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Fake_Hopper 1079日
[sosad]
※葵※ 1079日
暫時好日常feel
網絡一遊 1079日
#yup#
超級抵買囤貨之選
Champion 夢幻粉紫衛衣勁減HK$530+免運費!
www.mytheresa.com
贊助網站
林天溢 1079日
暫時好日常feel

成個故事套路都係日常FEEL,當然後面會有返啲歷險高潮位#yup#
林天溢 1079日
第三章 女人的妒忌心是很可怕的

3.1

  月黑風高,地面有著不少雨後的積水、被風吹落的枯葉,寂靜的寒夜裡只剩下嘰嘰的蟬叫聲。

  「乞嚏!」穿著背心短褲的凰凰猛然打了個噴嚏,雙手不斷磨擦雙臂取暖。

  「我剛才就叮囑妳穿上我的外套,妳偏要逞強。」楊改之沒好氣地道。

  「哼!要是我能以真正的姿態出現,這點程度的冷風才不會放在眼內。乞嚏!」

  楊改之毅然把外套脫下,遞給了凰凰。

  「我才不需要你的施捨。」凰凰側過了臉。

  「這不是施捨,如果妳著涼生病了,萬一我受到妖獸襲擊,就沒人保護我了。」

  「哼!你終於知道老娘的重要性嗎?」凰凰笑著把外套穿上。

  雖然只是相處了很短時間,但楊改之就知道凰凰很喜歡逞強,要她接受好意就得使用婉轉的方法。

  「說回來,這個公園還真冷清呢!我們待了十分鐘,連半個人影也沒有。」凰凰說。
林天溢 1079日
「近來天氣十分不穩定,明明是陽光普照,下一刻鐘便行雷閃電、下起傾盆大雨,大家也害怕被淋壞了,沒要事也不會出門。」

  「那也好,越少人在附近,我的計劃就越容易實行。」

  「其實妳打算怎樣處置小黑,可以說來聽聽嗎?」楊改之有不祥的預感。

  「我怕你待會口不擇言、說漏了嘴,反正都是老娘的戰鬥,你這宅男到時聽從我的吩咐便是了。」

  「楊大哥!凰凰!」郭霜怡不遠處緩緩走來,掛著頸圈的小黑一副懶洋洋的態度,拖慢了她的步速,她說:「抱歉,讓你們久等了,很高興你們邀請我散步。」

  「客氣、客氣,我倒要感激妳願意浪費時間陪我家的小宅男。」凰凰一副三姑六婆的模樣。

  ──雖然我的確沒什麼異性緣,但妳說話可以給我放乾淨點嗎?
林天溢 1079日
「不過早上五點未免太早了,太陽也未升起呢!」郭霜怡說。

  「這個時間正是天地靈氣匯聚的時間,到戶外散步,呼吸新鮮空氣有助健脾益腎,說不定能治好小黑的身體。」凰凰隨便胡扯個藉口。

  「原來如此。但是,為何你們不直接到我家找我?偏要在這個寒風刺骨的地方打電話叫我下來?」

  「這個……」凰凰靈機一動,重重拍打楊改之的背部,說:「都怪這宅男不好,他未老先衰、體虛氣弱,要做半小時熱身運動才跑得動。」

  ──明明是妳要求先來實地視察一下,怎麼又陷我於不義?

  「對了!我上次忘了把衣服還給妳。」凰凰把手上的紙袋遞給郭霜怡。

  「那兩件衣服就送給妳好了。」

  「我不是指背心和運動短褲啊!我還拿了妳的胸圍和內褲來試穿,可是尺碼太小了,我不合穿呢!」

  ──雖然妳確實是前凸後翹,但妳不可以婉轉一點嗎?妳才是口不擇言吧!

  「好吧……」郭霜怡雖然保持著笑容接過紙袋,但心裡卻是受到嚴重的打擊。
林天溢 1079日
3.2

  三人一犬沿著海旁散步,小黑仍然提不起精神來,令他們不能加快速度。

  迎面而來的海風令僅穿短袖汗衣和短褲的楊改之渾身打顫、皮膚起了小疙瘩,但仍然堅持走在最前。

  「小小寒風也受不了,真是一點用也沒有。」凰凰搖著頭。

  ──還不是因為我把外套讓給了妳?

  「凰凰,妳就不要挖苦楊大哥好了。他特意走在前頭,就是為了替我們擋風。」

  「聽到了沒有?這才是人說的話呢!妳在我家白吃白住不特只,還要對我呼呼喝喝,換作其他人早就把妳趕走了。」

  「哎喲喲,那麼快便學會打情罵俏了嗎?真是羨煞旁人了。」凰凰說罷,見郭霜怡眉頭深鎖,便道:「霜怡姐姐,我只是開玩笑,妳別放在心上。」

  「不,我只是有一個疑問……其實你們是什麼關係?」郭霜怡的提問令二人一驚,以為已經受到懷疑。

  「如果說是兄妹,你們的頭髮顏色不一樣;如果說是情侶,你們的對話內容又不太像……對不起,我似乎太多管閒事了。」郭霜怡說。

  「其實呢……我們只是青梅竹馬的玩伴,而我對這個木訥的男人一點興趣也沒有,所以如果妳有興趣,我不介意充當紅娘。」凰凰用手肘輕撞郭霜怡,令後者臉紅耳赤。

  楊改之本想責怪凰凰令人難堪,卻驚覺郭霜怡的側面竟是如斯秀麗,靦腆嫣紅的臉頰令她增添幾分驕美,竟不由自主幻想著跟郭霜怡交往的日子也不錯。
林天溢 1079日
3.3

  眾人走了一會,發現不遠處正有一名中年女性蹲在天橋下,一邊喃喃說著咒罵別人的口訣,一邊拿著拖鞋重重拍打著地上的人形紙條。

  「她在幹什麼?」凰凰剎時緊張起來,道:「難不成在是在施什麼妖法對付我們?」

  「妳別神經過敏,她只是在『打小人』而已,這是在香港頗流行的民間巫術,把對象的名字寫在人形紙條上,借拍打和咒罵來詛咒對方。雖說是巫術,但從來沒有人能證明真的有效。」楊改之解釋。

  「咦?妳是秦惠嵐前輩嗎?」

  那名女性轉過身子,跟道出其姓名的郭霜怡四目交投,立即站了起來,問:「妳怎會走到街上?現在還未到上班的時間呢!」

  「我跟朋友在散步啊!咦?前輩,你有討厭的人嗎?」

  「是啊!近來有一個很醜的男人纏著我不放,所以我想詛咒他,好讓他沒閒情理會我。」

  秦惠嵐是一個年逾三十的女性,臉寬嘴大,身型臃腫,嘴角還長了一顆大墨。

  凰凰覺得這番話自出秦惠嵐的口是極沒有說服力,加上見其神色慌張,便說:「這個『打小人』似乎很有趣,妳可以教我竅門嗎?」

  「其實我也是初學者,妳要請教還是找別人吧!對了!我突然想起有些要事要辦,再見!」

  「有可疑。」凰凰盯著秦惠嵐遠去的背影,瞇起了雙目。

  「妳不要好管閒事了,別忘了我們今次出來的目的。」楊改之加以提醒。
~benQ 1079日
#hoho#
林天溢 1079日
3.4

  他們再走了一會,小黑便不願走動了,只好坐在長椅上歇息。

  「喂!給我點零錢。」凰凰跟楊改之說。

  「要錢幹嘛?」

  「你這麼婆媽,會沒女孩子喜歡的。」

  楊改之只好就範,凰凰接過零錢就哼著歌離開了。

  楊改之總是擔心凰凰會有什麼驚天動地的鬼主意,希望在最小的影響下解決事情,便先試探一下虛實。

  「瞧妳一臉倦意,今次果然是太早出來了。」

  「不,其實我也習慣了早睡早起,不過近來總覺得很累,身體偶爾會出現疼痛。」郭霜怡苦笑。

  ──難道是被寄附在小黑身上的妖獸吸收靈氣?

  「那小黑除了精神不振外,還有什麼異常的舉動嗎?比方說……突然說人話。」

  「楊大哥你真會逗我笑,小狗怎會懂得說人話?」

  「那妳近來有看到奇怪的生物嗎?比方說……長了人臉的雀鳥。」

  「沒有啊!楊大哥你喜歡超自然現象嗎?」

  ──總是覺得自己像個傻子……
林天溢 1079日
未幾,凰凰便買了三罐汽水回來,把其中一罐塞給郭霜怡。

  「謝謝!」郭霜怡揭開了汽水蓋,不料大量泡沫湧出,噴到其衣服上,狼狽不堪。

  楊改之知道是凰凰暗中做了手腳,立即向她怒目相向。

  凰凰卻裝作驚訝,說:「霜怡姐姐你快去廁所清洗吧!小黑由我們暫時看管好了。」

  郭霜怡匆匆離開,小黑本想跟隨著她,卻旋即被凰凰扯著狗繩,動彈不得。

  「你這色小狗,難道想跟主人進女廁嗎?」凰凰露出了陰險的笑容。

  小黑回頭怒瞪著凰凰,這種表情和眼神絕不是一隻尋常家犬會擁有,就像一個人披上了狗隻的皮囊。

  「終於露出真面目了嗎?」凰凰的右手掌心產生一個細小的火球。

  小黑見狀立即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散發著強大的敵意。

  「慢著!妳不是打算向小黑擲出火球吧?我們還未確認牠是不是被妖獸附身了。」

  「如果我弄錯了,大不了事後向牠賠醫藥費和道歉。」凰凰把火球拋出,令地面產生了一團細小的火苗。
林天溢 1079日
狗繩不知何時給割斷了,只見小黑已後躍了一大步,牠已然變成一隻如狼犬大的狗,渾身是黑色的毛髮,四肢的利爪足以分筋割肉,嘴巴兩旁各有一根尖長的獠牙,發出紅光的眼球失去了瞳孔,額頭一個閃耀的菱形翠綠水晶。

  「哼!終於露出了真面目了嗎?我的推斷沒錯吧!」凰凰不忘向楊改之邀功。

  小黑一聲怒哮,突然飛撲向凰凰,其勢凶猛。

  凰凰有點猝不及防,倉皇迴避小黑的連續撲擊,但還是被小黑抓傷了手背,於是右手一揚,產生的火舌把小黑迫開,雙方對峙起來。

  「你這臭狗別得意忘形,讓我展示真正的姿態,一口氣把你打倒。」凰凰的臉龐起了一條青筋。

  「妳不是打算以鳳凰的姿態去迎戰吧?這樣太亂來了,萬一被人看到便麻煩了。」

  「那麼,臭狗你給我變成人類形態,我們公平較量!」

  「我還未跟人類結成契約,不能變成人類形態。」小黑發出少年般的聲音。

  「說起來,如果郭霜怡知道小黑被寄附了,並跟他結成了契約,那一早就能問出小黑精神不振的原因,也不會隨便帶牠去跟陌生人見面。」楊改之沉思道。

  「我不管他們有沒有結成契約,總之老娘現在很不爽,要把他狠狠教訓一頓。」

  「呀!」不遠處突然傳來郭霜怡的尖叫聲。

  小黑立即循聲飛奔過去,楊改之和凰凰尾隨其後。
林天溢 1078日
呢個POST入面有無喺觀塘區(即啟業去到油塘都算係)
住或者讀書嘅學生?
http://www.facebook.com/hklcgp/photos/a.1274066575951840.1073741827.1163299583695207/1287222421302922
參加下呢個比賽丫,嚴重缺稿,肯投就拎硬100書卷咁濟[sosad]

無都幫手宣傳下丫#adore#
林天溢 1078日
[img]http://n2.hk/attachments/day_160713/20160713_086606ee8c00bd1bab16WHIF55lr26OQ.jpg[/img]

只要係喺個AREA居住或讀書嘅學生就可以參加#yup#
蔡英文中學 1078日
:)
※葵※ 1078日
[img]http://n2.hk/attachments/day_160713/20160713_086606ee8c00bd1bab16WHIF55lr26OQ.jpg[/img]

只要係係個AREA居住或讀書o既學生就可以參加#yup#

讀完書好耐lu
鋸勁鯉 1078日
新讀者LM#yup# :P
林天溢 1078日
[img]http://n2.hk/attachments/day_160713/20160713_086606ee8c00bd1bab16WHIF55lr26OQ.jpg[/img]

只要係係個AREA居住或讀書o既學生就可以參加#yup#

讀完書好耐lu

咁有無FD係仲係學生身份,而且住或讀緊觀塘區?
林天溢 1078日
3.5

  二人一犬來到公共女廁面前,只見郭霜怡昏迷不醒,渾身被一層層白色的網狀物牢牢綑綁著,還給倒吊在樹上。

  「霜怡!」楊改之正想上前,冷不防被一束網狀物射中,雙手給牢牢黏在胸前,然後失去平衡倒在地上。

  只見一頭身長逾兩米的巨型蜘蛛盤踞在樹上,牠全身長了棕色的毛髮,稠密的複眼監視八方,不容任何人搶走牠的點心。

  「哈哈哈!你們不用心急,待我把這小娃兒的靈氣吸光後,就輪到你們。」巨型蜘蛛發出低沉的聲音,毛茸茸的足部撫著郭霜怡的臉龐,就像一名猥褻的大叔。

  「哼!區區一頭丙級的山蜘蛛,竟然那麼大口氣,看我的!」凰凰雙掌先後擲出兩個火球。

  山蜘蛛從旁邊的樹幹射出蜘蛛絲,然後如鐘擺般飛蕩到另一棟樹,令火球落空了,幸然凰凰能控制火球自行熄滅,不然恐怕會引起連環大火。

  如此同時,小黑乘機爬上樹幹,再借力躍跳撲在郭霜怡身上,利爪把吊著她的蜘蛛絲割斷,再用身體承托她以消減下墜的力度。
林天溢 1078日
小黑本想用利爪把郭霜怡的蜘蛛網割開,但礙於肢體不靈巧,恐怕會誤傷了她,一時束手無策,冷不防山蜘蛛從他的背後射出蜘蛛絲。

  凰凰及時擋在小黑面前,硬生生地承受蜘蛛絲,這倒令小黑和楊改之也出乎意料。

  不過,凰凰卻沒有立即倒下,反而不斷向山蜘蛛逐步進迫,山蜘蛛見狀便不斷向凰凰噴射蜘蛛絲,而且一次比一次粗大,希望令凰凰荷重過量而倒下,轉眼間凰凰就被蜘蛛絲裹住了全身,如一個巨型飛蛾蛹般腫大,停止了前進。

  「凰凰!」楊改之焦急地叫喚著。

  「嘻嘻嘻!不外如是……咦?」山蜘蛛的笑容旋即僵硬了,只見裹著凰凰的蜘蛛絲變得通紅,下一刻便燃起了熊熊烈火,火勢更沿著蜘蛛絲蔓延向山蜘蛛。

  山蜘蛛本想截斷嘴巴的蜘蛛絲,奈何他剛才得意忘形,束集而成的蜘蛛絲實在太過堅韌,只得眼睜睜看著火炎把自己吞噬,隨著一聲悲呼,剎那間燒成焦炭。

  凰凰從燒盡的蜘蛛絲中破繭而出,一絲不掛的胴體還殘留著火苗,名符其實在浴火中復活的鳳凰。
林天溢 1078日
「凰凰!妳沒事嗎?」楊改之不敢直視凰凰的裸體,連忙側個了頭,道:「妳快點替我解開束縛吧!」

  但楊改之不很快便後悔這個請求,只見凰凰向他隨手擲出一個小火球,雖然輕易把蜘蛛絲燒毀,高溫卻令他痛苦耐煩,不斷在地上輾轉反側,直至火炎完全熄滅。

  「妳就不會用溫和點的方法嗎?」楊改之抱怨。

  「老娘只懂使用火系招式,這已經是最低威力的招數了。」

  小黑見狀,便收起了請凰凰幫忙的念頭,跟楊改之說:「喂!小子,你來協助我解開主人的束縛。」雖然牠仍然是哮天犬的模樣,但已放下了對二人的敵意。

  蜘蛛絲十分堅韌,單憑楊改之的氣力是無法扯斷,只好勉強把蜘蛛絲拉成其他形狀,方便小黑用利爪割斷。

  他們花了不少功夫,總算把綑綁郭霜怡的蜘蛛絲全數解開,雖然沒傷及郭霜怡一根汗毛,亦難免令她的衣服有所破爛。

  此時,郭霜怡悠悠轉醒,見楊改之和一頭奇特的黑狗正蹲在她身邊,便問:「楊大哥,發生了什麼事?」她見衣服多處破爛,立時尷尬地用手遮掩身體。

  「他們打算用蜘蛛絲把妳綁起來,再盡情凌辱妳的身體,我就是第一個受害者。」凰凰盤著雙手。

  「這種時候,妳就別開這種低級玩笑好嗎?」楊改之搶著說。

  郭霜怡凝眼看著小黑良久,面對如斯凶神惡相,她一點也不受驚嚇,問道:「你是小黑?」

  小黑頓了一會,說:「既然妳都猜出了,那我也不瞞妳了,我是神獸哮天犬,暫時借用了妳的寵物犬-小黑的身體。」
Fake_Hopper 1078日
哮天犬#love#
林天溢 1078日
3.6

  「哮天犬?是傳說中二郎神楊戩座下的神獸-哮天犬嗎?」楊改之說。

  「正是本大爺,你這小子倒算是有點見識。」小黑自滿地道。

  「既然大家也是神獸,為何還要開打?」楊改之摸不著頭腦。

  「誰叫這臭鳥無原無故襲擊我?」

  「誰叫牠不一開始就以真面目示人?而且即使是神獸,亦難保不會圖謀不軌,看他一張要吃掉人的嘴臉就覺得害怕了。」

  「我長得可怕,總好過妳不知羞辱地以人類的姿態到處裸奔。」

  「呵呵!我喜歡裸奔又如何?老娘在鬧市裸奔,肯定很多人圍觀和讚美;換作你以人類模樣裸奔的話,保證不一會便被警察抓住了。」

  「好了!現在不是為這些無聊事情鬥嘴的時候。」楊改之把僅餘的汗衣塞給了凰凰,道:「快點穿上吧!被別人看到定會引起騷亂。」

  「你……」凰凰打量著楊改之的瘦弱的身軀。

  「不用在意我,這點寒意我還可以忍受。」

  「我是想說,你可以把褲子也讓給我穿嗎?」

  「妳別得寸進尺!」
林天溢 1078日
眾人躲進了一座滑梯的下面,而小黑已變回了吉娃娃的模樣,凰凰把異世界、神獸、妖獸和她剛才受襲的事情向郭霜怡解說一次。

  「原來如此,怪不得我第一眼看到凰凰,就覺得妳有一種特別的感覺。」郭霜怡的說話令凰凰自滿起來。

  「霜怡,妳不會覺得這些事情很荒誕,很難以接受嗎?」楊改之問。

  「不會啊!我一直覺得人類所認知的事物很少,一定有很多未知的領域還未被確認,現在有兩名神獸告知我真相,還有假的嗎?」

  「但是,要妳突然肩負維護世界和平的重任,妳不會抗拒嗎?」

  「其實這樣也不錯,我一直覺得自己一無是處,現在上天賜我一個貢獻社會的機會,我應該好好珍惜。」

  ──她真的很單純。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