摸我塊面

「有冇事呀?做乜飲咁多?:P

凱琪見我醉成咁,開始去問人有冇熱茶毛巾咁,我果時合埋左隻眼都聽到佢係咁問人點好,之後阿靜走左埋黎:)

「死得未呀,唔飲得學人飲咁多…[flowerface]

「無事既,我抖一抖再戰…[sosad]

之後有一條熱毛巾敷左上我額頭度,之後凱琪就同阿靜講

「駛唔駛比佢忱住個頭黎訓…[flowerface]

之後我都聽得唔係好清楚講乜又訓左[sosad]
細乳大風濕 76日
#hoho#
細乳大風濕 76日
#hoho#
周恩來總理 75日
終於見到妳啦好掛住你啊,我係阿權記唔記得我啊:P :P #love#
請拍打及餵食 68日
諗番起當時未識飲酒果時既酒量,幾乎係每一個人都可以隊冧我一次,當然依家既酒量好就係後話啦…

訓左唔知幾耐,我發現點解條頸好似軟林林,又有d香味,於是打開眼望一望,點解我視線有對波底係度既?@_@(雖然係微波)

「你醒喇?飲杯茶先喇…:)」凱琪低頭望住我

「我訓左幾耐?xx(

「半個鐘度者…[flowerface]

我坐起身,飲完杯茶…之後一陣想嘔既感覺就湧上喉嚨,我9秒9衝左去嘔,之後阿巨同阿靜都入左黎廁所睇我嘔成點xx(

「Hi,乜你咁屎飲幾杯就唔掂仲要兩個女仔去照顧你,失勁敗[369]

「有個唔係女黎架Hi…[sosad]」我講完呢句繼續嘔…
我指既當然係阿靜啦,自我小學識佢果時開始,我除左佢身份證寫住個F字之外,我完全唔覺得佢有邊忽似一個女仔:o)

當我嘔到乾乾淨淨想大戰多300回合果陣,我發現自己已經行唔到一條直線…[sosad]而呢個時候凱琪一早係門口等緊我:o)

「不如送你番去喇…[flowerface]」咁大個人送女仔番屋企就多(多數係我屋企),比人話送我番去我又真係未試過…

「唔駛,我繼續飲…:-[

「咁你唔走我走架喇…[flowerface]

「得得得你贏,我番去就係喇:o)

結果我比凱琪拉住我去搭的士…:o)

當然我係可以唔走既,但係無論係一個朋友既角度,又或者係教舞既導師而言,呢D情況其實無得你話唔走[sosad]

係車上果時,我已經醉到Wing下Wing下咁,我就係咁講

「好暈呀,飲醉酒真係好辛苦xx(

凱琪見到我咁樣,於是就話

「你挨過黎喇[flowerface]

聽到佢咁講,我都好老實不客氣咁挨左係佢膊頭,果一刻我個心好平靜,好似終於可以有個人比我依靠下…佢身上既香氣(應該係洗頭水味黎)淡淡咁傳入我個鼻度,果一刻好似洗淨左我所有失戀以黎既不安。

呢個時光唔係過左好耐,的士番到我樓下喇:-(

「你醉到咁,駛唔駛送埋你上去…[flowerface]

「唔駛喇咁大個人,你番到去打比我先係…」

道別之後,我就番左去訓覺,當然喇,唔駛講佢打比我果時我已經訓到死豬咁款…[sosad]

如果唔係呢件事,可能係幾個星期之後,我唔會做一樣自己撻著自己既舉動…[sosad]
請拍打及餵食 53日
「1,2,3,4,5,6,7,8再黎…:-[ 」呢句說話,我諗重覆左應該有幾十次…

「後日出Show喇唔好偷懶喇:-[ 」我大汗疊細汗咁繼續講

10月23號…果日我同阿靜幫d學生做最後既練習,因為25號係Mega box接左個show黎做,所以呢排不斷咁同佢地補堂特訓…

當然係無收學費喇…:o)

「最後一次喇,無問題大家可以收隊去食飯喇#yup#

隨住音樂響起,每一個學生都將佢地呢幾個月黎學到既野盡力發揮出黎,雖然佢地唔係學左好耐,不過正好有個機會比佢地試下自己呢幾個月黎學左d咩。

「都係唔齊,再黎喇,拿拿聲大家黎一次好就收隊收休息架喇!xx( 」我雖然成身汗,但都儘量去同佢地一齊排。

「搞掂,依家10點,一齊去食飯之後,大家有一日既時間休息,咁25號係地鐵站等喇」

「阿俊?」

係我抹緊汗既時候,凱琪叫我

「咩事呀?:O

「其實我咁遲先加入,我怕我跟唔到,如果我真係唔得既你可以唔駛我上台架wor…O:-)

「傻既,我話你得就得喇,唔係個個排咁耐做乜野,去食野喇!;-)

就係咁,去到表演果日,大家都好盡力去發揮,而表演完之後我都私底下um荷包慶功…
而出完Show之後,我仲手痕幫凱琪影左張相:)(搵左好耐先搵得番)
[img]https://na.cx/i/rw6XttR.jpg[/img]


而當大家食完野之後,阿靜話不如出旺角行下,咁我就拉埋凱琪一齊出去。

出到旺角,一齊行左陣街,我地隨便去左一間好細既Cafe坐,果時都已經成1點幾,間Cafe好似係開到3,4點先收,果時走淨一兩枱客,咁我地3個人都係咩都講下咁,其中有個話題係咁既…

「喂,你依家有冇新目標者:) 」阿靜問我

「我答有定無你會開心d?;-)

「係囉係囉,你有冇鐘意既人者O:-) 」凱琪都追問埋我

「不如我地唔好講呢d咁嚴肅既問題,講下希望自己未來既對象係點呀,我講先喇!最好夠獨立,鍾意睇書同識彈琴就最好喇,睇落有氣質少少嘛…」

「岩Feel既就得喇!你地d男人咁多要求架#ng# 」阿靜答我

「我都係睇感覺架咋…」凱琪都答埋一份

「咦…岩岩講完琴,真係有部電子琴係度…:P 」其實我係唔識彈琴既,係識彈幾下Ode to Joy呃下女咁,我仲要係琴譜都唔識睇果種黎…

我篤左幾下,凱琪行左埋黎…

「我又黎彈下!:)

我讓開左個位比佢,見凱琪坐左係度,彈埋我未彈完果首Ode to Jo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VlD0fih-dg

果陣既我,除左聽住佢彈琴之外,拎起左部手機影低左呢一刻。

[img]https://na.cx/i/G6UVe9M.jpg[/img]
[img]https://na.cx/i/wFeBJ27.jpg[/img]


唔知點解係我面前既凱琪,令我有少少著迷…
床頭滷味 52日
希望今次睇到個結局#hoho#
周恩來總理 50日
硬咗[jerk]cl
請拍打及餵食 41日
係萬聖節事件之前,係度加個小插曲:O:-)

我地將時間線跳一跳,黎到2013年上下既元旦,當時我24歲…

凱琪醉醺醺係我面前,一路同我呻佢男朋友既事…xx(

「佢掛住搞生意根本無時間陪我…:-(

「咁男人為事業拚博時間少好正常既係咪先?:)

一路聽講呻,其實都係離唔開幾樣野:佢男朋友無時間陪佢,一見面就嘈交,同埋對佢郁手郁腳…:o)

當然,人係佢自己揀既,正所謂條路自己揀,Hi Hi唔好喊…#good#

咁點解我會同凱琪出左黎既,事源就係元旦成班朋友出去飲酒,而我又咁岩係佢Facebook見到佢post話自己無出街…:-]

於是我就唔知點解叫左佢出黎…:o)(我真係唔記得左點解)

幾年後既凱琪個樣無咩點變,可能因為我已經對佢無咩感覺,呢幾年黎「學識廣博」既我,係呢一刻唔知點解寧舍覺得佢對大脾特別粗…[sosad]

凱琪已經黎左2個幾鐘,期間一路都係度飲緊酒…#hoho#

我已經知道佢已經醉得七七八八,而且仲開始有少少語無輪次…@_@

而我呢?我由9點鐘已經開始係飲到依家3點鐘,你話一d事都無就假既…:o)

咁大家飲下飲下,都差唔多去到散場既時候,我就問凱琪駛唔駛送佢番去…

「喂,駛唔駛送你番去呀?O:-)」其實我都係循例問下,最好就唔好啦係咪先?;-)

「你好似住呢度附近呀係咪…?[flowerface]」凱琪竟然反問番我轉頭…

「係呀,我行2個字度就番到去…[sosad]

「咁我上你度訓啦…[flowerface]

「乜向左走向右走野話[shocking]?」當然呢句我無講出黎…

我即時呆一呆,雖然我知道女人係酒前酒後係兩個完全唔同既樣,但完全無諗過佢會講呢番說話…[yipes]

「都得既,我分半張床比你喇…:o)

於是我就告別左朋友們,帶凱琪番去…而事實上,我只係打算帶完佢番去我自己就訓廳…O:-)

由於行番去中間會行一條長斜路,而我扶住行到一亞太區有一天成為亞太區一碌既凱琪其實都幾麻煩下…:o)

之後我行前左兩步,示意揹佢番去…

「你著住高爭又醉成咁好易Hi Hi架,上黎喇…;-)

凱琪好老實不客氣咁跳左上黎…係呢個時候,我突然諗番起以前都揹過另一個女仔既感覺…[bouncer][bouncer]

不過…Hi點解背脊個觸感完全唔充實架!!!#fire#

對上一個我揹既女仔叫翠宜,相信有唔少人都知佢係一個非常有事業心既女仔黎[bouncer][bouncer],相比凱琪…我諗只可以用肉餅黎形容[bouncy][bouncy]

因此凱琪好輕既關係(我諗應該100磅左右,咁無波又唔高咁上下啦應該),所以其實都唔算話好辛苦…

而一路行,耳邊一路聽到凱琪既呼吸聲,同埋少少既酒味…[sosad]

番到屋企之後凱琪就除左件外套(無記錯果時好似好凍下),而我就怕佢走光比我睇蝕,所以是旦比左件衫佢笠住,之後佢就9秒9老實不客氣咁鼠左上我張床度…#no#

唔知係天意定係巧合,咁岩呢一個元旦我父母去左旅行,而屋入面就只有我同佢…:-]
請拍打及餵食 41日
亦都係因為咁,呢一晚發生既事都成為左我人生中其中一大既懸案…:o)

當我係個廳度打算拎多張被同開張梳化床出黎既時候,凱琪大叫我個名…

「做咩仲未上黎訓呀!:O

「我話訓廳呀嘛…:o)

「張床係你既無所謂啦,你咪上黎訓…[flowerface]

我唔知呢個係凱琪既本性,定係呢幾年佢已經變得太多,突然之間我唔識應對…[sosad]

當然一定有人話「有食唔食,罪大惡極啦!」但正正係因為係果時既我,對性呢一樣野開始已經唔太大興趣,又或者係另一個答案:對佢無興趣…

本來已經醉緊既我,只好上埋床同凱琪一齊訓…而最後令我有印象既,就只有係被竇入面佢既氣味,同埋佢對腳好似當我攬忱咁鉗到實一實…xx(

到左第二日當我打開眼既時候已經下午2,3點,而凱琪已經唔係床度,我落床搵一搵佢,發現佢應該已經走左…:O

而留係度既,就只有我借比佢果一件衫,件衫仲有一陣淡淡既氣味係度…而且…乜今日咁向左走向右走凍既?[yipes]

當我回一回過神既時候,我發現自己上半身乜衫都無,而且下半身就只係著住條孖煙通…[shocking][shocking][shocking]

我好努力回想上左床之後發生既事,但苦思良久,只有零碎既片段,分別係:

好似有攬過佢:O,佢好似有錫過我:P,同埋好似有印象佢有騎過上黎我身上…[bomb]

酒量已經算係幾好既我,好少可會咁樣完全斷片…:o)


到底果晚發生過乜野事????:o):o):o)

我直至今時今日,都唔知道個答案…

當然我之後亦都有問凱琪果晚發生過咩事,但凱琪只係用「你估下?:P」去回應我…

而呢一件事,就成為左我人生其中一件酒醉懸案…[sosad]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