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golden1679 3159日
卓 偉

 既然社民連的路線已證明此路不通,語言暴力也正在毒化本港政治生態,反對派現在更加沒有不分裂的理由,只有一些自甘淪落的政黨才會誤信黨內少壯派所言,與社民連沆瀣一氣以為能夠執掌反對派龍頭,最終與社民連一道被社會邊緣化可怨不得別人。

 《城市論壇》昨日討論政改通過後的政治形勢,普選聯副召集人黃碧雲在發言時不斷被社民連憤青喝倒彩。黃碧雲指出,近日在網上有人說要強姦劉慧卿,又有人要問候她的母親,她覺得很不高興。她表示,希望人們在表達意見時,不要用父權的肢體和暴力語言來佔據社會的公共空間。黃碧雲學者出身,發言難免帶有學術語言,所謂使用父權的肢體和暴力語言,說穿了就是粗話。不過這些憤青除了說粗話之外,還公然留言恐嚇,這就不只是普通的語言暴力而是刑事罪行,執法部門已不能視而不理。
核心憤青兵團只有約廿人

 其實,社民連的核心憤青兵團、人數並不多,大約只有二十多人,他們部分是社民連議員的職員及議員助理、部分是社民連的執委,加上一些社運人士組成。他們人數雖少,但只要是社民連有活動都可以看到他們的身影。他們的行事也十分簡單,跟從社民連核心四處「踩場」鬧事,每見到不同意見的人士發言,就一味叫囂指罵大呼小叫蓋過別人發言,手舞足蹈吸引傳媒注意。

 這些憤青雖然人數不多,也不能代表香港主流青年的思維,但社會卻不能對這股歪風掉以輕心。記得社會起初對於憤青鬧事,大多採取包容的態度,認為只是年青人表達方式較激烈,沒有什麼大不了。但近年他們的行徑卻愈演愈烈,粗口問候已是家常便飯,現在更公然在網上恐嚇異議人士,營造白色恐怖,湯家驊、劉慧卿等人不過發表個人意見,已被憤青喊打喊殺,甚至恐嚇要強姦劉慧卿,言論已經逾越了法治的界線,更是對女性的侮辱。過去本港政黨儘管意見不同,但都不會以如此暴戾言語威嚇他人,更不會以違法手段來達到政治的目的,社會不能對這股歪風聽之任之。
golden1679 3159日
社民連暴力引起憤慨

 在論壇上,有人為社民連的激進行徑辯護,說不要因為一些人的暴力語言,而蓋過了制度和權力的暴力。這種說法似是而非。首先,儘管對現行政治制度有什麼不滿,大可表達,都不代表暴力的行徑和語言是可以接受,這是截然不同的兩回事,豈能混在一起為社民連張目。同時,社民連鼓吹暴力並非是個別事件,黃毓民、長毛等人每日在網台上呼籲支持者辱罵異議者,打壓異己,腐蝕本港的言論自由,這才是本港民主的最大「毒瘤」。有些人不斷以各種歪理為社民連開脫,不過是應了托爾斯泰的名言:「給自己辯護的人,告發了他自己。」

 社民連近日四處開火的行徑已經激起反對派的不滿,民主黨措辭強硬地反擊了社民連的批評,多名反對派議員更要求長毛就辱罵司徒華一事道歉,外界評論認為這將導致反對派進一步分裂。事實上,反對派沒有不分裂的理由,這不是反對派團結與否的問題,而是社民連的激進路線已經走火入魔,甚至連黨內核心都已難以自拔,長毛在議事堂上高呼司徒華「癌上腦」,糾集三數憤青在民主黨大會門下叫足幾個小時粗口,或者長毛未必與司徒華有十冤九仇,但他知道如果不這樣做,就不能滿足那些激進憤青的口味。假如社民連失去這些激進力量支持,還有什麼作為?激進政治只許拾級而上,不能漸次回落的特質將令社民連走上不歸路。這是不能避免的事實,不是換上陶君行、李君行、張君行就可以一夜改變。

 這次政改的事實證明,爭取民主最有效的是溝通和妥協,試想如果社民連的路線佔了主流,政改能否成事還是未知之數,社民連等人對政改通過氣急敗壞,就是怕被外界看到他們「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本質而已。
五尺六 3159日
就黎可以同李力持專欄睇齊 [369]
路人甲xxxx 3159日
就黎可以同李力持專欄睇齊 [369]


................??? ??? ??? ???
Ape大哥 3159日
暴政可以接受#yup#
星期一 3159日
#bye#
跳到頁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