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林天溢 443日
「不過,靈氣強大卻不懂運用也不一定好事的,因為妖獸也需要吸取靈氣維持活動,所以會很大機會成為妖獸的目標。所以嘛,跟我結成契約也是保障你人身安全的最好方法。」

  「妳所指這些封印妖獸的事究竟要進行多久?我生活很忙碌的,沒時間應付這些麻煩事。」

  「我也不知道耶!我也不清楚有什麼妖獸來到人間裡,但無論如何,你也要陪我把牠們全部封印掉,才算完成了使命。」

  「難道要我跟妳走遍世界,肯定沒有妖獸逗留在人間後才放過我嗎?」

  「那倒不必,除了我之外,還有不少神獸肩負這個重任的。不過,我最起碼先封印掉一頭同等級的妖獸,才會考慮尋找新的契約者,不然會被其他神獸嘲笑我無能的。」

  「你們還有分等級嗎?」

  「當然有,神獸和妖獸大致可以分為三大級別,老娘我當然是屬於最厲害的甲級,有千年道行的妖精或天兵神將的助手通常是乙級,像姑獲鳥這種聯群結隊的妖獸就是丙級,而每個級別又會細分不同的等……」
偏偏是我 443日
林天溢 443日

感謝巴打再次留名
BTW,講故台好似比對前幾年少好多人,
無乜邊個故係爆POST鎖貼。
我代表高登仔 443日
加油,加速
林天溢 443日
「夠了,聽得我的腦袋也快糊塗了。其實妳只需要徵用我家的鸚鵡吧!既然妳那麼厲害,我也派不上用場了,那妳索性獨自去作戰吧!這樣的話,儘管妳跑到宇宙盡頭去,我也不會說半句話。」

  「那可不行呢!我一早說過了,神獸和妖獸都要依賴契約者的輸出的靈氣行動,若兩者相距太遠就無法作出傳輸,所以即使你被弄得下半身癱瘓,也要駕駛輪椅跟上來的。」

  ──妳這是暗示我有機會因戰鬥而傷殘嗎?妳究竟要我去對付什麼窮凶極惡的妖獸?

  「吃飽了!」凰凰滿足地撫著鼓脹的肚子,道:「說回來,你的家人什麼時候回來?你要提早通知我,好讓人家有所準備啊!」

  「他們暫時不會回來的,我是獨生子,母親早就改嫁到其他國家了。至於我的父親是個半紅不黑的攝影師,經常為了尋找靈感到處逛,幾個月才會回來一次。」

  「那你的親戚朋友呢?」

  「親戚?有啊!不過他們總是嫌棄我們貧窮而拒絕來往,像是害怕我們會問他們借錢。而我因為經常要跟著爸爸搬家、轉學校,每段友誼也不長,為免離別時會難過,現在我已經甚少交朋友了,對著街坊充其量只是點頭打個招呼。」楊改之每次細訴這些往事,惆悵的滋味就會湧上心頭。

  「那也挺好呢!」
林天溢 443日
「妳說什麼?」

  「沒有父母監管,沒有親朋戚友需要顧慮,那你就可以全程投入去戰鬥了,也用不著向人交代為何會跟一名可愛的少女同居,也不用擔心太晚回家而捱罵。對勇者來說,是一個夢寐以求的家庭背景啊!」

  「妳懂什麼?」楊改之厲聲說著,悻悻然瞪著凰凰。

  凰凰見楊改之反應異常激動,也不敢跟他對著幹,喃喃地道:「我只不過是理性分析,用不著那麼凶吧!」

  楊改之執拾行裝,徑自出門去。

  「喂!你要去哪裡啊?我不是叫你陪我去尋找妖獸嗎?」凰凰問。

  「我去打工啊!沒錢的話,怎麼買東西給妳吃?妳別亂跑,乖乖在這裡等我回來,尋找妖獸這回事,待我有空才陪妳做吧!」
林天溢 443日
2.3

  楊改之到了一所油站工作,希望在長假完結、開學之前盡量儲多點錢,以應付日常的開支。

  「入滿一缸油。」司機交代過後,便到附近的廁所去。

  楊改之專心替轎車入油,發現一頭牡丹鸚鵡飛到旁邊的入油機上,並瞪著自己。他跟牠相視了半刻後,索性置之不理。

  「你這個沒良心的主人,竟自己心愛的寵物也認不出來嗎?」牡丹鸚鵡發出少女的聲音,嚇了楊改之一跳。

  「妳是凰凰?妳怎會在這裡?」

  「人家覺得悶嘛!便跟蹤你,看看你在忙什麼。」

  「好吧!只要妳別妨礙我工作便行了。」楊改之沒好氣地道。

  「你指的妨礙我工作,是指這種事嗎?」凰凰飛到轎車上方,一口氣拉了幾滴白色的雀糞,落在紅潤的車頂上!

  「呀!妳別搗蛋好嗎?我的工作已經有夠忙了!」楊改之嘗試用手驅趕凰凰。

  「楊改之!」中年發腹的店長走了過來,厲聲道:「自來雀代表有福氣,你趕走牠會為公司帶來不幸的。」

  「但是……」楊改之本想辯駁,卻想起不可透露神獸的事情,只好道:「知道了。」心有不甘地把雀糞抹掉。

  「我出去吃個下午茶,你先暫代我的位置。」店長把收銀機鎖匙塞給了楊改之。
林天溢 443日
招呼完手頭上的顧客後,楊改之便回到油店附屬的便利店內,享受空調。

  「歡迎光臨……」楊改之瞥見有人進入便利店而自然說出來,定神一看,發現竟是變成人類形態的凰凰,便冷冷說道:「我就說了,妳不要妨礙我工作。」

  「我來買點東西不行嗎?現在我可是尊貴的顧客。」凰凰挑了幾塊朱古力來吃。

  「喂!妳別隨便拿來吃!」

  「可是,人家肚子餓了。」凰凰眼盈盈地看著楊改之。

  楊改之只好讓凰凰挑選想吃的東西,再替她付錢,叮囑她:「妳乖乖坐在這裡吃東西,店主吃下午茶通常要一個小時候後才回來,在這之前妳先回家去吧!我夜晚給妳煮些好吃的。」

  「嗯!」凰凰滋味地吃著零食。
林天溢 443日
2.4

  過了好一會兒,一名滿臉鬚根、身穿風褸的男子走了進來,他直接走到收銀處前,突然亮出了一柄小刀,厲聲道:「打劫!」

  楊改之還是首次遇到這種事情,連忙高舉了雙手,連大氣也不敢呼一口。但凰凰仍是旁若無人,繼續一邊吃零食,一邊看娛樂雜誌。

  「把收銀機的錢拿來。」楊改之只好依著照辦,他並不是貪生怕死,而是怕那劫匪會傷害仍像渾然不知的凰凰。

  劫匪粗略點算後,見只有三百多塊,便問:「怎會哪麼少?」

  「店長每次離開崗位前,都習慣把收銀機的大面額鈔票拿走,只剩下一些零錢找續,而且現在很多人入油也用信用卡付款,用不著留下那麼多零錢。」

  「那你呢?你身上總帶著錢吧!」

  「我身上只有一百多塊,如果你堅持要,那我就給你吧!」

  劫匪打量著凰凰全身,道:「喂!妳也把身上的錢交出來。」

  凰凰被娛樂雜誌的內容逗得哈哈大笑,對劫匪仍是不屑一顧。

  「她身上一分錢也沒有。」

  「你休想騙我!這少女的衣服那麼華麗,即使不藏著錢,也一定有名貴的首飾,快交給我!」

  劫匪見凰凰仍是聞風不動,便上前親自搜她的身,不料甫碰到她的肩膀,凰凰剎時怒瞪著他,大喝一聲:「別用你的髒手碰我!」然後猛力踢了其下體一下。
林天溢 443日
劫匪按著痛處,淚水也要滲出來了,抖震的右手舉起了小刀,憤怒地道:「妳這臭婆娘,我要殺了妳!」

  「殺我?」凰凰冷哼一聲,隨手拋出一個掌心大的火球,剎時令劫匪下半身冒火,一邊慘叫,一邊奔了出去。

  「喂!我還未玩夠啊!」凰凰奔出了便利店外,不斷向劫匪拋出火球,但見劫匪越跑越遠,沒命中他的火球落在地面和入油機內,燃起火苗。

  「住手!」楊改之衝出來抱緊凰凰,急道:「妳快把火炎弄熄,不然會連油站也給燒了。」

  「要我住手也可以,但你要應承以後我要吃什麼東西,你也要弄給我。」

  「好吧!妳要是天天吃九大簋,我也會如法炮製。」

  轟隆一聲,便見被火燒著的入油機產生爆炸,火勢更往四方八面蔓延。

  「喂!我不是叫妳把火炎弄熄嗎?」

  「這些火是燒著了汽油爆炸而引發的,我可控制不了。」凰凰吐一吐舌。

  「楊改之,你竟然放著火災不管,只顧跟女人調情!」店長怒不可遏地走了過來。

  「店主,你聽我解釋吧!其實……」楊改之實在說不出他正在阻止凰凰放火這種天方夜譚。

  「怎麼了?沒藉口了吧!你正式被解僱了,還要賠償今次意外的損失!」
偏偏是我 443日
我代表高登仔 443日
林天溢 442日
今日出咗去貼海報,而家先返,
貼住啲先畀大家先
林天溢 442日
2.5

  楊改之垂頭喪氣地徒步回家。

  「只是一份隨處可以找到的兼職,而且那店主那麼不體恤下屬,根本用不著留戀,你就別難過好了。」凰凰安慰著楊改之,說到底也是她連累他掉了工作。

  「妳別說得那麼輕鬆,近年的物價飛漲,我的積蓄也所剩無幾了,只要是掙錢的日子,一天也不能放過。說回來,既然妳那麼本事,為何一開始不替我趕走那個劫匪?」

  「你們人類的紛爭應該由你們人類自己解決。不過,原來你是那麼窩囊,那我只好助你一把。因為萬一你掛掉了,那我就要找另一個契約者,多麻煩呢!」

  ──妳要收拾妖獸,就可以強迫我去幫忙;當我惹上麻煩時,妳便大條道理置身事外,公平嗎?

  由於楊改之財力有限,只可以買一些廉價的食物,索性以量取勝,幸然凰凰其實對食物品質沒太大的要求,只是偶然埋怨幾句。

  不過,這樣子消耗金錢下去,楊改之還不知道自己能支撐多久,這一天就在惆悵的心情下渡過。
林天溢 442日
2.6

  「起身啊!」

  楊改之在不斷的推動和叫喚下起床,由於今天不用上班,他本想睡到日照三竿才起床。

  他睜開了朦朧的雙眼,發現一對不斷搖擺的豐滿胸部填滿了他的視野。

  「起身啊!快煮早飯給我吃!」穿著背心和運動短褲的凰凰騎在他身上,像孩子般叫嚷著。

  「喂!妳雖然是神獸,但真的連一點作為少女的自覺性也沒有嗎?怎可以隨便騎在男人身上?」

  「不怕!即使你突然對我色迷心竅,我也有能耐把你這頭禽獸制服。」

  ──我才不是這個意思!
偏偏是我 442日
加油
林天溢 442日
楊改之仍然為尋找新工作苦惱。

  ──我要找一些兼職,不但薪金較高,而且在平日晚上也可以做,最好是容易告假,因為真不知這老太婆會突然拉我到什麼地方去。

  他看著這個坐吃山崩、吃米不知米價的神獸少女,不禁抽了口涼氣。如果凰凰是自己的女朋友,倒是心甘情願養她、寵她。但現在凰凰不但打亂了他的生活調奏,還要他無私地奉獻財產,糊里糊塗被迫當奴隸這回事,再寬宏的人也不可能接受的。

  「叮噹!」清脆的門鈴聲忽地響起。

  「你不是說沒有朋友嗎?」

  「大概是推銷員或傳教士吧!妳躲在一旁,我去打發他離開。」

  「我沒錢買你的產品,也對宗教沒有興趣,請你不要來騷擾我了。」楊改之打開了門,只見一名跟他年紀相若的少女站在面前。

  「不好意思,打擾到你。」少女連忙低頭道歉,她眉清目秀,烏黑的馬尾辮子放在右肩上,身穿淺色的襯衣和休閒褲,羞澀的神情、柔弱的聲線,一副楚楚可憐的模樣,任誰也不忍怪罪於她。

  「妳用不著那麼慌張,找我有什麼事嗎?」

  「你好啊!我叫郭霜怡,是你樓上單位的住戶。是這樣的,今早我發現掛在窗戶的衣服不見了,可能被風吹掉了,請問你有沒有發現有一件白色背心和深藍色的運動褲?」

  ──背心和運動褲?怪不成?
林天溢 442日
「噢!原來這些衣服是妳的嗎?我見用料挺舒適便借了來穿著。」凰凰從楊改之的身後冒出來。

  楊改之立即把凰凰拉到一旁去,輕聲說:「妳幹嘛偷人家的衣服?我還以為這套衣服是妳變出來。」

  「我不是神,不是什麼也能變出來。要融入人類的生活就要從衣著開始入手,但我可不想穿著那些充滿著你的臭味的衣服,看到樓上掛了女裝衣服,就變成鸚鵡拿回來試試。」

  「我替妳去買衣服便是了,快把衣服還給人家!」

  「嘖,那好吧!」凰凰把背心往上揭,露出了雪白的肚臍和下半球。

  「不要在人家面前裸露身體啊!」楊改之連忙阻止。

  「既然妳喜歡我那套衣服,我就送給妳吧!」郭霜怡說。

  「真的嗎?」凰凰驚喜地走了上前,握著郭霜怡的手,道:「霜怡姐姐妳的心胸真是廣闊,不像那個宅男凡是斤斤計較,一點責任心也沒有。」

  ──別說到很了解我,然後在別人面前說我的壞話!
林天溢 442日
「為了答謝妳,我請妳吃一頓豐富的下午茶吧!地方淺窄,請不要介意。」凰凰半推半請的把郭霜怡拉進屋內,又向楊改之呼喝:「喂!宅男,你在發什麼愣?還不替我們準備點心?老娘快餓死了。」

  「這明明是我的家,妳怎可以擅作主張請客人進來?說回來,妳剛剛不是已經吃飽了嗎?」

  「我還是不要打擾你們了。」郭霜怡尷尬地說,作勢離開。

  「才沒有這回事。」凰凰跟楊改之說:「喂!難得有客人來訪,你就殷勤一點吧!忘了自我介紹,我叫凰凰,那宅男叫楊改之,妳即管差使他好了。」

  楊改之見郭霜怡一臉猶豫,便沒好氣地道:「反正妳都進來了,就留在這裡一會兒吧!當是應酬一下這個過度活躍的丫頭。」

  「那我就不客氣了,不過我可以把我家的小狗也接過來嗎?我不想牠孤獨留在家中。」
※葵※ 441日
好耐無見過你
林天溢 441日
好耐無見過你

呢排蒲時事台多啫,
同埋睇書多,故都好少寫
林天溢 441日
http://www.facebook.com/lamtinyat

小弟專頁,可以LIKE下,
但就算LIKE咗,我出襯都會畀其他嘢遮晒,睇唔到,
除非有SET「搶先看」
林天溢 441日
2.7

  郭霜怡輕輕撫著一頭捲縮在其懷中的黑色吉娃娃犬,牠身子瘦弱、了無生氣,像是隨時會掛掉。

  楊改之問:「妳的寵物病倒了嗎?」

  「我也不知道,小黑牠出生不久時便被我領養了,半年來都一直十分健康,從沒什麼病痛。但不知怎地,一個星期前開始牠便變得十分虛弱,走幾段路便要停下來休息了。獸醫診斷後指牠沒患病、消化系統也正常,所以對於牠的異常狀態實在是無從稽考。」郭霜怡滿臉憂愁。

  「可能是他感到平時的活動太無聊了,妳多跟他找一點新鮮的玩意,陪牠去不同的地方,那牠就會提起精神來,我跟我的鸚鵡也是這樣相處的。」

  「咦?原來楊大哥有養鸚鵡,可以給我看看牠嗎?」

  「牠……」楊改之偷瞄著正在咬著朱古力棒沉思的凰凰,喃喃地說:「牠被一個沒心肝的女孩偷走了。」

  「我明白了!」凰凰恍然大悟地道:「既然牠的身體無恙,就即是心理上出了問題,牠一定是處於發情期,很想跟異性交配。」

  「發情期?不會吧!狗隻多數要滿十二個月後才會發情,況且牠在街上看到雌性的狗隻,也不會有任何反應。」郭霜怡說。

  「時下的年青人,不,年青狗可是很早熟呢!我很了解男人這種生物,他們越是裝作對女人沒有興趣,心底裡就越是渴望女人,只要妳讓牠和一隻母犬住在一起,我保證一年半載後,牠們就會兒孫滿堂。」凰凰重重地搭著楊改之的肩膀。

  ──妳這是什麼意思?是暗示我其實跟狗公一樣,對異性有極大渴望嗎?
林天溢 441日
「如果小黑真的有這種渴求,我當然願意盡力滿足牠,只怕我沒錢養牠的孩子。」郭霜怡尷尬地道。

  「既然如此,就採取另一個方案吧!替牠進行絕育手術,免除後患。」凰凰話剛說畢,頭顱便被小黑狠狠咬著。

  「你這臭狗幹什麼啊?」凰凰怒不可遏地跟發狂似的小黑撕打起來。

  「小黑,你不要這樣!」郭霜怡不知如何勸阻。

  「算了吧!就讓他們發洩一下多餘的精力也好。」楊改之愛理不理。
林天溢 441日
2.8

  「謝謝款待,今天打擾你們了。」郭霜怡彎身道謝,抱著呼呼睡著的小黑離開。

  「再見!」楊改之揮手道別,閉上門後,回望著背靠著自己、坐在地上的凰凰,問:「妳沒事吧?」

  「嗚、嗚……我的頭髮、我的頭髮……」凰凰抽泣著。

  「只是凌亂了一點,又不是被扯了下來。」楊改之走了過去,輕拍凰凰的肩膀,卻被猛然拍開。

  「難道妳沒聽過頭髮是女人的生命嗎?你這個壞蛋,身為我的契約者,怎可以冷眼旁觀?」披頭散髮的凰凰如患了失心瘋的婦人,不斷搥打楊改之的腹部。

  「兩個人欺負一隻小狗,未免太恃強凌弱了吧!更何況妳可是威力無邊的神獸啊!」

  「哼!你以為那隻臭狗只是一隻尋常的家犬嗎?牠散發著一股神秘的氣息,很可能已經給寄附了。」

  「妳這番話是認真的嗎?」楊改之緊張起來。

  「你以為我真的是因為心生歉意,才把這天然呆留下來嗎?我就是感應到她的靈氣不俗,很大機會會被妖獸盯上。果然如我所料,她飼養的那頭小狗非比尋常,剛才突然向我挑戰就是最好的證明。」

  ──我看牠是聽出妳提議把牠閹割掉,才憤然咬妳吧!

  「既然如此,那我們盡快告訴郭霜怡吧!好讓她有所提防。」

  「你想得太簡單了,如果突然有人告訴你,你的寵物被妖魔鬼怪附身,會隨時危害你,你會相信嗎?」

  「那倒是,若不是親眼看到妳變成巨雀並把我從妖獸底下救出,我也不會相信妳的說話。那應該如何是好呢?」楊改之托顎沉思著。

  「呵呵!既然不能明言,就只好暗中處理掉了。」凰凰泛起了詭異的笑容。

  ──這老太婆不會把私怨發洩在這小狗上吧?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