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薛可正 2399日
之前個故犯左小小錯,同埋覺得個名改得唔好,而家改過個名再出過,sor[sosad]



---------------------------------------------------------------------------

今日,我想講一個由倫敦金帶出黎既故事,一個令我急速長大既有血有肉,血淋淋真人真事。

我叫薛可正,阿爸話佢改我呢個名果時,係想我將來長大之後做人可以公公正正,光明正大。
原因係我阿爸係一個警察,當年葉繼歡月華街連掃五間金舖果單大案佢話佢都有份參與,當然我唔知當時佢係拎住支點三八著住件避彈衣衝鋒陷陣既重案組定係負責攔住觀塘睇熱烈果班阿姐唔好比佢地走入案發現場既黑腳,我只係知由細到大佢都將原則放第一位,唔係自己既野唔可以攞人,屬於自己既工作同責任就一定要由自己手去完成,呢兩樣野係我由細到大都聽得最多。

阿爸佢教我好多野,放假會同我去睇精工對南華,去彭福公園睇人放風箏,直到我十六歲果年,有一日醫院打黎,話老豆於行動中,由四樓跌左落一個天井度,送去醫院果時,左腳腳底仲係插住一支八吋既生鐵釘。

自此之後,老豆冇再做警察,日日坐屋企望住四面牆,隻左腳亦都唔可以再行動自如,開頭幾年都仲有一班同事黎探佢,但每一次探完老豆,我都發現老豆會偷偷地喊,慢慢佢肯唔再見人,唔再講野,唔再理阿媽,甚至,唔再理我。

老豆工傷之後,雖然政府每個月都有生活金比我地屋企,但阿媽九七未爆煲之前選擇買樓,最後就緊係變左負家產啦,就係咁。十八歲之後我就入左一間做電器貿易既公司做,一做就做左八年,人工由開頭既七千三百蚊加到而家一萬四千一,中五畢業,做八年,人工翻左一倍,仲有幾個下屬比你指揮,呢一年係二零零六年。

呢八年入面我一直拎住老豆教我既座右銘黎比心機做野,可以話將我所有既心機同精神都放左落呢份工作入面,睇住我既人工一次又一次咁加,職位亦一次升得比一次快,我既喜好都係關於工作,例如我會放假果時去鴨寮街望下班拍賣佬賣緊乜野,又或者係去工聯會讀關於電器結構既進修班。

有足夠既金錢、有自己既事業,仲有一段唔錯既感情,我覺得咁樣過一世,我自己真係好成功,起碼,我當時係咁樣諗。

我公司就位於中環街市附近既一幢商廈,每日八點幾左右放工,我就會好似今日咁去上環呢邊接埋我女朋友放工。
薛可正 2399日
佢叫張以娜,細我五年,做會計師樓,所以好多時放工都比我晏,我地拍左拖三年,平時一至六大家都好忙,最多時做既節目係我去接佢放工,跟住去食碗麥奀記又或者係落翠華再送佢番天水圍既屋企,星期六晚佢會去我屯門既屋企訓。

因為屋企唔大,隔音唔好,同我老母冇乜禮貌既關係,我同以娜只會大約兩個星期造一次愛。關我阿媽乜野事?咪就係因為有一次佢拎住一碗白鴿煲綠豆衝入我房想比以娜飲果時,見到以娜口入面已經含緊我身上既另一樣野囉。

今日我七點鐘已經打比以娜,佢話我知仲要留低公司做埋手尾,冇九點都唔走得,我個人雖然悶,但間唔中既驚喜我都仲識小小,我同以娜講今晚我唔等佢,但就靜靜雞急奔去佢公司樓下等佢放工,計劃同佢食完飯之後再睇番場十一點半既《如果‧愛》。

等左個幾鐘,我終於見到以娜離開公司,正當我想行前叫佢果時,一架我唔知係乜野型號既保時捷出現我地兩個人中間,以娜好熟練咁打開車門坐左上去,間波子『嗚嗚』兩聲好似發情狗公尖叫咁就一下子行左去個紅燈停低,就係呢個角度,我從車既後面玻璃,見到以娜同渣車果條友錫左一啖,

我當時個腦一下子就濛左,到底發生乜野事?


如果這就是愛?
喊出來 2399日
留名
薛可正 2399日
我望住架波子一路咁離開我視線,一路都回唔到神,呢個時候,天開始落雨,我行左入附近一間7-11買左包香口膠,然後企喺7-11個門口,一路都唔知應該點做?

最後我好似孫悟空儲元氣玉咁,企左半個鐘先儲到我需要既能量,當然我等既期間冇舉起隻手。

儲夠左能量,我拎左部我用左接近六年既諾基亞8200出黎,打比以娜。

第一次, 響左一聲就飛左去遺言信箱,
第二次, 響左一聲又係飛左去遺言信箱,
第三次, 響都冇響,亞太區有一天成為亞太區你個街熄左電話,遺言都唔比我留。

我慢慢開始由迷茫變左做憤怒,我打去以娜屋企搵佢,聽電話既,係佢家姐,張以妮。

「以妮,我係阿正,以娜番左黎未?」

「正,佢未番,你唔打佢手提?」

「我搵到就唔使打黎屋企。」

「做乜野事?你地有事發生左?」

「唔係我,係妳個寶貝妹有野,冇野喇,佢番黎妳叫佢搵我。」

未等以妮講再見,我已經收左佢線,
今次,係我第一次咁冇禮貌對以妮。

收左線之後,正當我想再打比以娜果時,電話響起,係以娜打黎。

「正,你搵我?」

「妳喺邊,我而家要見妳。」

「你點解咁早去左我公司?」

「妳見到我?」

「係….正,不如我地分手。」

「我知如果我問妳點解係一個好傻的嗎既問題,不過,我真係想知點解?」﹝我當年真係咁問﹞

「正,你擰轉頭。」

聽到以娜講呢一句,我立即成個人轉身,而第一樣走入我眼廉既,就係以娜喺十幾米外,坐住喺頭先果架波子入面,拎住個電話望住我,但佢旁邊既司機位,已經唔見左個司機。

我記得,個車牌係「JC115」。

正當我想再問以娜既時候,我電話有線入,來電顯示,係公司入面高我一級既Jeffrey打黎,我無可奈何下叫以娜等等,我聽左Jeffrey個電話先。

點知劈頭第一句聽到既竟然係

「正你即刻番公司,上星期你負責果批風筒成批唔向左走向右走見哂呀!」
超級抵買囤貨之選
Champion 夢幻粉紫衛衣勁減HK$530+免運費!
www.mytheresa.com
贊助網站
薛可正 2399日
收到Jeffrey電話,我仲未完全可以將我對以娜既憤怒Mode轉換過黎,同Jeffrey收線之後,我行左埋去以娜坐住果架波子前面,我嘗試望下周圍睇下見唔見到頭先用呢架車載住以娜既男人係邊個,不過我望左差唔多半分鐘,都始終見唔到我想搵既人,呢個時候以娜打開左隻窗,伸左個頭出黎問我

「阿正,你做乜野呀?頭先邊個打比你?」

「妳收聲!」我用左差唔多連中環果邊既人都聽到既聲線大叫,之後…

「砰!!」我用盡生平最大既力量一拳打左落架波子車頭度,我見到以娜個樣好驚慌,不過我冇理到,然後擰轉頭,就行去前面停左喺路邊既的士上車。

我離開左,因為喺呢間波子前面,我搵唔到我可以對抗佢既理由,以娜背叛我既原因,一早就已經放左喺我前面。愛情同面包面前,乜真係有咁多人會選擇前者咩?

我感覺輸左,但我覺得自己只不過係輸左比金錢,而唔係能力上既比較,我認為只不過失去左一個貪錢既女人,我仲有我既事業,冇錯,我而家就要去處理我事業上既問題,我好快,我好快就會處理好。

由上環番中環既車程好短,我好快就已經番到公司,我一入門口,就已經見到我老闆,Marcus Lam。

「Marcus,頭先Jeffrey打比我,佢話….」

「得喇,我交低左比Jeffrey,你同佢傾。」

講完,Marcus就走左,我望住佢背影,感覺到一陣寒意,呢個一直以黎對我照顧有加,教識我所有工作上知識、帶我人生第一次去中國會食成千蚊晚餐既老闆,點解突然會咁?
薛可正 2399日
我冇諗太多野,一支箭咁就行左入會議室,坐喺度既係Jeffrey。

Jeffrey Wan,溫世男,公司入面既業務經理,職位剛剛好就係高我一級,平時因為大家工作範疇唔太接近既關係,我都唔使,亦唔會聽佢講野,而佢亦都視我為眼中釘,因為佢一早就想安插多一個親戚坐我個位。

呢條Hi HiJeffrey係一個二世祖,自細同老豆老母住雲景台,細細個去美國讀完間野雞大學,番黎香港就日日落老籣溝鬼妹,平時生活無憂,但個人就冇乜能力,就硬係鐘意弄權,佢阿媽同Marcus唔知有乜野交情,比個Hi Hi一入黎就坐呢個位,全公司好多人都唔妥佢。

我一行入去,Jeffrey見到我就好向左走向右走串咁冷笑左一下

Jeffrey:「正哥,乜你捨得番黎喇?」

我:「老闆佢話…..Jeffrey,發生左乜野事?」

Jeffrey:「乜野事?上星期你訂果批風筒,你堅持要用果間新運輸,我到今日都未搵到,頭先我打去船公司查,批貨根本冇交到去,而家間船都開左,你話批貨到底去左邊?」

我:「冇可能,我今朝仲打比個運輸佬,佢話今晚會fax番交貨單比我,我打去問問佢。」

Jeffrey:「你唔使打喇,我已經打左。」

我唔理Jeffrey講既野,打去比個運輸佬,但打左十幾次都冇人聽。

Jeffrey:「點呀?搵唔到呀?」

我:「搵唔到,我聽日會跟住個地址去佢公司搵一次,一定會查清楚件事。」

Jeffrey:「唔使喇,林生叫你放下假先,清左你未放既大假,先番公司慢慢處理,至於批貨,要報警定係上間運輸公司問清楚,我自有安排。」

我:「唔需要,我既工作你完全唔知,我會自己向林生講。」

Jeffrey:「正哥,頭先林生冇同你講成單野已經比左我跟?你唔會仲以為林生好信你,年幾前你細佬爭人錢搞到有大耳窿上黎公司大吵大鬧果時開始,林生已經唔鐘意你,乜你唔知?」

我:「你唔好再拎呢單野出黎講!」

Jeffrey:「唔好講?我地仲知你細佬呢幾日就出監,你屋企應該會等錢使架可?」

我:「你講乜野呀?」

Jeffrey:「我講乜野心照啦,要講既已經講完,聽日Rocky會暫代你個位,有乜野唔明就會打比你問,記得開住電話呀。我而家走喇,你走果時記得熄燈,比番小小貢獻公司呀。」

講完,Jeffrey條Hi Hi就走左,我坐左喺公司,一路咁諗,點解一日之內,我會黑到好似比人落左降頭一樣,期間以娜打左幾次比我,但我冇聽到,所有事都黎得太快,我一路發呆,一路開住部電腦玩拆炸彈,一路玩到半夜三點。

我坐住N961番屯門市中心既屋企,打開門,燈都未開就坐
毒性發作 2399日
lm
薛可正 2399日
我冇諗太多野,一支箭咁就行左入會議室,坐喺度既係Jeffrey。

Jeffrey Wan,溫世男,公司入面既業務經理,職位剛剛好就係高我一級,平時因為大家工作範疇唔太接近既關係,我都唔使,亦唔會聽佢講野,而佢亦都視我為眼中釘,因為佢一早就想安插多一個親戚坐我個位。

呢條Hi HiJeffrey係一個二世祖,自細同老豆老母住雲景台,細細個去美國讀完間野雞大學,番黎香港就日日落老籣溝鬼妹,平時生活無憂,但個人就冇乜能力,就硬係鐘意弄權,佢阿媽同Marcus唔知有乜野交情,比個Hi Hi一入黎就坐呢個位,全公司好多人都唔妥佢。

我一行入去,Jeffrey見到我就好向左走向右走串咁冷笑左一下

Jeffrey:「正哥,乜你捨得番黎喇?」

我:「老闆佢話…..Jeffrey,發生左乜野事?」

Jeffrey:「乜野事?上星期你訂果批風筒,你堅持要用果間新運輸,我到今日都未搵到,頭先我打去船公司查,批貨根本冇交到去,而家間船都開左,你話批貨到底去左邊?」

我:「冇可能,我今朝仲打比個運輸佬,佢話今晚會fax番交貨單比我,我打去問問佢。」

Jeffrey:「你唔使打喇,我已經打左。」

我唔理Jeffrey講既野,打去比個運輸佬,但打左十幾次都冇人聽。

Jeffrey:「點呀?搵唔到呀?」

我:「搵唔到,我聽日會跟住個地址去佢公司搵一次,一定會查清楚件事。」

Jeffrey:「唔使喇,林生叫你放下假先,清左你未放既大假,先番公司慢慢處理,至於批貨,要報警定係上間運輸公司問清楚,我自有安排。」

我:「唔需要,我既工作你完全唔知,我會自己向林生講。」

Jeffrey:「正哥,頭先林生冇同你講成單野已經比左我跟?你唔會仲以為林生好信你,年幾前你細佬爭人錢搞到有大耳窿上黎公司大吵大鬧果時開始,林生已經唔鐘意你,乜你唔知?」

我:「你唔好再拎呢單野出黎講!」

Jeffrey:「唔好講?我地仲知你細佬呢幾日就出監,你屋企應該會等錢使架可?」

我:「你講乜野呀?」

Jeffrey:「我講乜野心照啦,要講既已經講完,聽日Rocky會暫代你個位,有乜野唔明就會打比你問,記得開住電話呀。我而家走喇,你走果時記得熄燈,比番小小貢獻公司呀。」

講完,Jeffrey條Hi Hi就走左,我坐左喺公司,一路咁諗,點解一日之內,我會黑到好似比人落左降頭一樣,期間以娜打左幾次比我,但我冇聽到,所有事都黎得太快,我一路發呆,一路開住部電腦玩拆炸彈,一路玩到半夜三點。

我坐住N961番屯門市中心既屋企,打開門,燈都未開就坐
薛可正 2399日
我坐住N961番屯門市中心既屋企,打開門,燈都未開就坐左喺梳化,突然間有人開左廁所燈,我探頭望望,面前出現既,係一個我好耐冇見過既臉孔,我一年前因為持械行劫而去左坐監既親生細佬 – 薛可勇。
薛可正 2399日
望到可勇,我先醒起,原來佢今日放監出黎。

我更加醒起,我地兩兄弟最後一次見面,應該係佢犯事比人拉果晚,我喺差館當住幾十人面打左佢一巴。

佢坐監初期果段時間,我因為嬲,未曾試過去探佢,到後來過左兩個星期冇咁嬲想去探佢,點知又發生佢之前爭落錢果班收數佬上我公司搞事,跟住既,就緊係我更加嬲,一路到今日,我先真正見番佢,佢,好似瘦左。

原來我地兩兄弟冇見已經一年有多。

佢望住我笑一笑,行入廁所,拎左盤水出黎走過我身邊。

可勇:「哥,唔記得沖完涼倒左盤碌柚葉水,你咁夜既?加班呀?」

當時既我心情其實好差,以娜既出軌、公司唔見貨既含冤,令我已經覺得好辛苦好辛苦,而家見番一年幾冇見既細佬,雖然曾經佢做錯事,雖然佢有連累我喺公司比人閒話,但始終二十幾年既兄弟情,令我好想埋去攬一攬佢,問侯佢一句。

可惜我冇。

我:「係呀,我忙到連你出番黎都唔記得左,今日係阿媽接你?」

可勇:「冇,係阿栽接我。」

我:「阿媽明明話會去接你,你又避開佢?」

可勇:「邊有,我等左陣見唔到咪走先囉。」

我:「大個仔喇,阿媽呢一年為你既事好傷神,唔好再成日唔理佢。」

可勇:「我知喇哥,係呀我同阿栽出去,你都早小小休息。」

我:「有冇錢使,阿哥比住幾佰蚊你責袋先。」

可勇:「唔使喇,阿栽佢今日還番之前借我果幾千蚊比我,我走喇,哥。」

可勇呢個朋友阿栽,細個同我地一樣住友愛邨一齊大,平時工都唔願番,日日都係問屋企拎錢。為人縮骨無品厚面皮,又鐘意做波羅雞,所以一向我都唔係好鐘意佢,我成日認為可勇之所以學壞搞到要坐監都係因為佢,聽見可勇話佢有幾千蚊還番比佢,我都覺得有小小奇怪,好怕佢地兩個走埋一齊又會唔知做乜野犯法既事。

呢個時候,突然一下好大聲既煞車聲打斷左我既思維,我行出窗,見到一架新款Audi停左喺我樓下,打開車門既係一條西裝友,我再望真小小

「咦,呢個咪係阿栽?」
薛可正 2399日
第二日,一早起身,望望電話,有十幾個未接來電,其中有八成都係以娜打黎,另外其他就係公司既同事。我打番公司問問平時都傾到兩句計既同事我走左之後既情況,佢話Jeffrey條唔知乜野親戚Rocky已經坐左我個位接手我既野,我聽到之後覺得好無奈,我平日盡忠職守,克克儉儉咁為公司做事,而家一件小小既誤會就咁樣對我?

我好嬲,我決定先解決我另外一個問題,打比以娜。

由禽晚我打完架波子一鎚再離開以娜之後,佢足足打左十幾廿次電話比我,但我全部都冇聽到,對於呢個現象我係自己感覺良好,我覺得代表左以娜著緊我同埋唔想失去我,所以而家打左十幾次黎想我原諒佢。

所以我而家就打個電話狂鬧佢一鑊出氣,再諗下點收埋個尾,求其搵小小野罰佢,咁就可以解決左感情上既問題,全心全意咁諗下點對付公司既Jeffrey同拆番掂唔見左貨果單野,當我坐喺梳化正準備打電話比以娜果時,可勇開門番左黎。

基於我本意係想打去比以娜Hi佢一鑊,所以我唔想比可勇聽到,我起身打算行入房先打。

可勇:「哥咁早既?」

我:「係呀,你又同阿栽去街去到天光,係喎,我禽晚望落樓下,見阿栽條友仔好似幾好景咁喎。」

可勇:「係呀,佢而家做乜鬼野倫敦金,同我講早排搞掂左個大客過左一千萬幫佢開戶口,而家晚晚係咁意落兩轉單都搵到兩三皮野,禽晚咪係佢收市之後黎車我同佢班同事去玩囉。」

「係呀?咁叻仔呀佢?咁你都早小小訓喇。」我求其講兩句就行番入房,心諗晚晚係咁意打個電話都搵到我成個月既人工?呢個世界仲有人做雞既?呢條阿栽都唔知係做緊乜野Hi Hi野。

但我當然唔會為呢種事上心啦,我冥想左五分鐘,諗好哂以娜大約會同我講乜野佢係貪玩之類既廢話,而我又需要同佢講乜野教訓佢之後再去原諒佢。

諗好哂,我拎起我果部背景係我攬住以娜既Sony W801i
薛可正 2399日
「給我一團熊火試煉我,証明我這麼恨恨愛過,期望不多只要…..」電話傳黎既係以娜既接駁鈴聲,我再一次準備我已經諗好左既台詞。

「喂,阿正?」

「點呀?」第一招,扮沮喪

「今晚你得唔得閒,我想搵你。」嘿,咁直接即係表示妳好想我盡快原諒妳

「我未知喎,有事咩?」

「我想上你屋企執番哂所有野,仲有我本特區護照同旅行果個行李箱,我下星期要同同事去星加坡做野呀。」



聽到以娜咁講,我有小小錯愕,更加有小小恐懼。

佢唔係貪玩,亦唔係黎認錯,佢係黎為我地呢段感情蓋棺。

我:「嗯,今晚拎比妳。」

以娜:「好丫,唔該哂。」

以娜從容既聲線令我完全感覺唔到佢有任何唔開心,大姐而家我地分手喎,妳比我見到妳同第二條友喺車度咀左啖喎,妳仲好意思咁好心情同我好丫唔該哂?

當晚,我地約左喺長江中心下面既大家樂等,原因係,以娜有客喺呢邊要見,而佢比我既時間係:十分鐘。

我特登搵一個轉角位黎坐,因為我唔知道一陣我會唔會發脾氣。
十九叔 2399日
Lm
薛可正 2399日
等左十五分鐘,以娜匆忙咁黎到。

以娜:「對唔住阿正,我遲左。」

我冇答到以娜,因為我目光停留左喺佢果個全新黑色加彩色花唔知係乜野款既LV手袋度,呢個袋之前行置地果時佢有同我睇過,但好似要成八千幾蚊,以我原則手袋係要黎裝野,並唔係用黎演野,我係唔會亦都唔準佢買。

我:「到底發生乜野事?」
我單刀直入。

以娜:「冇野呀,係呀,我好趕時間,我個護照呢?你屋企上面我既野我遲小小先拎番,得唔得呀?」
以娜估作輕鬆既樣,有一剎那我真係覺得好向左走向右走好向左走向右走好向左走向右走討厭。

我:「點解要分手?點解你會上左果個人既車?」
我已經講唔出,點解你地會錫左一啖。

以娜:「好來好去,你就當我變心。」

我:「乜向左走向右走野叫當?,唔係妳唔通係我?」

以娜:「夠喇,我走喇,唔想再嘈,我去完星加玻番黎先再傾。」

以娜講完就起身拎起手袋想走,我即刻起身擋住佢。

以娜:「薛可正,行開。」

我:「唔講清楚,我唔會比妳走。」

以娜放低個袋,好不屑咁望住我:
「點樣唔比我走?好似你唔比我想做我既野咁?」

我冇出聲,我想聽佢講到底佢有乜野諗法。

以娜:「記唔記得邊個Edith?」
薛可正 2399日
我當然記得,Edith同阿火係我同以娜一對共同朋友,兩年前Edith識左一個有錢佬就飛左阿火,當時阿火仲要生要死,最後飲醉左喺二樓跌左落街整斷左隻腳,最後搞到工又冇,腳又唔多靈活,朋友都冇見,最後聽到佢既消息好似話番左大陸。

我:「果個貪錢港女丫嘛。」

以娜:「冇錯,就係果個你地口中既貪錢港女,人地而家仔都四個月,日日坐喺佢老公打本既畫廊度不知幾滿足,你仲記唔記得佢以前同阿火係點過日子?」

以娜咁講我亦記得番,果時Edith係做空姐,而阿火就係裝修佬一名,初初一齊果時阿火仲有工開都幾甜蜜,到後來開工唔夠,就日日坐屋企打機,由天堂1打到魔獸,佢仲同我講,有次同Edith嗌交嗌到差唔多分手,原因係Edith老母生日,佢因為要奇岩守城而冇去到。

我:「挑,講到尾又咪係貪錢。」
見到個新既LV,加埋果日果架波子,我直覺認為以娜係因為錢先離開我,所以我諗住指桑黑槐咁單打一下以娜。

以娜:「邊個唔貪錢?你咪一樣日日同我提住想你公司加人工比你,錢邊個嫌多?人地而家結埋婚老公日日放工就渣車接佢番屋企,同阿火一齊果時呢?Edith呢頭飛果度條Hi Hi就番大陸叫雞喇。」

呢一樣係以娜喺我Msn同阿火既對話偷睇到。

我:「咁關我地乜野事?」
薛可正 2399日
以娜:「我兩年前想學跳舞,你話無謂,最後我要自己偷偷地走去學。」

我:「我平時做野時間都忙到想訓都冇,妳無啦啦學乜野跳舞?時間好多呀?」

以娜:「一年前我話儲定錢第時買樓,你話你而家屋企有層樓,第時結左婚裝修下間屋就可以一齊住,仲可以同世伯伯母有個照應。」

我:「有乜野唔好?我供而家層樓都供到死死下,仲邊有錢儲多份?」

以娜:「生日係食翠華,聖誕係食麥奀記,連同我屋企人食飯都係揀左平既先。」

我:「咁有乜野問題,都係食一餐飯之嘛。」

以娜:「你永遠將我當做你既附屬品,我同你拍拖,你就要將你既世界同我世界融合,但你只不過係將我世界摧毀,跟住將我放入你既世界度,跳舞係我由細到大既興趣,拍拖三年你都根本唔上心,

想買樓係我需要我將來既空間,我只不過唔想起身要等廁所用,又或者係想同幾個朋友番屋企傾下計果時唔需要擔心嘈到屋企其他人。

不過你講得冇錯,只不過係食一餐飯,因為你心目中你所擁有既野先係最重要,你覺得食乜野都唔重要,咁我甚至係我既家人都要跟埋你咁諗,到底你有冇尊重過我,或者係我屋企人?

就好似阿火咁,Edith走果時佢就要生要死,有冇諗過自己去叫雞果時係幾對唔住Edith呀?」
薛可正 2399日
我估唔到以娜所講既會係呢堆我冇諗過既野,一時間我唔知點答。
以娜:「你唔使再望住我呢個袋,呢個袋係之前你唔比我買果個,我想用買呢個袋黎話比自己聽,以後,我應該行番入我自己既世界,做我想做既野,搵我想搵既路。

我諗你唔會再唔比我走。ByeBye!」

就係咁,以娜消失左喺我眼前,我個腦一路諗住佢講既野,似是又而非,我可以諗到好多藉口去反駁,但由以娜既態度既睇,就算我駁到咁又點,佢已經唔會變番以前果個以娜。

行出大家樂,心神恍惚既我望都冇望就行左出馬路。

「呠!!」突然一架車從我右邊衝出黎,我嚇到成個人坐左落地,架車一停,個西裝友司機一落車就想HiSeven我。

「我Hi Auntie你點過馬……….咦,你咪係正哥?」

我定神望一望,原來個司機就係阿栽,隔離仲有一個唔知夠唔夠十八歲,但係個樣好索同個波好大既妙齡少女。
薛可正 2399日
今日既已update 希望大家支持下[sosad]
正電啪啪 2399日
留名
horsetiger 2399日
#kill#
三穿七 2399日
lm
大事大非 2399日
留名
米高卡膠 2399日
:~( :~( :~(
別管太多 2399日
Lm
De_Bruyne 2399日
留名
薑餅人 2399日
#good#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