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uncer]up緊,就快得

發表失敗
發表失敗
原因: 確定
林天溢 377日
[img]http://www.tinyat.info/images/i_raise_a_mythological_animal_girl.jpg[/img]

作品簡介:

  從天而降的萌系美少女、擁有神力的寵物、被賜予充當勇者的重任,都是大家小時候夢寐以求的奇遇。

  當這些元素同一時間發生在你身上,真的如想像中有趣嗎?

  楊改之本是一個自給自足的平凡大學生,突然被一名鳳凰化身的神獸少女-凰凰強迫成為契約者,要陪著她四處封印作惡人間的妖獸,經歷命危一線的戰鬥。

  凰凰雖然擁有一副惹人喜愛的嬌軀,其野蠻的性子、亂花錢的習慣卻令楊改之艱苦的生活百上加斤,二人不時產生磨擦。

  拒絕負起正義重擔的楊改之只望凰凰早日厭倦他,主動解除契約,但長年跟異性絕緣的他,卻難以抗拒少女的誘惑,在其霸道下任由魚肉。

  而在跟妖獸與其契約者的交戰過程中,他們發現無論是嫉妒心強的小人,以至大奸大惡之狂徒,也有屬於他的故事,擁有難以言喻的苦衷……
林天溢 377日


  少年時的你受動漫和輕小說的薰陶,或多或少會對超現實的奇遇有所憧憬。

  祈求充滿萌屬性的美少女從天而降,跟你住在同一屋簷下,為寂寞苦悶的青春期帶來無限歡樂和忐忑;渴望能駕馭身邊那些強得不可思議的寵物作戰,跟同齡的玩伴爭霸天下,逐步邁向王者寶座;幻想突然被神明賜予勇者的身份,擁有超乎常人的能力,為打倒邪惡、維護世界和平作出努力……

  總之就是希望自己的生活跟別人有點不一樣,繼而引以為傲,大概這就是所謂的「中二病」吧!

  不過,當這些超現實的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生活的確是變得有趣和熱鬧了,但同時也會帶來很多麻煩。

  而當這三種奇遇同一時間發生在自己身上,疊加起來的麻煩程度可不只有三倍啊!

  在香港這個大都市裡,居民也為生計忙碌著,卻一直過著平凡生活的少年楊改之,在莫名其妙、迫不得已的情況下發生巨變。
林天溢 377日
第一章 我對做勇者一點興趣也沒有

1.1

  雷聲轟動,被雷光照耀的烏雲如煙霞般以龍捲狀急速蠕動著,彷佛正在進行隆重的召喚儀式;傾盆大雨驟然落下,沖擦著每座建築物的外牆,像要洗盡塵世的污垢;被烈風吹起的垃圾來回碰撞牆壁,叮叮噹噹的聲音與霍霍風聲、窗戶的震動聲混為一體。

  居民們都關緊了門窗,沉睡在黑夜之中,陳舊的租用樓宇裡僅有一個細小的單位亮著燈,傳出清脆的打字聲。

  楊改之正坐在電腦前埋頭苦幹地輸入數字,看到試算表裡的收支欄的負數,不由眉頭深鎖,嘆道:「今個月的收支又出現赤字了,似乎我要開始節衣縮食。」

  「節衣縮食,節衣縮食。」站在鐵架上、以橘黃色為主的牡丹鸚鵡重覆著主人的說話。

  「放心吧!即便要我少吃一頓飯,我也不會讓你餓壞的。」楊改之把一塊薯片拋了過去,鸚鵡敏捷地用嘴巴接著,滋味地咀嚼。
林天溢 377日
舊式的收音機正播放著關於傳說的清談節目。

  「張師父,你剛才所提的異世界之門,是指相傳每逢七月會打開的鬼門關嗎?」

  「不,鬼門關是讓孤魂野鬼從陰間湧到陽間的通道,我所指的異世界之門,是連接人類世界與異世界的通道,這裡是傳說生物居住的黑暗世界。自盤古初開以來,神獸和妖獸偶爾會透過這些轉眼即逝的通道來到人間吸取靈氣,往往會引起匪夷所思的騷動。而近來適逢千年一遇的空間扭曲現象,異世界的門的缺口會更大,出現得更頻密,來臨人間的傳說生物必然增多,近日那些奇異的氣象正正是他們來臨的先兆。」

  「嗯!很多謝張師父的詳細解說,今晚的節目到此為止,我們將在下集的《神秘傳說》繼續探討有關中國神話的神秘現象。接下來請收聽龍菲菲的新歌-《誰怪你無情?》。」
林天溢 377日
楊改之躺在椅子上,嘆道:「真是羨慕這些所謂專家,拿著那些未經證實的神話胡扯幾句就可以收取嘉賓費,要不然就拿網絡流傳已久的資料結集成書賺版稅,而我卻要經常為繁重的生活開支苦惱,想買心頭好就要找多份兼職了。」

  「叮噹!」

  門鈴突然響起,打擾了楊改之聽歌的雅興,他看著掛在牆上的時鐘,喃喃地道:「都已經凌晨兩點了,什麼人會來找我呢?」

  楊改之走出了客廳,門鈴響得更頻密,他施施然打開了門少許,透過門隙看個究竟,只見一名成年女子站在門外。

  她的衣服還滴著雨水,臉上的粉妝亦被沖洗了大半,濃郁的香水味撲鼻而來,豐滿的身材在黑色西裝裙和絲襪的襯托下表露無遺,雖然長得不算好看,但姣好的身段總能吸引不少男人。

  「小姐,妳找誰啊?」

  「抱歉,我趕不及乘尾班車回家,我又久久找不到計程車,湊巧外面風雨交加,你可以讓我入內避雨嗎?」

  「那個……」

  「拜托你行個方便吧!我保證明天早上就會立即離開,絕不會騷擾到你。」

  「嗯……那好吧!」
林天溢 377日
由於楊改之所住的是舊式的出租唐樓,沒有大堂,也沒有保安,任何人也可以經大廈的樓梯上落每一層,而每層只有兩個細小的單位。而眼下整座大廈除了他之外,其他鄰居也關燈休息了,也理解這女子何故偏偏選中他。

  楊改之讓女子進屋,獨居的他家徒四壁,僅有一個窄小的睡房,傢俱也十分陳舊,最值錢的恐怕就是繫在頸上的勾玉,所以並不認為有人會對他心存不軌企圖,而對方看上來也不過是一個狼狽的弱質女子。

  「妳先在這休息一下,我去拿點乾淨的衣服給妳換。」楊改之回到睡房,他當然不可能存有女性的內衣褲,只好挑一些鬆身的短袖汗衫和短褲。

  楊改之見那女子尾隨進來,雖然略嫌她無禮,但還是把衣服遞給她,說:「妳先去洗澡吧!以免著涼。」

  「你對我那麼好,我一定要好好報答你。」那女子露出了甜美的笑容。

  「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喂!妳幹什麼?」楊改之驚見那女子竟解開衣鈕,立即喝止。
林天溢 377日
跪求留言、正評,以作鼓勵
林天溢 377日
「放心,我雖然年紀比你大,但功夫很好,不會令你失望的。」那女子沒有停止下來,幾下功夫便把襯衣上的鈕扣全數解開。

  對於某些男性來說,她成熟的韻味相當撩人,但對於正值青春期的楊改之來說,並不會對這種年近三十的熟女有非份之想,讓她留宿一宵只是本著一顆同情心。

  他立時漲紅了臉,不斷遠離逐步進迫的女子,道:「妳別這樣,我不需要妳報答什麼,拜託妳停止吧!」

  「要我放過你這頓豐富的晚餐?那可不行呢!」那女子泛起了詭異的笑容,猛然把襯衣揭開,但隱藏在春光下的卻是無盡的殺機,竟有兩頭奇特的雀鳥從她的胸脯飛了出來,殺氣騰騰地向楊改之施襲。

  牠們上半身是赤裸的女性胴體,下半身是黑色羽毛的雀鳥,烏黑的長髮和嘴角的獠牙為牠們猙獰且蒼白的臉孔增添幾分可怕,駭人的尖叫刺激著耳窩裡的神經,這種震撼力如同男士們正凝神欣賞成人影片,卻突然換成了恐怖電影的畫面,輕則留下心理陰影而陽痿,重則給當場嚇死。
我識條春 377日
lm
高登陳76 377日
76留明
林天溢 377日
楊改之連忙低頭走避,亂揮著雙手欲驅趕那兩頭正在纏著他不放的怪鳥。他好不容易才繞過仍然哈哈大笑的女子奪門而去,但見那其一頭怪鳥改為襲擊他的鸚鵡,鸚鵡在反抗的過程中羽毛不斷落下,便奮不顧身衝上前把鸚鵡抱入懷中,結果被那兩頭怪鳥分別咬中脖子和腰膀,只覺渾身的氣力被迅速抽走,不一會便軟癱在地上。

  周遭的畫面也變得朦朧起來,女子刺銳的笑聲聽上來又沉又慢,那怪鳥在空中盤旋,就像等待獵物死亡後立即捕食的獵鷹。

  快要失去意識的楊改之隱約看到心愛的鸚鵡全身迅間變成金黃色,身型變得比人類還要大,頭頂長了雞冠,脖子變得幼長,流露出前所未有的銳利眼神。

  那兩頭怪鳥立即飛撲向那巨雀,只見一道火舌自巨雀的嘴巴噴出,剎那間把怪鳥們化成灰燼,女子突然停止了發笑,掛著呆滯的表情倒在地上。

  室內的傢俱和擺設亦被火舌波及,火勢迅速蔓延,令房間化成火紅的煉獄。

  楊改之跟巨雀四目投交,只見對方的嘴巴郁動著,卻聽不到牠在說什麼話,未幾便失去了意識。
林天溢 377日
赤裸的楊改之浮在黑暗的空間裡,沒有半點動靜和氣息,如同一具冰冷的屍體。淡淡的色彩逐漸把漆黑填補,一頭綻放著耀眼光芒的巨大雀鳥緩緩振翅而下。牠看著楊改之片刻,突然濃縮為一股能量並鑽進了楊改之的胸膛內,未幾,只見他渾身逐漸散發出淡淡的溫暖光芒,僵硬的肌膚逐漸恢復了生機,手指率先動過來。
林天溢 377日
1.2

  楊改之睜開了雙目,看著破舊的天花,發現自己仍然躺在睡房的地上。

  他仰臥起來,擦著充滿倦意的眼睛,回想起剛才零碎的片段,道:「真是一個奇怪的夢。」

  「這才不是夢。」

  楊改之循聲而望,見一名素未謀面的少女蹲在身邊,並用一對水汪汪的大眼睛凝視著他,聲音充滿稚氣,甜甜的笑容彷彿能溶化世間萬物。

  她有著長及腰間的金色秀髮,白皙的皮膚彈指可破,用金絲繡滿鳥形圖案的紅色錦袍裹著她矮小卻玲瓏有緻的身軀,用黃色絲帶束著的小蠻腰下露出了纖瘦的美腿,燕尾狀的袍端是層次分明的七彩色,散發著一種高貴而不俗的氣質。

  「妳是誰?怎麼會在我的家?」楊改之撫著有點吃痛的後腦。

  「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我……」

  「喂!妳沒事嗎?」楊改之沒等待少女把話說完,發現那名避雨的中年女子暈倒在地上,便連忙上前猛搖著她。

  「你不用驚慌,她只是耗盡靈氣而暈倒了,你且聽我……」

  楊改之卻對少女的說話充耳不聞,他用手背貼著中年女子的額頭,感覺有點發燙,回頭道:「妳可以替我準備一盆冷水嗎?」話剛說畢,臉頰便遭少女狠狠轟了一拳。

  「妳幹嘛打我?說回來,妳是母猩猩養大的嗎?年紀輕輕,氣力竟然那麼大。」楊改之撫著紅腫吃痛的臉頰。
林天溢 377日
「這是對待恩人的態度嗎?」少女叉著腰,一臉憤慨地說著,跟剛才溫柔的態度判若兩人。

  「什麼恩人?我可是跟妳素未謀面,何來有恩?」

  「你們人類的世界適逢千年一遇的空間扭曲現象,各種傳說中的神獸和妖獸都可以通過異世界之門溜到人間去,剛才襲擊你的那隻姑獲鳥正是妖獸的一種。要不是老娘及時變身救了你,你早就死了。」

  楊改之拍掉身上的塵埃,說:「雖然我不知道妳是誰、怎樣跑進來,但我可不想因為聽妳轉述神話專家這些唯恐天下不亂的說話,耽誤了救人的時機。」說罷,便拿起電話,打算召救護車來。

  「唉!你這個笨蛋真的以為剛才是造夢。」少女搖頭嘆道,身體突然散發出耀眼的光芒,光芒過後,只見一頭逾兩米高的巨型金色雀鳥屹立在面前。

  「怪、怪物呀!」楊改之嚇得連忙瑟縮在一角,幾本書本在他的碰撞下從架上掉下來,他驚見書本的內頁給燒焦了大半,環視四周,方發現睡房多處有被燻黑的痕跡。

  「怪物?哼!你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咦?怎麼你的聲音跟剛才那少女是一模一樣的,難不成?」楊改之鐵青著臉。

  「你終於明白是什麼回事了嗎?」

  「難不成你把那少女吃掉?」
林天溢 377日
「吃你妹!我就是那少女,這才是我真實的形態,我就知道你會被我這個形態嚇怕,才先變成人類的模樣。只要稍為運用腦袋,就能聯想在一起吧!」

  楊改之見巨雀沒有向自己攻擊,才稍為鎮定下來,回想起暈倒前受襲被救的畫面,便問:「我記起了,你是我家的鸚鵡變成的。我的鸚鵡呢?你把牠藏在哪裡?」

  「我就是那鸚鵡啊!不,正確來說,是我暫時借用了牠的身體,好讓我能在人間長期活動。你別被我身份嚇倒,我就是不死鳥、有百鳥之王這美譽的神獸-鳳凰。」少女高傲地抱著雙臂。

  「妳是鳳凰?」楊改之咧嘴大笑,道:「別開玩笑了,即使鳳凰這種傳說中的生物真的存在,也應該很具氣派,妳看起來只不過是一隻被幅射感染而異變的怪鳥而已,嘩!」

  巨鳥噴出熊熊烈火,嚇得楊改之連忙抱頭蹲下來,前者悻悻然地道:「你再膽敢惹毛我,定然小命不保。」

  楊改之見傢俱被火燒著,連忙揪出用床單嘗試撲滅,但見火勢竟突然熄滅,自是詫異萬分。

  「放心吧!這些火炎是由我的靈氣變化而成,我可以自由控制火勢。」巨鳥已然變回少女的模樣,指著楊改之說:「從今天開始,你要跟我一起並肩作戰,封印那些為禍人間的妖獸。」

  ──喂!這種超展開的方式未免太突然、太難接受了吧!
林天溢 377日
「哈哼,你給我挖乾淨耳朵聽好了。我們這些傳說生物是存活於你們從未曾踏足的異世界,能透過偶爾出現的異世界之門來到人間。但由於兩個世界的環境有著強烈的差異,我們需要寄負在身體特徵類近的動物內,方能在人類世界長期活動,然後再跟一名人類結成契約,以攝取他體內的靈氣作為行動的能量來源。像我這種正義的神獸當然會跟契約者和睦共處、相輔相承,但邪惡的神獸會迷惑契約者的心智,肆意吸光他們的靈氣,還會到處傷害無辜的人。而那個女人就是被姑獲鳥這類妖獸操控,大概是垂涎你所擁有的靈氣,不過牠們倒料不到我這種強大的神獸的委身於這些貧窮百姓的寵物裡。」

  「噢!那麼簡單來說,我就是被選中的勇者,要為維護世界和平而努力嗎?」

  「你的慧根還不賴,不用我花唇舌再解釋。」少女點一點頭,問:「怎麼了?是不是感到很興奮,想把那些妖獸通通找出來狠揍一頓?拯救受危害的百民,讓自己的威名流芳百世?」
林天溢 377日
「不!我對這種事情一點興趣也沒有。」楊改之冷冷說道。

  「為什麼?伸張正義不是每個孩子的夢想嗎?」少女感深意外。

  「我已經十八歲了,才不是患有中二病的死小孩,我在這Sem Break裡還要忙著打工掙生活費,哪有時候玩這些英雄遊戲?伸張正義這回事還是交給警察去辦吧!」(註:在香港大學課程裡,學期之間的長假期稱為「Sem Break」,第一個Sem Break通常是十二月底考試後至下年一月。)

  「人類的攻擊對神獸或妖獸是沒有效用的,把邪惡的妖獸打倒並封印起來,是作為神獸不可推卸的責任。」

  「那也是妳的責任而已,跟我有什麼關係?」

  「我知道人類大多是不願意接受冒險的膽小生物,不過已經太遲了,我已經跟你結成了契約,除非我完成任務回去異界或是耗盡了靈氣而亡,又或者我突然看你不順,主動解除契約,在這之前我們都要共同進退。」

  「既然是契約,不是要契約者頷首才能成立嗎?我印象中可沒有對妳作出過任何承諾。」

  「在一般情況下的確需要兩者有共識,不然契約者是可以憑著意志拒絕契約。不過剛才你被姑獲鳥咬中,生命危在旦夕,於是我便乘機衝進你的體內,修補了你的元神,也是托我的福,你才得以保住性命。」

  「什麼?」楊改之激動地道:「這未免太胡鬧了,我要抗議!」
林天溢 377日
「抗議無效,跟老娘這種受萬人敬仰的神獸搭擋是你幾輩子修來的福氣,你還有什麼不滿?」

  「那妳為何偏偏找上我?比我合適的契約者應該大有人在吧!」

  「其實我也是依據一個人靈氣的強度搜索,再看看他身邊有沒有合適的寵物寄附。雖然你的品質和態度也是強差人意,不過看你那麼著緊一個陌生人的安危,也算是一個善良的人。」

  ──早知如此,我就狠心一點,不讓那個女人進來了。

  「咦?我怎會在躺在這裡?」中年女子突然甦醒過來,她發現自己衣衫不整後,瞥了楊改之一眼後,立即尖叫起來,喊道:「有人想強姦我啊!」

  「妳誤會了,妳剛才被妖獸控制,衣鈕也是妳自己解開的。」楊改之說的雖是千真萬確,但中年女子哪會相信這些荒誕的事?以為他對自己有不軌企圖,喊叫聲更響亮。

  ──糟糕了!萬一驚動了鄰居,即使不用坐牢子,我也會遭受歧視和唾棄了。

  「強姦?妳以為自己是誰?」少女冷冷說道:「皮膚鬆弛得很、乳房也下垂了、肚子還有多餘的贅肉,妳以為我家的小鬼會對妳這個醜女人有興趣嗎?」

  「妳、妳憑什麼這樣批評我?」

  「就憑我長得比妳漂亮、比妳受男人歡迎啊!依我推斷,妳只是一個步向中年的『剩女』,感嘆沒有男人看上妳,和同道中人借酒消愁才深夜未歸吧!那倒是呢!如果有男人在家裡等著妳,妳也用不著在深夜時份,還獨自在街上流連吧!」少女連炮爆發地說,只見中年女子漲紅了臉,倒像是被對方說中了。

  「你們、你們欺人太甚了!」中年女子終是崩潰了,流著淚奔出了單位。

  「哼!老娘可是活了數千年,鬥嘴的經驗豐富得很,妳這小鬼跟我辯駁簡直是自尋死路。」

  廣東人有句話:「好佬怕爛佬,爛佬怕潑婦」,至於潑婦就是害怕比她更潑辣的女人。
林天溢 377日
http://www.facebook.com/hklcgp/photos/a.1274066575951840.1073741827.1163299583695207/1274063849285446

有件事想拜託大家,
小弟而家搞緊個短篇小說比賽,對象係觀塘區中學生,
呢類無乜爭議性嘅消息好難喺FB廣傳,希望大家可以幫手用自己嘅方式傳揚開去,
我希望可以藉住搞多啲呢類型嘅比賽整大塊餅,等香港可以更加多人去睇同寫小說,
另一方面可以多個機會畀民主派系嘅議員同居民接觸,
如果呢度有人符合資格,當然可以參加。
不勝感激
偏偏是我 377日
LM
林天溢 377日
生面口新讀者
林天溢 376日
1.3

  雖然這不是一個和諧的結局,但總算化解了一場桃色糾紛,楊改之立時放下心頭大石。

  「你又欠老娘一個大人情了,還不好好多謝我?」少女抱著臂膀,擺出驕傲的神情。

  「嗯、嗯,妳的大恩大德,小人會沒齒難忘的。不過,妳究竟叫什麼名字?」

  「我不是說了我是『鳳凰』嗎?」

  「鳳凰,如與說是名字,應該說是品種吧!就像我家養的鳥是鸚鵡品種,但我也會替牠改一個名字。」

  「改名字嘛,我倒沒考慮過這種事情……」少女眉頭深鎖,像是拆解著什麼驚世難題似的,說:「既然這個疑問是你提出的,那索性由你替我起一個名字好了,記住名字一定要包含你對我的敬意。」

  「嗯……就叫『鵰兄』好嗎?反正妳的真正姿態和武俠小說裡的巨鵰很像……」楊改之掩著被少女重拳直擊的腹部。

  「老娘可是嬌滴滴的美少女,怎可以用這種純爺們的名字?」少女青筋暴現,緊握的鐵拳格格作響。

  「是妳讓我去取名字的,尊你為兄台還不夠敬意嗎?」

  「算了吧!還是由我自己決定好了,嗯……就叫『凰凰』吧!一聽就聯想到是一名溫馴可愛、年輕活潑的少女。」

  ──妳的外表倒是有幾分可愛,可是性格卻一點也不溫馴!而且妳這神獸不是活了數千年以上嗎?明明已經是老太婆了,性子卻像個不懂禮數的刁蠻女孩。
林天溢 376日
凰凰打了個哈欠,說:「時候也不早了,我們早點休息,養足精神迎接明天的幹活。」

  「慢著!妳不是打算住在我的家吧?」

  「我們隨時要並肩作戰,當然要住在同一屋簷下。放心,我不會滋擾到你,你就當我不存在好了。」

  「我還有很多問題的。」

  「明天才一次過答你吧!我現在累死了,要好好休息一下。」凰凰說罷,便搖身變成鸚鵡的模樣,飛到鐵架上閉目休息。

  楊改之看著鸚鵡寂靜地安睡著,一切恢復平靜,彷彿是造了一場夢。但他知道這並不是夢,驚險的戰鬥還歷歷在目,房間還留有被火炎燻黑的痕跡和氣味,令他難以入睡,索性睡在大廳的沙發上。
林天溢 376日
第二章 與神獸少女展開慘烈的同居生活
2.1

  鬧鐘響起,楊改之伸了個懶腰,頹然走到浴室梳洗。

  當他刷牙時,身後的屏風門忽然打開了,轉身一看,便見一道雪白嬌小的身軀在朦朧的霧氣中走出來。

  「妳為什麼會在這裡?」楊改之半掩著眼睛,漲紅了臉。

  「我不是說過會在這裡長住嗎?」凰凰撥著金黃色的秀髮,宛如出水芙蓉。

  「我的意思是,妳為何在浴缸裡啊?」

  「住客是有權使用所有設施吧!難得有機會享受傳說中的泡泡浴,當然要一試吧!原來真的很舒服,怪不得你們人類每天就要洗一次澡。」

  對神獸來說,人間世界裡很多平常的事情也是耳聞而未嘗過的。

  雖然凰凰滿不在乎被異性看全相,但楊改之還是抱著非禮勿視的態度,連忙把浴巾拋給她,道:「快、快把身體裹著。」
林天溢 376日
「嘻嘻!想不到你還挺純情呢!難道你是沒看過女性裸體宅男嗎?」

  「跟妳沒關係!為何沒看過女性裸體就是宅男?」

  「哎喲喲!明明心裡慌亂得很,嘴巴還要逞強。我知道了,這是人間時下很流行的『傲嬌』屬性。」凰凰肆無忌憚地把楊改之迫到牆角去。

  「妳把身體隨便暴露在異性面前,難道不會感到羞恥嗎?」

  「這副身軀只不過是我模擬人類變成的,更何況鳳凰自誕生以來就沒有穿衣服的習慣。算了吧!我就不逗你玩了。我有點餓,你趕快梳洗完,然後煮早飯給我吃吧!」

  ──我是不是變成她的奴僕了?
林天溢 376日
2.2

  凰凰滋味著吃著早餐,吃相如一名餓壞了的小孩般粗魯,連楊改之將要放進嘴裡的麵包也搶了過去。

  「妳這些神獸不是以靈氣作能量嗎?怎麼又要吃人間的食物?」

  「因為神獸跟凡間的生物融合後,就會具備兩者的特質,既要吸取契約者的靈氣,再轉化為自己的力量,亦要攝取化學能量來保持基本的行動力。原來今時今日的食物已變得那麼美味,你以後要帶我嘗盡全天下的美食。」

  「妳所指的靈氣又是什麼回事?我可不認為自己擁有什麼特殊的力量。」

  「其實每隻靈長類動物也擁有一定的靈氣,雖然人類自身可能不會察覺,但靈氣跟他們的生活息息相關。例如靈氣強的人,低等的妖魔鬼怪也不敢冒犯,相反靈氣弱的人,不但會遇上靈異事件,倒楣的事情也會經常找上門,換個說法,就是人類堪輿學家所指的氣場。」

  ──妳不是說我靈氣很強嗎?怎麼會遇上跟妳結成契約這種倒楣事?
跳到頁尾